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录像:广东卫视证实大陆医院违规换肾

换肾手术泛滥 港人中山医换肾魂归燕岭医院

2002年6月28日,王年稳手术后第一次到武警总队医院做彩色 B超。

人气: 28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3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岳芸、季达采访综合报导)沈阳苏家屯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黑幕曝光后引起全球震动。这也许是人类历史上最惨烈的悲剧。西方社会对器官移植有严格的医学要求和标准,根据国际通用的医学标准,很多人不可想像,甚至不相信,中国能发生苏家屯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黑幕。

国际社会普遍器官短缺,其中肾源极度缺乏。通常都是有了一个肾器官,再用电脑来搜索符合条件的病人,病人等待的时间通常要数年不等。由于肾器官能保存的时间非常有限,美国通常保留24小时,最多保留48小时。有人质疑苏家屯这样多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被摘除,沈阳符合正规做换肾手术条件的医院也很有限,辽宁省血栓中西结合医院只是一个二级医院,这家医院的不符合做肾移植的条件,若将这样多的器官转移到符合条件的医院,如何能够做到呢?能做得了这些手术吗?

这其中提出这样的问题:是否中国大陆存在很多不符合条件的医院都在私下做肾器官或其他器官移植手术呢?另外,国际媒体报导大量海外人士专程到中国大陆做器官移植手术,最主要的好处是病人等待时间非常短,最短时间大约只需要等待二周。目前,日本和东亚南各国都有这类到大陆换肾的广告。

由于肾器官保留的时间有限,不能够长时间储存,国际这样多的人,能够短时间到中国大陆换肾,大陆媒体报导大量大陆官员和商人、演艺名人能够短时间换到肾,很多医学专家分析,中国能做到这一点,极有可能存在活体肾器官储存库,也就是进行了大量活体摘除器官的手术。

去到中国大陆各省市等城市,都可在电线杆、公众公告牌上看到“你要换肾吗”“马上提供肾源”的广告,大陆人说:现在中国大陆换肾就是当年医治花柳病那样普通,连一般乡镇医院都能够做。不符合条件的医生或者普通实习医生私下做这类大的器官移植手术。

另外,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打死算白死”和随便逮捕法轮功学员的政策,为不法分子提供了活体。

今天中国的黑暗程度,和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惨烈的迫害都超出了正常社会、正常人能够想像的范围。从下面广东卫视《社会纵横》节目报导香港居民王年稳到广州换肾死亡的事件中,可能部分回答读者对苏家屯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黑幕的疑问。

我们会陆续公布相关新闻,也希望各界能够提供线索,及时给国际曝光在中国发生的这些惨绝人寰的黑幕。

======================================================================

末期肾衰竭患者在香港平均要等候7~8年才能换到肾,而52岁的香港居民王年稳到广州寻求换肾的可能,只等待一个月就等到了肾源。他满怀希望从香港北上,原以为从此可以告别肾病的长期折磨、疲惫不堪的日子。孰料在换肾之后16天,他在伤口的剧痛中离开了人世。

王年稳患肾病已有10年之久,在得病的第4年病情开始转差。到了第9年,病情逐渐恶化,必须辞工回家休养。2002年5月23日,他到广东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以下简称“中山医院”)诊治,由肾内科主任朱兰英详细检查、做“肾配对”检验,并在该院排期做手术。

换肾前,王年稳在2002年5月23日到中山医院做“肾配对”检验。医生单位注明是“内门,朱兰英”。(照片均由死者家属提供)

王年稳在2002年5月23日到中山医院做详细检验。

5月29日得到化验结果,王年稳与儿子二人再次见到朱兰英,朱说上班时间病人很多,另约时间再说。父子俩在新侨酒店601房等候朱兰英,朱当场收下3,000元港币与相关礼品,她微笑着对他们说:“放心吧!”

