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拂﹕我的绝食日记

晓拂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3月2日讯】自高智晟律师倡议反迫害维权接力绝食以来,这是我第二次24小时绝食了。

  第一次绝食时,正逢大雪。想到当天要扫门外一尺多深的雪,怕自己经不住饿,所以,很犹豫是否绝食。可是,想到我的同修们在监狱里遭受的折磨,想到高律师在那样险恶的环境下为法轮功振臂一呼,就没有什么可以犹豫的了。一直以来,高律师对我们民族的大爱、对正义与真理的热爱而置自己的生命于不顾的精神是那样的让我感动。

  心定下来,一切顾虑都消失。当天,自己铲了几小时的雪,也不太觉得饿。事实上,那一整天看见食品只是觉得馋,并不象平时那样会饿得胃痛。那种饥饿感是完全可以承受的。想来只要念正,身体的承受力也就加强了。

  今天再一次绝食,是因为最近以来,邪党连续暴力袭击大纪元的新闻从业人员、办公室。昨天他们又袭击了香港大纪元报社。做为大纪元时报的一名记者,我要表达自己心中的愤慨和对同事的支持。也因为,最近在网站上看见了一些人士对高律师倡导的维权绝食持异议,我想用自己的行动对高律师说:你的倡议和风骨是伟大的,令人衷心敬佩的。

  今天还是按时上班,做自己该做的工作。中午去参加演讲俱乐部的活动。肚子饥饿时就喝一杯水。

  下午,在大纪元网站上看见了一篇文章:“呼吁法轮功学员的亲人参加反迫害接力绝食”。我在国内的亲人没有修炼法轮功,因而没有承受我的同修们所遭受到的那样残酷的迫害。然而,哪一位同修不是我的亲人?为了他们,我要参加接力绝食,直到中国人民能够自由自在地拥有自己的信仰、表达自己的思想的那一天。(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中国关注爱滋病群体的维权人士胡佳和六四伤残人士齐志勇上月16日,在宣布参加抗议中共政权对异议人士施之暴力的绝食活动后,被不明身份者绑架。几天后,齐志勇得以电话通知家人被当局软禁,而胡佳至今尚未有任何音讯。在此期间,胡佳的妻子曾金燕曾先后几次到公安部门报案,却被警方用各种借口拒绝受理。
  • 大陆维权绝食活动,举行近一个月,发起人高智晟律师,几乎被当局切断一切,与外界的通讯只剩手提电话偶尔能够打通,星期三记者就维权绝食近期的发展,与高律师做了简短的访问。
  • 5日上午,张鉴康给高智晟律师打了电话,告诉高律师他愿意作7人绝食接力的一环,把这个接力连起来。高律师感动之余,反复的告诉张鉴康:“这样做,你可能面对着……再好好考虑一下,别勉强。”下午,思索后的张鉴康在一次给高智晟来电:决心已定。拖了近两周的7人绝食接力环终于首尾相扣,环环相连!他们是:周一:律师张鉴康,周二:维权人士马文都,周三:律师何俊仁,周四:郑恩宠律师太太蒋美丽,周五:律师倪玉兰,周六律师高质晟,周日:律师郭国汀。27日,张鉴康正式接过了7人接力循环的第一棒。当局对他的“待遇”也迅速“提高”。全天候的警戒跟踪……执棒的头一天的半夜,伴随着狂风骤雨闯进家中的警官问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你的女儿知道么……”
  • 海外一些人权人士,在中共“二会”前夕,呼吁发起全球同步抗暴绝食行动。倡议全球统一定于北京时间 2006年3月6日9时至3月7日9时举行全球同步抗暴绝食:并强烈呼吁关注中国大陆人权状况急剧恶化,政治生态日益黑社会化和恐怖化。
  • 高智晟律师为什么被迫害?根本的原因就是他连写三封公开信,呼吁中国大陆当局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高智晟律师为什么要发起一场反迫害维权接力绝食运动,乃是因为中共邪党愈加疯狂的对中国大陆民众进行各种极端无耻卑劣的暴力迫害。
  • (大记元华府萧阳报道)美国国务院周一(2月27日) 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对参加高智晟律师发起的绝食人士被抓捕表示深切关注。本月稍早美方已对中国外交部提出此事﹐并将继续密切关注。(美国政府认为)人们不应该因为和平的表达自己的政治观点而受到拘捕。
  • 【大纪元3月1日讯】今天,中国大陆人权状况急剧恶化,政治生态日益黑社会化和恐怖化,已经 到了忍无可忍的边缘:

      近日来,温海波律师、欧阳小戎、马文都、胡佳、严正学、杨在新律师等多人,被当局秘密绑架,不知去向;蒋美丽、莫珠洁、王水珍、马亚莲等遭监控、软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