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同:总要有一技随身

李家同
  人气: 7
【字号】    
   标签: tags:

如果我们只想赚一点糊口的钱,不需要什么技术,我们在门口开一家杂货店,只要笑脸迎人,只要勤劳,就可以撑下去。可是我们如果想赚大钱,没有特殊的技术,是不可能成功的。

有好一阵子,只要一提到网路,大家就会兴奋,几乎人人都在谈“二十一世纪是网路的世纪”。难怪每一家网路公司都获得创业投资公司和华尔街投资人的青睐,公司的股票一上市,不论公司赚钱与否,都会立刻大涨。

可是前几周来,一切都变了,很多网路公司的股票跌到了谷底,有一家叫做Value America的公司,股票从最高时的每股七十四元美金,降到每股四元美金。在网路上卖玩具的eToys,每股最高时是八十四元美金,最低的时候是八元美金,连著名的亚马逊公司,也从一○六元降到了六十七元。

为什么网路公司股票上涨,因为大家相信网路公司会赚钱;为什么网路公司股票最后大跌,因为这些公司老是不赚钱。也难怪投资人到最后,终于沈不住气了。

我们必须很冷静地分析问题之所在,网路公司中当然仍有赚钱的,CISCO公司就是一个例子,这家公司赚钱,股票也没有问题,将来也许会跌,但总不会跌停板。为什么那么多网路公司始终不赚钱呢?理由很简单,这些公司其实没有什么特殊的技术,要赚钱恐非易事。

有一家网路公司专门让人上网去点加拿大的美食,我弄不清加拿大有什么山珍海味,但是这些野味和野菜一定散布在加拿大各个地方,网路公司在网路上接到订单以后,并不能立刻交货,它必须四处去找这些稀有的食物,可以想见的交货以前,大批的钱是花在传统的事务上,而且这些事务是无法自动化的。试想,网路公司如要得到一种特别美味的野鸭子,仍要打电话去和猎人接头,而这头野鸭的运输成本也不会低。

目前在网路上最红的公司恐怕就是订购书的公司了,为了要抢顾客,这些公司纷纷以亏本的方式来使顾客满意,有时顾客没有付限时专送的费用,他们也会用限时专送,难怪他们常常亏本了。

只要一加以分析,就不难发现,这些网路公司的业务,很多仍是传统服务业的业务。在网路上购书,一定要和书商打交道,要和运输公司打交道。其中并无任何创新的科技,可以使这些流程的成本降下来。

我认为,如果我们只想赚一点糊口的钱,不需要什么技术,我们在门口开一家杂货店,只要笑脸迎人,只要勤劳,就可以撑下去。可是我们如果想赚大钱,没有特殊的技术,是不可能成功的。

最近,政府好像有点要鼓励服务业,但服务业一样要有特殊技术的。好莱坞电影之所以卖座,就是因为他们的确有一种特别的本领,能将电影拍得非常有趣,并不是每一个国家的电影从业人员都有这种本事的。

我担心我们很多年轻人不肯花时间将学问弄好,而只想赚钱,他们会想出一些看上去不错的点子,大学没有毕业就创业了。问题在于如果你没有什么特别好的技术,别人很容易也成立类似的公司和你竞争。eToys就是这么个例子,在网路上购买玩具也许曾是个创新的观念,但马上就有很多竞争者,eToys的情况目前相当不好。

我们有一句俗话,叫做“不要腰缠万贯,只要一技随身”,“一技随身”不仅是公司成功的秘诀,也是个人成功的秘诀,我希望国人不要有想在最短时间内赚大钱的念头,而要好好地下苦工夫,使公司或个人,能拥有一些别人没有的优异技术,如果我们的技术永远领先别人,我们赚钱的机会才会永远地保持住。@(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西方,我们常常嘲笑某人小题大作,就说他造了一个稻草人,然后将它打倒了。这一次,我们真的有点像建造了一个稻草人。
  • 如果我们每个人都愿听听世界上可怜人的心声,这个世界会变得温暖得多。
  • 我有资格有如此的信心吗?天主会在我身上显奇迹吗?
  • 我相信,任何形象好的人,如果一再做广告,他的形象也就不会好到那里去了,因为人们终于会觉得有些奇怪,为什么他今天推销大哥大,明天推销速食面。
  • 我们任何一个人,都应该有一些东西,是不能出卖的。举例来说,我们的人格就应该是不能出卖的,可是,既然我们可以去卖我们的隐私权,难道我们不能出卖我们的人格吗?
  • 我认为人类最基本的人权是要能活得有尊严,有希望。任何一个政府都要努力做到这些,世界人权组织,不仅要注意到人类的政治人权,更要注意人类中有十亿的人每天赚不到一美金。
  • 道德感的消失也一样会要我们社会付出沉重的代价,我们的治安会因此而恶化,因为治安的恶化,我们将永远地生活在恐怖之中。
  • 我们很多人从美国回来的,请大家扪心自问,在美国,我们看过女人在烈日之下修桥筑路吗?
  • 希望在夜深人静以后,我们的教授们不仅在实验室里做实验,在电脑前面写程式,也在书房里看书。我们教授学问好了以后,就会教出喜欢追求学问的下一代,我们只有如此做,才会建立起一个优良的学术传统。
  • 麦加锡曾来台访问,除了在北部演讲,还专程去成功大学,他去成大的唯一目的是要去见一位研究生,那位研究生曾写信问他一个问题,他回答了,可是事后发现有错,怕信上讲不清楚,决定到台南亲自去解释给他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