王年稳在2002年5月23日到中山医院做详细检验。

王年稳在2002年5月23日到中山医院做“肝胆脾胃”等的超声波检查,有朱兰英签名。

小医院动大手术

6月26日,朱兰英致电王年稳立刻前往动手术,否则就把这个肾给别人。王家匆匆赶到广州,当抵达广东省燕岭医院,目睹医院的设备极其简陋,都惊呆了。

见王家的人不放心,朱兰英解释,肾源是在燕岭医院找到的,院方不愿转让给其他医院,才必须在这里手术。并且这两家医院是联营的,主刀医生程钢是中山医院的。该院的病人多,一位护士要照顾八位病人;燕岭医院的护士能把病人照顾得更周到,每天中山医院的教授都会过去巡房。于是,王家才同意在燕岭手术。

按规定,病员要转专科医院治疗时,须会诊后方可转出。如病人病情较重,须待病情稳定再转院。

王年稳与家人见到燕岭医院的副院长李万华,他吩咐马上做好手术准备。在李万华的暗示下,王家知趣地拿出一叠红包:朱兰英2200元、程钢3000元、李万华1000元与相当数量的高级礼品、麻醉师林医生500元,当晚的所有值班医生和护士每人200元。

按照常理来说,手术前要先检查,做好一些调理准备事项,但是王家刚抵达目的地半小时就动了肾移植手术。手术花了两小时做完,但由于血流不畅顺,又重做了一次,整个手术历时3小时又45分钟。

手术之后情况不稳

6月27日,王年稳的家人交了10万5千元住院费。出纳明确地告知,只有9万元可以开收据。王年稳的女婿追问原因,出纳说,这1万元是“疏通费”,所有病人都一样给。

手术后,王的情况出现不稳定与排斥现象,燕岭医院没有彩超仪器等设备,只好两次送到广东省武警总队医院照彩色B超检查。病人没有充分休息,被载来载去,不利身体恢复,况且当时天气炎热,病人易受感染。在运送病人往返这两家医院过程,救护车上没有护士,只有一位医生与一个氧气袋。

王年稳的病情越来越恶化,后来他被安排到中山医院照了手术后的第三次彩色B超,结果是“肾小管坏死”,就是肾移植手术后的一种并发症,因为手术操作不精细或术后用药不准确所引起。

7月12日上午,在朱兰英的授意下院方为王年稳血透(洗肾),这时王年稳状况良好,头脑清醒。朱兰英说病人尿毒素较高,透析要做三小时,但王年稳血透半小之后血压开始降低,当血透两小时之后血压已经相当低,并出现血流回流情况。

后来,护士见王年稳血压太低断然中断透析。这时他突然觉得伤口剧痛,大呼救命,病人手术伤口处突然膨胀。接着病人情况愈加严重,病房内没有心电图测试仪、心脏起搏器等抢救设备,医生只采取人工压胸等措施抢救,最后王年稳不治。

医院收费名目多

王年稳过世之后,燕岭医院出具费用结算单为12万2千多元。住院期间,王家数次发现该院有不同的收费标准,就向省物价局投诉,并在该局介入下,燕岭医院退回6万余元。同时,王家发现有些专案本来是没有的,院方却违规立项收费。

王家曾质问朱兰英:“燕岭的病人都是你介绍过去的,为什么他们没有死,王年稳却死了?”朱兰英回答:“手术的东西很难说,成功率不是100%,连中山医院这种大医院也会有这种情况,这属于正常事故。”

当时朱兰英手中在中山医等待配对换肾的病人,就有好几百人,其中有不少是外籍人士。朱兰英等人常利用手段,要大量肾病人到没级别的疗养院做手术。据2002年7月《壹周刊》采访新侨酒店保安人员,朱兰英常在此收受病人礼品,经常看她空手进去,然后大包大包东西往外提走。

“为什么同样是肾移植手术,港澳同胞的收费却高出许多?”王家质问燕岭医院副院长李万华,他回答:“王年稳的收费已经很便宜了,和中山医院差不多,国内人士收费为8~9万,国外人士收费为13~15万。”王家再问:“境内外两种人士收费之间的差距额,算什么费用?”李万华说:“手术费!”

