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同:攸关人类福祉的科技不得操在少数人手中

李家同
【字号】    
   标签: tags:

我们应该建立一个观念:攸关人类幸福的科技应该属于人类全体,试想如果有一家公司掌握了可以改变气候的技术,我们该怎么办?

在几百年前,科学家做研究,惟一的目的在于追求真理和探讨自然界的奥秘,当时,他们从来没有想到科学会引导技术的发展,而发展技术可以为个人或团体,带来巨大的财富。

古时候,科学家是不保密的,一旦他们发现了一些科学上的突破,他们会毫不保留地告诉世人,他们没有任何理由应该将发现的真理保密。遗憾的是:现在情形完全不同了,科学家所发现的常常有巨大的商机,因此加以保密乃是十分自然的事。

前些日子,在网路上有很多人讨论一个有趣的问题,有一美国公司,生产很多品质良好的种子,各种种子都有,利用这种种子,种出来蔬果也好,稻米也好,都会收成良好,它们往往比较会抵抗疾病,结的果实也会又大又好吃。很多农人都向这家公司买种子,可是一旦收成以后,农人就用他收成的种子再种下去,而不会回到原来的公司买种子。这家公司当然很不以为然,他们认为他们投下大量资金,人力和时间,才发展这种品质优良的种子,如果人人都不再来买,他们就要血本无归了。

因此他们发展出一种非常厉害的武器,他们仍要出卖种子,可是他们的种子可能再也没有种子可以收成。好有一比,我们收成的西瓜里面没有种子。如此一来,农夫就要每年都要向他们买种子了。

问题是,如果这种情形继续发展下去,全世界的农业就被少数人所控制了。在过去,人类有好几次农业上突破性的技术革命,这都是由联合国或者各国政府所主导的。这些技术,也由全人类所享有。

我在上面所举的例子,显示有些技术有越来越集中于少数人的现象。有些技术无关人类福祉,即使被少数人拥有,也不值得大惊小怪。说实话,制造电风琴的技术就好像完全被日本人所控制,随身听也好像是日本人的天下,可是这毕竟没有什么关系。我们要关心的是:很多与人类幸福有很大关系的科技,也越来越集中在少数人的手中。

人类基因组解读计划是一个大型的研究计划,我本人对此外行,据我所知,这个计划如果完成了,将可以对人类的八万个基因所在地得到通盘的了解,也就是说,我们可以得到一张含有八万个基因的地图,各位可以想像得到这个计划的重要性。大家所关心的是:目前有一家私人机构也在作这个计划。

将来如果我们身体内的很多奥秘都成了欧美几家大药厂的智慧财产,那才真是无比严重的事,难怪在资本主义盛行的美国,百分之七十的美国人都认为人类基因的资讯应该属于人类全体,因为他们认为这种科技关系到人类全体的福祉。

可是已经有人在将很多基因的资料申请专利了,现在已经有很多资金雄厚的欧美大药厂正在全世界搜罗稀有的植物和动物,他们深入人类足迹很少到的丛林,目的是利用他们优越的生物科技,对这些动植物的基因加以研究,而且他们一旦得到了专利,其他国家就没有什么戏可唱了。

我们应该建立一个观念:攸关人类幸福的科技应该属于人类全体,试想如果有一家公司掌握了可以改变气候的技术,我们该怎么办?

我也希望政府能成立一个生物科技策进会,鼓励各行各业应用生物科技,政府尤其应该在这方面大量投资,使这种对我们极为重要的科技操纵在政府的手中。我更希望政府了解,如果我们在生物科技上远远落后于欧美国家,受影响的不仅是经济而已,我们的农业和我们的健康都会被那些先进国家所控制了。@(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们学计算机科学的人,都知道别人写的软体,我们最好不要去改之,因为我们永远都不知道这种牵一发而动全身的软体,一但修改,可能有可怕的后遗症。
  • 如果我们只想赚一点糊口的钱,不需要什么技术,我们在门口开一家杂货店,只要笑脸迎人,只要勤劳,就可以撑下去。可是我们如果想赚大钱,没有特殊的技术,是不可能成功的。
  • 西方,我们常常嘲笑某人小题大作,就说他造了一个稻草人,然后将它打倒了。这一次,我们真的有点像建造了一个稻草人。
  • 如果我们每个人都愿听听世界上可怜人的心声,这个世界会变得温暖得多。
  • 我有资格有如此的信心吗?天主会在我身上显奇迹吗?
  • 我相信,任何形象好的人,如果一再做广告,他的形象也就不会好到那里去了,因为人们终于会觉得有些奇怪,为什么他今天推销大哥大,明天推销速食面。
  • 我们任何一个人,都应该有一些东西,是不能出卖的。举例来说,我们的人格就应该是不能出卖的,可是,既然我们可以去卖我们的隐私权,难道我们不能出卖我们的人格吗?
  • 我认为人类最基本的人权是要能活得有尊严,有希望。任何一个政府都要努力做到这些,世界人权组织,不仅要注意到人类的政治人权,更要注意人类中有十亿的人每天赚不到一美金。
  • 道德感的消失也一样会要我们社会付出沉重的代价,我们的治安会因此而恶化,因为治安的恶化,我们将永远地生活在恐怖之中。
  • 希望在夜深人静以后,我们的教授们不仅在实验室里做实验,在电脑前面写程式,也在书房里看书。我们教授学问好了以后,就会教出喜欢追求学问的下一代,我们只有如此做,才会建立起一个优良的学术传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