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筹办香港大纪元印刷厂的故事

香港《大纪元时报》于去年1月由周报转日报。图为放在报摊上供读者免费取阅的第一份日报。(大纪元资料图片)

人气: 1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3月4日讯】在香港,报纸的印刷是中共针对大纪元的一个重点。香港大纪元印刷厂的诞生是在全球各界道义支持下,大纪元同仁艰苦付出的成果。

近日发生了中共香港大纪元使用黑帮暴力事件,反映出中共未日的疯狂。一直以来,大纪元在香港不断传播《九评共产党》,过程中,很多中国大陆的市民都看到《九评》心理觉得很安慰,因为《九评》道出了中共多年来如何以恐怖手段残杀、迫害中国人,向中国乃至世界灌输扭曲的“假恶暴”党文化思想;《九评》让中国人民明白多年来的这些痛苦的源头来自中共。

另外,大纪元报导了因《九评》引发的退党大潮的消息,这些讯息都直接影响到中共的存亡,大纪元也因此成了中共的最怕。

大纪元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引发中国大陆大规模退党潮,让中共深感恐惧。(大纪元资料图片)

换句话说,香港大纪元的存在成为香港社会一国两制的标志,也是香港民众能够了解完全不被过滤的中国新闻的最重要途径。

以下是筹办香港印刷厂过程中,部分员工的心路历程点滴。文中的“我们”泛指当时参与的员工:

2005年3月份,当大纪元知道了原来的印刷厂打算在2个月后不再承印《大纪元时报》时,我们一直都没有停止过和印刷厂沟通,试图说服对方不要终止合作。一直以来大纪元都很准时付钱,每月的印刷费对印刷厂来说,也算是一笔稳定和可观的收入。

直到印刷最后一天的报纸,我们知道不可能再有任何希望让印刷厂回心转意时,才停止与他们沟通。与此同时,我们成立了一个小组,挨家地打电话去香港有滚筒印刷机的印刷厂,希望能找到新的承印商。结果只有一家印刷厂回复了价钱,但价钱之高,让我们无法承担。

曝光中共的流氓手段

这段时间,中共在香港制造各种黑社会暴行,来恐吓还能够讲真话的报纸。与2004年前5月份,3位城中名嘴郑经翰、黄毓民和李鹏飞“封咪”事件一样,虽然没有具体证据,但是他们所承受的背后压力── 白色恐惧,相信香港市民是感受得到的。

大纪元在香港创办5年多以来,已经两次遇到印刷方面的困难,很明显是中共在背后干预。在这样的气氛下,在香港印刷业极度饱和,印刷厂因为接不到生意,纷纷倒闭、拍卖的商业环境下,原来的印刷厂决定不再承接香港大纪元的业务。尽管厂方称这是“商业决定”,我们知道这是中共恐吓威胁造成的大环境所为,厂方有董事忧虑中共若制造事端,给他们带来经济损失。

我们决定曝光中共的罪恶,让社会知道其恶行,因为受中共迫害的人太多,手法也是出奇的千篇一律,只要我们说出来,很多人公开或心底里都知道是什么回事。

对外曝光还有一个考虑,就是这样做会不会影响到原来的印刷厂。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等到合约完结前最后一个星期,还没有找到承印商落实的情况下才决定曝光,希望通过曝光向社会呼吁,帮忙找印刷商,以免报纸被迫停刊。

在印刷厂终止合约前的一个周三,我们在中环遮打花园召开了记者会,公开谴责中共对独立媒体的打压,期间我们不断收到读者的来信和电话,都叫我们要坚持下去。有老伯伯更在电话中表示很担心以后不能再看到大纪元。那段时间,只要我们报纸派发晚了,心急的读者就会打电话来问我们是否停刊,知道我们只是晚了,他们才放心挂上电话。读者的回馈让我们很受鼓励和感动,也是首次直接感受到大纪元对读者的意义。

去年5月11日,香港大纪元员工、派发报纸的义工及读者到向立法会请愿,向立法会议员递交请愿信,谴责中共封锁资讯自由。(大纪元资料图片)

周四晚,原来的印刷厂最后承印的当天,我们幸运地有一家印刷厂答应帮我们承印,但对方强调不会有合约,而且厂方和我们在合作方面都没有进行过任何试印,却要在2天后出报纸,任何协调方面的问题都有可能出现。我们开会商量后,在周五的报纸上声明无论以任何形式,我们会继续出版大纪元。结果报纸的印刷过程顺利,《大纪元时报》总算暂时免了停刊的危机。

读者爱护大纪元的心

在没有合约保障如常出版的情况下,我们决定要自办印刷厂。

一位老伯伯打电话来说,好想支持大纪元,因为他觉得香港已经没有像大纪元这样正义的报纸;大纪元是唯一敢讲真话的媒体。虽然他生活都是靠微薄的金钱渡过,但仍决定资助大纪元100元。一位90多岁的老人家,行动不方便,于是托朋友帮忙把钱存到银行,资助大纪元印刷厂。

一位读者因为担心中共知道他对大纪元提供了资助,不敢把银行回条传真过来,他到银行存进一笔不是整数的钱,让我们能从纪录上找到他的存款。一位女士表示,她真的没有钱,但决定捐出10元支援大纪元。很多时候读者会打几次电话来确认我们收到他们的钱。从中我们可以看到他们那颗爱护大纪元的心!

