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故事:华胥氏之国

果真
    人气: 24
【字号】    
   标签: tags:

黄帝白天睡觉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在华胥氏之国漫游。这个国家没有国王、君主,一切顺其自然,民众没有嗜好欲望,随其自然。不知迷恋生存,他们也不厌恶死亡,所以没有短命半途夭折的;不偏爱自己,不疏远外物,所以也没有喜爱和憎恨;不知躲避忤逆,不知追求顺遂,所以也没有利益和祸害。

他们全然没有偏爱吝啬,全然没有畏惧忌讳,故投入水里不会被淹死;跳入火中不会烧伤,刀砍鞭打不觉伤痛;指甲搔爬不觉酸痒;在高空处行走如同脚踏实地;在虚空中睡觉如似身居床榻。云雾不能妨碍他们的视线;雷霆无法扰乱他们的听觉;美恶难以迷惑他们的心境;山谷休想绊倒他们的步伐;这完全是由于神气能够运行自如的缘故。

黄帝梦醒之后,非常愉快,怡然自得,把他的辅佐大臣天老,力牧,和太山稽召来,告诉他们说:“我闲居了三个月,清心反省,清除欲念,希望可以用调养心身的方式从而寻找治理万物的道理,但是没有获得,后来却因为我疲倦而睡,小憩之间梦游仙境,现在我才明了,最高深的道理是不能用普通的方式去求得的。我领会了,我得到了,但是我无法把它告诉你们啊!”

【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落英缤纷的精美画面、华贵艳丽的服饰、巨大的战争场面和接二连三的电脑特技……坐在柏林电影节主会场观看中国著名导演陈凯歌执导的神话故事片《无极》,不免有时会产生是看一连串精美的照片,而不是看电影的错觉。
  • 踢踏舞是爱尔兰的特色,骑士传说则是爱尔兰的神话故事,两者将在台中市的中兴大学结合成一体。二十名青少年舞者将化身为神话人物,用踢踏舞踩踏出欢乐的场面。
  • 看了几期新唐人电视台播放的中国神话故事,很感兴趣。这次刚看了“后羿射日”。故事讲述了太阳本有十个,他们的妈妈总是教导他们要遵循法则来作事,巡天不能偷懒。有一天最小的弟弟贪玩去晚了,还不讲理的把月神推下大地,恰好神箭手后羿遇到了,知道太阳不守规矩。结果太阳十兄弟因为自家兄弟的义气,又觉得一起巡天很好玩,全然忘记了地上哪里受得住十个太阳的烘烤,耀武扬威,一起同时巡天,结果在后羿炼好了神箭后,终于受到惩罚。当他们的妈妈赶来时,恰好只剩下了最后一个太阳,也就是小弟。
  • 《西游记》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神话故事。特别是近几年《西游记》电视连续剧的播放,更使得《西游记》深入人心。但不同的读者或观众,对《西游记》有不同的解读。一般读者认为,《西游记》就是讲的是唐僧师徒历尽艰险西天取经的故事或孙悟空降妖除魔的故事。
  • 很久很久以前,已经记不清年代了,也许是亿万年前,对人类来说,是一个久远亘古的神话故事。他,鸿蒙初开的先祖,流落人间的使臣,岁月如黄沙,时光任沧桑,消磨了尘世的时光,那是他万古不变的荣耀。这里我们要给大家讲的是有关盘古的故事和事迹流传。让你的心也一同流逝到那无言诉说的沉默的伟业奇功吧。
  • 还记得上帝造人、女娲造人、盘古开天或是诺亚方舟的神话故事吗?当“人是从猿进化而来”的说法取代神造人的说法后,这些故事逐渐地被我们淡忘了,或是被当成古人由于对大自然现象缺乏科学的理解所产生的奇想。但是神话的本质是什么呢?从许多古代出土文物和典籍显示,不论东方或西方,古人是相信、崇敬神的,遵守着神所教导的道理(神话)做人处事,薪火相传。然而到了后来,神话的内涵不被后人理解了,人们就渐渐地认为神话仅仅是一种飘渺的想像罢了。目前,有越来越多的学者开始走入古老的神话研究,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 20年前﹐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曾出品了一部名为“女娲补天” 的动画片。该片次年即1986年获法国圣罗马国际儿童电影节特别奖。而几年前,一个披着黑斗篷的孩子来到中国,掀起了一股“哈利.波特”热潮。《鸡皮疙瘩》系列、《冒险小虎队》以及最近登场的哈利.波特妹妹佩吉.苏……这些引进版童书销量动辄十万、百万计,不断赢得原创少儿文学读物的读者和市场,大陆时下中小学生对哈利.波特津津乐道,却不知道“盘古开天地”、“女娲补天”这样的中国神话故事。
  • 或许李延亮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以歌手的身份亮相在公众面前。关于亮子的故事大家已经知道的已经很多了,他的那些传奇经历就像神话故事一样经常被乐迷提及,在华语乐坛并不是每一个职业吉他手都能够有勇气开口唱歌的,而亮子的出现是否会为中国的乐手们打上一针强心针,为他们另辟蹊径找到一条新的出路呢?我想这也许是大家在未来日子里非常值得商榷的问题。
  • 希腊大师安哲罗普洛斯(Theo Angelopoulos)的最新钜作《希腊首部曲:悲伤草原》(The Weeping Meadow)中,剧情巧妙地结合了希腊的神话故事和希腊流传千古的知名剧作,堪称是安哲自拍片以来最具故事性的电影,也是他作品中最淡化时代背景,“反而”强化剧中人物的爱情与亲情悲剧的一出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