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焦点八:网络媒体对中国的影响真有那麽大吗?

“2006海外华人新思路”佛州研讨会问答精选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3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华迈阿密报导/ 2006年3月4日在佛州举行的“2006海外华人新思路”佛州研讨会上,与会者提出了许多两岸民众关注的热门话题。嘉宾们的精彩回答赢得观众的阵阵掌声。以下是当天问答部分精选片断,和大纪元读者们分享:

问:尽管网路媒体没有国界,可以把很多资讯进入中国,可是我不太乐观的一点是,中国人口那麽多,相对台湾来说,地又那麽大,又被中共控制,这方面真得那麽乐观吗?就连台湾都一直无法突破。台湾走到今天,我们的媒体基本被泛蓝的主导控制。

聂森教?/B>:我就评论这个“大和小”的问题。台湾人口2300万,中国号称13亿。大家一定要弄清楚一个观念:中共不代表中国。它是在掌权,但是它不代表中国﹐更代表不了中国人民。中国真正的政治利益流氓集团,人数只在1百多万到2百万之间。它控制攫取国家的资源,利用国家机器在公然和老百姓作对。

我前面的发言讲过,中国现在大概白天每一个小时平均就有一次流血的群众抗争事件。这是公安武警公然的虐杀老百姓啊!所以13亿的人是不会听罪孽滔天的中共的﹐陆续的在告别它。但是海外的人不清楚,经常被中共的宣传误导,以为它代表中国,其实中共不代表中国,中共代表反中国。反共最厉害的人不在台湾,而在中国大陆——在茶余饭后,在各个地方城乡里,最反共的在那里面,也在中共队伍里面,所以才有退党团的8百多万。真实的中共就是这样一个众叛亲离﹑天怒人怨的末日政权。

如果台湾能带头宣扬普世价值,人权自由,道德人性﹐帮助中国民主化,凝聚海外全球正义力量,包括在座的,那麽人数也是几千万、上亿的。如果再能够帮忙中国大陆老百姓,多看九评共产党,了解共产党本质,它的偏狭的爱国思想敌视台湾,狂热仇恨的民族主义教育就会被善解而失败。在信念上,其实可以声援进而结合13亿中国老百姓,直面对付所谓的2、3千万的中共党员干部,他们当中其实已经很多人退了党了,在思想和心里上已经退出这个只有1﹑ 2百万的政治流氓利益集团。所以哪一个大哪一个小其实是被误导混淆的。真正的邪党中共是非常小的。而且很虚弱。

作家章天亮:前段时间,大陆有一个叫高智晟的一个律师,你们可能知道,发起了绝食维权运动,有人提出了一些反对意见。其中有一条是,现在中国已不再是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英雄主义时代。意思就是说,高律师,你不要指望你可以振臂一呼,应者云集。高智晟作了一个回应,我觉得很有意思。他说这不是我振臂一呼,应者云集,而是他们被共产党迫害惨了,他们知道有这么一件事情,他们过去可能是不知道而已,他们知道了有这件事情,他们自然就出来了。意思是说,不是我召集他们过来的,是共产党把他们迫害过来的。

所以刚才你提到,大陆的新华社很强势,资讯封锁能力很强,但它主要强在什么地方呢?强在老百姓所接触不到的事情上进行蒙骗。老百姓对自己身边的事情还是知道的,身边的贪污腐败,对老百姓的欺压压榨还是知道的。但是民众们只不过是以为,其他的地方是不是可能相对来说好一点呢。或其他地方虽然也是这样,但中央是好的,中央会来把这个问题解决掉。他会有这个希望,他认为他自己受迫害是因为个案,他甚至认为他受的迫害可以通过中共来解决。这个是造成中共能够维系统治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但是今天就非常不一样。第一、中共在中国的迫害已经相当普遍了。《九评共产党》出来以后,老百姓就知道,他们所遭受的不是个案,而是对整体民众的普遍迫害;第二,他被迫害是因为中共这个罪恶的邪教,是这个政党的邪恶制度造成的。这种情况下,他们的反应和过去的反应就完全不一样了。是一种放弃了对共产党的幻想之后的反应。这种反应我们说很有可能解决共产党的问题。

刚才说我们在海外讲这些东西会不会因为共产党有汪洋大海一样的误导资讯而把他们给误导了?其实不会。因为他自己受过迫害,所以知道。只不过是现在有了“九评”之后,他们有了新的思路,新的看共产党的思路。这是和过去的不同。而且现在海内外之间已经建立了有很多的联系:法轮功在海外有各种各样的小组,有往国内打电话的小组、有传真相组,发电子邮件组,有的专门上网和国内聊天的网络组……我们知道“九评”出来以后不久,在大陆非常非常边远的地方的老百姓都知道了“九评”。

我住在华盛顿DC,那里大陆旅游团来的很多。我几乎每一天去接触这些旅行团。每一个人看到后我都会问他们,听说过“九评”没有,他们都说听说过。这里,我们可以看到资讯传播的力量。

杨明伦教授:现在中国的情况,就象台湾30年前一样,那时候我们拿到《中央日报》都是倒著看的;我想现在也一样,大家拿着《人民日报》都倒著看:那时报纸上只要说,我们和哪一个国家的邦交友好,表示说马上要断交了(大家笑)。大家都知道了,共产主义没有信誉,报章一讲什么事,说明一定有事情了。我想今天中国是一样的情况。

30年前我们在海外的从台湾出来留学的,一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留意附近有没有国民党的特务在监视;台湾同乡会也要关注有没有人打小报告。学成后第一件事是想办法申请绿卡,哪怕是去卖雪糕,他也要去办绿卡。办完绿卡后马上参加台湾独立建国运动。

那时候,就和现在的民运人士一样,很多台湾人想要归乡,但是很多人一囘乡就被关了,包括林议员、郭培洪、彭明敏等。彭明敏留学海外的时候,一直想要回去,在海外就奋斗。所以不是每个人到美国来工作了就忘了台湾,忘了中国的苦难了。

我知道今天在座的法轮功朋友,大家在美国都是很有成就的,都是高级知识份子,博士,电机博士,化工专家,到这边来放弃一切,为了什么?为了让人们了解法轮功的真象,为了揭露中共的邪恶本质。这种情形让我非常感动。这种感动的情形让我想起30年前对台湾的民主运动的那份非常感动。所以我觉得中国的民主人士就好像我的弟兄姐妹一样。我对他们非常非常的敬佩。

我愿意帮助大家让中国早日进入民主。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6-03-12 12:2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