根据广东省卫生厅98年[193号]文的明确规定,境内外患者的两种医疗服务收费标准已经取消,为什么燕岭医院不按照该档执行收费?李万华答复:“整个医疗界都是这样的,又不是单单我这个医院。”

至于王家付1万块钱,为何是给收据而不是给医院发票?李万华回答:“那是买肾的钱,买肾是没有单据开的。”

在燕岭医院的王年稳病历中,显示出“对于提供肾脏的人的健康状况,病历中没有任何记载,肾脏来源不明,无法保证肾脏的品质。”《壹周刊》记者曾前往东莞市有关医院查询,发觉该院设备只属一般,一名肾脏移植中心医生承认,他们有不少病人是香港“转介”的,至于器官来源则支吾以对,不便透露。

燕岭医院能否开展肾移植手术

燕岭医院有无做肾移植手术的资格,是这桩人命事故的关键。广东省卫生厅曾发布过三大手术标准:1)具备肾移植手术应是三级医院,2)手术须由泌尿外科医生组成,3)手术主刀医生必须具有高级技术职称,从事泌尿外科工作5年以上。

从广州的现状来看,只有中山医院具有三甲评级才能做这种大型手术。燕岭医院则没有任何等级,连二级标准都没达到,不具备做换肾手术的资格。

手术后,燕岭医院对王年稳做的彩色B超,是在广东武警总队医院和中山医院;做FK506检测则是在中山医院,证明燕岭医院没有做肾移植的设备。

药物FK506浓度检测报告是2002年7月8日在中山医院做的,再度显示燕岭医院没有足够的医务技术做肾移植手术。

据《壹周刊》报导,该刊记者曾乔装进入燕岭医院,一进医院大堂就闻到一阵浓烈的恶臭,院内的灯光幽暗,地板污渍,病房设施残旧,床单破烂,病床铁架生满銹斑。由所摄的照片看来,装载药品的手推车也生满銹斑。

在参与本案的医务人员中,为王年稳做肾移植手术的李万华没有执业证,血液透析医生刘卿华的执业证核准执业科目是内科。而朱兰英、程钢、吴培根、吴清瑞四位是从中山医院“走穴”过来谋财的,并不是燕岭医院本身的医务力量。

按常规做肾移植手术的医生应当是泌尿外科的医生,但参与本案的医生含主刀医生在内,没一个是泌尿外科的医生。主刀医生程钢在中山医院的门诊表中是整形外科医生,没有做肾移植手术的相关执业证。

根据中山医院民事答辩状内容核准:该院与燕岭医院并无联营关系,因此王年稳从中山医院转入燕岭医院并非院方行为。

走上诉讼之路

王年稳去世之后,王家及时向广东省卫生厅投诉。事隔三个月,卫生厅才回复:“将提出的处理意见递到相关部门”。据了解,涉案人员并无处理,也无追究责任。朱兰英办了退休返聘手续,其他教授照常在中山医院上班,燕岭医院停止做肾移植手术,并无行政组织性处罚。

2002年12月,王家正式起诉中山医院、燕岭医院、朱兰英、程钢医疗事故赔偿。经过一年多的审理,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在2004年1月7日判决如下:病历缺失无法鉴定,原告应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判原告败诉!

一审并没有对病历做任何鉴定,就断定病历缺失无法鉴定。原告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该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本案,并认为原判没有查明燕岭医院的医疗设备和技术水准,导致认定该院的医疗行为是否过错的事实不清,判决依据不足。撤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2003)民事判决,发回人民法院重审。

燕岭医院有无做肾移植手术的资格,广东省卫生厅就此称道,燕岭医院的医疗执业许可证有外科,能否开展肾移植手术,由该院根据自身的条件和相关专科的设置自行决定。燕岭医院的律师说法,是可以做任何精尖手术。由于省卫生厅就这一问题的模糊答复,导致初级法院二次重审(2005年11月30日)判原告败诉。

本案2006年3月7日在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审,目前合议庭判决的结果尚未出炉。

点击下载 【广东卫视《社会纵横》专题报导】9’54”

在此之前,只有香港媒体《壹周刊》、广东卫视《社会纵横》节目报导过这桩医疗事故,其他大陆媒体都被禁止报导。受害人家属这几年束手无策,到处都碰壁,希望能透过其他途径讨回公道。(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6-03-22 1:2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