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奥克兰举行“海外华人关心中国未来研讨会”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3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陶意报导)3月18日晚,在新西兰奥克兰市Mt Roskill区举行了一场探讨中国未来的研讨会。研讨会上,正在新西兰访问的著名澳洲法学教授袁红冰和目前定居澳洲的前天津“610”官员郝奉军到场发表演讲,并接受现场观众的提问。出席研讨会的还有新西兰民主运动负责人潘晴、新西兰新报主编陈维健、大纪元专栏作家草虾、达尔等人。
  袁红冰:为“取消主义” 辩 伪善的荣誉是可耻的
  研讨会上,袁红冰教授针对目前发生的对兰州大学学生的逮捕,以及最近揭露出的沈阳苏家屯集中营的骇人听闻,表示他拒绝了友人打来电话的要求,要求他向中共进行呼吁。袁红冰教授表示“呼吁只能向有良知、有理性的人发出,而中共这只政治动物已经丧失了起码的良知” ,他只对中国人民呼吁。他将在高智晟律师与中共暴政较量时,某些人展现出“温情脉脉” 而将维权称为“取消主义” 予以痛批,指出这种逻辑只有当中共还在宪法、法律体系内时还可以,超出了,就无所谓温情了。袁红冰教授认为,“中国维权是维护人最基本的权力,不是奴颜婢膝乞讨自由,因为自由本来就属于中国人民。” ,中共的每次镇压迫害,又都是假宪法、法律的名义进行。他表示“我从来就不对中共暴政的法律负责,说我是取消主义也就对了”。
  针对“中国再也不能有运动了” 和认为通过渐进改革最终会促使极权走向民主的说法,袁红冰教授也予以一一驳斥。他指出,最恐惧6.4运动的正是那些贪官污吏、奸商恶贾等既得利益者;“中国社会的不进步,正是由于中共暴政” 。他认为在类似苏家屯集中营仍存在、暴政没有被制裁、冤屈没有得到伸张的情况下,这种为罪犯开脱罪责是为了赢得伪善的荣誉,是可耻的。
  对于认为高智晟律师激进、中国应该慢慢来的说法,袁红冰教授表示“当面对9亿农民无福利保障,有人以自杀解脱;面对每天不到1元生活费的农民工;面对苏家屯法轮功学员;面对父母卖血支持的大学生” 时,没有等待的原因,不能慢下来。
  最后他痛陈这种中国人的软弱,指出“这种温情不是思想自由的结果,只对中共暴政扼杀思想自由有利”,而“中共必须退出历史舞台”。
  郝凤军:“610” 诱使鬼推磨的利器-钱
  首次来纽的郝凤军先生首先简单介绍了他成为中共警察及逃奔澳洲的人生历程,他结合最近大纪元网站揭示的前苏家屯集中营工作人员的揭露,说明被迫参与迫害活动给人带来的身心痛苦。
  郝凤军介绍了国内“610”机构的设置目的之一-“布置海外秘密力量”,对宗教团体进行秘密安插,如同89年对海外民运的渗透。他认为前悉尼总领馆官员陈用林说出的在澳洲有1000名特工这个数字仍然是比较保守的。他加入“国保”后接触的第一份情报就是关于美澳纽的情报。
  针对海外维权活动,他认为“大家做的事,都是应该做的,没有隐瞒”,而对于现场可能的秘密力量,郝凤军表示,“他们是为了钱,如果良心允许,可以合影、拍照。但当得到钱时,可以捐给大纪元或其他宗教团体”( 听众热烈鼓掌) 。
  郝凤军在现场展示了他逃离中国时带出的两份有关新西兰的机密文件。他表示这些文件是国内“加密传输”中的文件,没有旧文件的红色抬头。从来没有去过澳洲的他,能知道澳洲西人的姓名、住址,证明了中共情报网的存在。
  对于中共对“九评”传播的恐惧,郝凤军表示国内对大纪元退党网站进行24小时监视。在他欧洲之行期间向西方媒体表示退党网站上面的数字可信,他本人就见证天津市对最初退党的人士的处理。他表示当时大约是每天20-30人,用的都是真名实姓,天津公安局对此“一律抓捕,不予说法” ,判三年劳教 。针对过去某些“愤青”指他叛国,郝凤军表示他带出来的文件全部是关于中国如何迫害老百姓、异见团体的文件,而没有任何罪犯、公安监听等的资料。他呼吁新西兰政府能多观注目前高智晟律师发起的维权运动。
  最后他希望在新西兰的秘密力量能将这样的消息传回国内,即呼吁他们“作为中国人,不要互相残杀,没有别的目的,只为结束中共暴政” 。他以自己的经验为证,“中共一日不除,暴政一日不除” ,呼吁更多有良知的人帮助结束中共暴政。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6-03-19 9:4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