在香港的资金远远未能达标的情况下,最后,在大纪元总部的协助下,我们购买了一台非常便宜的二手印刷机器。

2005年10月份,运载印刷机的货柜从码头搬到了工厂,在行家看来,我们买了一堆废铜烂铁,但在我们的眼里是如获至宝。印刷行业的顾问和前辈都说我们在开玩笑,他们就算买新机器回来,请技术工人装嵌也需要半年的时间才可以使用,不知道我们的“古董”要到何时才能使用。

因为没有钱请技术人员把机器重新装嵌,几位大纪元的义工把机器被无数层残留油墨封存了的零件,一件件用天拿水洗干净。义工们的手黑得整个月都洗不掉,脸和衣服很多时都沾了黑色的油墨,睡觉、食饭都能闻到天拿水的气味。装嵌过程中,因为机器笨重,很多时候义工们的身体都被撞瘀,搬动机器也使他们全身关节都疼痛。

清洗的过程中,卖机器的厂家派了一名技术人员来跟进机器,那名人员到工厂的第一天下午,可能因为吸入了太多的天拿水味,突然休克,全身抽搐,幸好该名人员很快恢复过来。

古董印刷机屡创奇迹

两个月后,印刷机已经准备就绪,可以试机。一位有30多年经验的印刷业老前辈来看我们的“古董”,从他的口中才知道我们在装嵌过程中很多运作程序都省略了,因为我们都不懂。老前辈对我们说:“如果你们这部机器可以印出报纸来,那是一个奇迹!”

在印刷机正式生产前,还有一项技术问题要解决。我们决定为印刷机换一个新的摩打(motor),把印刷机每小时的印数提升1倍多。老前辈说我们又再次创造了奇迹,正常来说,印刷厂花2、3千万换新印刷机,为的就是提升印刷速度!

2006年1月26日,印刷机被运到香港不到4个月的时间,我们的印刷厂生产了第一批的《九评共产党》(报纸版)。拿着我们印的《九评》,厂长形容当时的感觉,就像是第一个孩子出生一样,心想这些《九评》可以救到很多被蒙骗的中国人。

为了配合在大纪元印刷报纸,编辑部需要把截稿时间推前,全球大纪元都在人手上支援我们,也把他们迫得很紧。例如,台湾大纪元义工在保证自己出日报的同时,还要帮忙香港的日报。有条件不用上班的大纪元义工除了休息外,其他大部时间都在工作。没有条件全职的,白天上班,一下班就回公司,或在家里工作。老太太义务在黄昏到工厂做饭,然后休息到午夜后,整晚在印刷厂里帮忙搬叠报纸。老太太还说,一点都不累,果然是精神可嘉!还有一星期5天、风雨不改地在香港不同地区派发报纸的大纪元义工。

2月15日,大纪元印刷厂首次印刷了《大纪元时报》!

第一份由香港大纪元印刷厂印刷的《大纪元时报》(大纪元资料图片)

不能让暴力阻止出报

2月28日,香港大纪元遭到被中共特务收买的暴徒刑事破坏,玻璃大门被砸碎,新购买的电脑制版机被砸。事件发生在晚上7时许,是准备日报的时候,编辑人员很快再次投入工作,心想不能让中共得逞;中共的一切暴行都不可能阻止大纪元出报纸。其中一位编辑人员更坚持做完当天的新闻才到警署录口供,在我们一再向他保证我们不会担误第2天报纸的出版后,他才答应先去警署。当晚本来不回大纪元的员工也在下班后赶回来帮忙。

3月1日,香港版的《大纪元时报》准时出版,在首页图文并茂地报导了中共的暴行。当天下午,大纪元在遮打花园召开了记者会,强烈谴责中共的黑帮暴行。香港民选议员何俊仁、刘慧卿、杨森、梁国雄都出来谴责事件。

一直以来因为资金短缺,我们无法多印《大纪元时报》,让更多的港人和有机会到香港感受自由气氛的大陆游客拿到报纸。被暴徒砸坏的机器价值100多万港元,给大纪元带来一定的经济损失,但是我们不会屈服,会克服一切困难继续出报纸。

我们相信,香港大纪元在中共邪恶最疯狂的时候,为社会提供真实的中国新闻,向社会大量提供《九评》,及时报导中国民众的退党大潮,为解体中共起到巨大作用,大纪元在艰难中成就了自己的威德,我们一定能够渡过暂时的困难,迎来全面解体中共,中国社会重新恢复和谐的那一天。

2月28日,中共暴徒闯入香港大纪元报社,用铁锤打烂大门玻璃。(大纪元资料图片)

2月28日,中共暴徒闯入香港大纪元报社,用铁锤打烂大门玻璃外,还把电脑制版机砸坏。(大纪元资料图片)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6-03-04 8:1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