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葛特曼:谁扼杀了中国大陆的互联网?七

《失去新中国 - 美商在中国的理想与背叛》第六章连载

伊森.葛特曼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3月30日讯】二○○二年五月三十日,思科和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收到一位名为刘雅雅(Ann Lau)的女子提出的股东提案(shareholder resolution)。刘雅雅是一位来自香港的人权活动家,现居住在南加州。刘在异议人士中作为网路代理人。这个股东提案是从环保人士那里学来的。理论上讲,一旦某家公司在公众面前蒙受羞辱,它会采取行动补救的。

刘非常了解互联网对异议分子之间的沟通至关重要,她也感觉到活动的高潮即将来临。在二○○二年春天,中国大陆互联网引发的争论已在美国网路上硝烟四起,酿成网路火灾。Slashdot网站(又称书呆子新闻)就美国公司协助中共建置防火墙一事有过火爆的讨论。一些评论性文章开始出现中、法、德、西和越等不同文字版本。几个史丹福大学学生开始谈论把思科从史丹福大学的工业合作伙伴计划中剔除,并说服校方取消了从思科订购价值七千万美元的网路电话设备。

在一份一页的备忘录中,刘抨击了思科在中国大陆市场运作的道德堕落,并建议思科为股东准备一份特别年度报告,就目前出售给外国国营实体,用于设置国家防火墙或网路监控的所有思科产品的详细资讯。

七周之后,思科的律师提出一份整整十八页的回应文件。律师拒绝了股东提案,理由是无法执行且具煽动性,股东所提的指控不是事实,并且危险地误导大众。思科无法充分告知股东有关所有产品销售的细节,因为顾客的秘密会遭受侵犯;而且,美国安全部门也在美国监听恐怖分子的行动。难道这项股东提案意味着思科必须向大家报告美国司法单位和国家安全单位现在正在使用的思科产品吗?虽然证券交易委员会允许刘的提案可照程式进行,但不出所料,提案被大多数股东投票否决。

然而刘在下一年还会回来,思科否认的事情则是北京的产业界人士众所周知的事实。思科的利益冲突是被迫要考虑美国的民主理念,同时又要满足中共的需求。这部分解释了为什么公司数名律师要用几个星期来反驳一位愤怒股东的一纸要求。但更大的故事则是思科回应二○○二年春夏两季出现在华盛顿的政治气候。

国会下属的中国事务执行委员会等机构已开始探究中国大陆的互联网议题。美国企业研究所,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新美国世纪和兰德公司等智库均在提供研究报告和证人。国家民主基金会因遭到质疑,被指责与中共政权关系密切以及忽视中国异议团体要求的基金补助申请,因此急起直追,宣布举行若干听证会。国务院的一个机构在做审慎调查,由两党议员组成的美中安全审议委员会私下盘问了思科和北电网路公司在中国大陆经营的情况,以便着手起草向国会提交的年度报告。这个年度报告主要涉及美中贸易对国家安全造成的影响。

二○○二年夏末,共和党占多数席位的众议院政策委员会突然提出一个报告,标题颇具戏剧性,叫作“拆毁这个防火墙”。该委员会主张政府积极干预以维护全球互联网的自由,中共对互联网的封锁是报告强调的重点。这是十月出炉的“全球互联网自由法案”的前奏曲,(该法案由众议员考克斯(Cox)、兰托斯(Lantos)以及参议员卫登(Wyden)及凯尔(Kyl)连署提出)。本议案的目的是发展及使用先进技术以便击败对互联网的封锁和网路检查。同时这个议案要求拨款五千万美元用于在国际广播局内部增设“全球互联网自由办公室”。美国之音也隶属国际广播局管辖。对中共防火墙的攻击似乎迫在眉睫,中共对互联网的封锁成为二份重要报告瞩目的焦点,且与国家安全紧密相连。而一个重要的国会议案,让我感觉到对出口的初步管制措施或针对在华经商的美国公司而制定的公司行为法规,尤其是后者,可能很快出炉。

我错了。美中安全审议委员会提交国会的报告已经对中共互联网问题探究的空前仔细,其中还明确指出美国在线(AOL)--时代华纳公司与雅虎完全顺从中共政权的要求。报告虽提及一些公司在“远距监控、线上审查、获取病毒等敏感领域“协助中共政权”,却没有指名道姓,这让思科,北电网路和其他公司轻松溜掉。事后我从该委员会工作人员那里得知,他们曾前往这些公司的公关部门调查(回答是清一色的否认,完全在预料之中),他们毫无办法。如果授权明确,他们致电给北京的互联网专家,就可以展开针对思科和北电网路的指控调查。
众议院政策委员会的报告呼吁私人合作:“联邦政府在此问题上应该招募私营部门的帮忙……许多用作商业交易的安全措施和提供虚拟会议空间的科技都可以用来促进民主和维护自由。”不错,但是对于“反其道而行之”的举动将如何处置呢?面对把美国防火墙技术、监视和反代理服务器系统转移给中共的举动是否要采取制裁,无论这个报告或是随之而来的议案都没有提及。至于拨款五千万美元成立全球互联网自由办公室的预算,在不到一年内缩水到八百万美元,“全球互联网自由议案”也被抛到了一边。

无论在美国之音、国务院或众议院政策委员会仍有反对声音的存在。在这些关注互联网议题的人士中有一位官员颇具影响力。二零零二年夏天他告诉我:“这绝不是美国互联网公司的什么公关问题,这是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姑息养奸,是商界的堕落。”

———————————-

作者简介:伊森.葛特曼,,哥伦比亚大学人文学士、国际关系硕士及博士学位,80年代在美国著名智库布鲁金斯研究所担任外交政策研究员,90年代曾任“美国之声”电视网络的首席调查员,现为《亚洲华尔街日报》、《标准周刊》和《投资者日报》撰稿人。他这本书(英文版)出版后荣获2004年纽约《太阳报》纪实作品年度奖、亚洲公司 2004季度读书奖、富士比读书俱乐部2004年推荐作品,其中译本出版后获得了2005年度华语作品的“天安门精神奖”和“万人杰文化奖”。◇

购书资讯请见:

伊森‧葛特曼《失去新中国 – 美商在中国的理想与背叛》

但是他错了,这才刚开始呢。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6-03-30 10:4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