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共产党与二二八事件(四)

李大卫

位于总统官邸旁的烟酒专卖局,门前为站岗的安全人员,旁边还可看到军用悍马车。战后陈仪在经济方面也如同政治上的垄断,全面统制经济,将樟脑、火柴、烟、酒全部纳入专卖,贪污舞弊丛生,民不聊生。1947年2月28日,愤怒的民众游行至专卖局抗议。(大纪元)

  人气: 74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3月6日讯】六、二二八事件中台北地区的共党活动

227缉烟事件中的台共记者

中共份子吴克泰、周青二人,曾参与中共台湾省工委会控制的“自由报”,后来为扩大对新闻界的渗透,两人转任台北“中外日报”记者。他们两位在以新闻煽动二二八事件后,潜逃大陆,参加“台盟”组织,其后并持续为中共统战部门工作。

吴克泰说:“周青从事件一开始就在场,由他写前半段,我写后半段,群众包警察局和宪兵队部分。报导写完后,采访主任、副社长兼总编辑不敢发,经过一番争执之之后,印刷厂的工人出来说话了,他说如果这篇报导不发,就要把印刷厂烧了。这才把报导发了出去。第二天一早,报纸发到全台北市并发往全省各地,被抢购一空。稿子发排以后,我和周青又回到了宪兵队。上千名群众一直包围着宪兵队,呼口号要求交出凶手。”吴克泰亲自参加了群众冲锋陷阵,几次冲进警察局长的办公室,要求交出凶手加以严办。

位于衡阳路上的西门町力霸百货,为曾是台湾最元老、最权威的报社台湾新生报所在,目前位于顶楼,外观上仍有“新生报业广场”的字样。(大纪元)

另一位中共份子周青说:“几百个群众围住警察分局要求交出凶手。双方大约僵持四十分钟才发觉凶手已被转移到总局保护起来。人群便冲向城内的警察总局,人群已由几百人迅速膨胀为数千人。警察局长陈松坚手忙脚乱,几次站在二楼阳台说话,都被人群的怒吼声打了回去。这样僵持一个多小时,忍耐不住的人群有人冲进局里,发觉凶手早被转移到附近的宪兵第四团团部。”

庞大的人群一齐涌向宪兵团,途中周青向新生报工会借了一面锣。周青以敲锣鼓动群众冒雨冲锋,一进一退,这样来来回回,次数无法计算。“那天夜里我和吴克泰一面鼓动群众,一面又轮流回到《中外日报》写稿。稿子是用特写描述的。”周青回忆说。

228游行领导者的角色

终宵攘扰的台北市经过清晨短暂的平静后,2月28日上午9点,中共“台湾省工作委员会”的干部吴裕德,当时为台大学生,率领一群人,敲锣打鼓,沿途号召民众参与他们的行列,尾随人数愈来愈多。当队伍路过延平北路派出所时,一举涌入,完全捣毁该所,未及走避的员警全被殴伤。10点钟,另一批群众涌进重庆南路专卖局台北分局,现场遭纵火焚毁。午后,群众向台湾行政长官公署前进,其中有人手持日本军刀和枪支。下午2点,群众又至设在新公园内的台湾广播电台(即现在的二二八纪念馆),以台语和日语广播,号召曾在日军服役本省籍青年,至指定地点集合。

位于公园东南隅的二二八纪念馆,当年为台湾广播电台。228当天民众游行至此,并入内向全省民众广播,致使民众怒火迅速燃烧至全岛。


由于事件不断扩大,迫使台湾省警备总司令部于下午二点宣布台北临时戒严。这一连串的群众事件,至今仍有许多人说是群众自发行为,但起领导作用的台大学生吴裕德,是中共“台湾省工作委员会”所吸收的学生干部,在28日上午领导群众殴辱公务员、捣毁官署。而当群众砸烂专卖局时,旁边的屋顶重下来两条大字标语:“打倒陈仪独裁政,建立台省民主政府”,仓促之间,何来布条?显见有人预先准备。

长官公署的神秘一枪?

另外一个疑点是,当群众包围长官公署时,那“神秘的一枪”是谁开的?当天至长官公署请愿人潮以万计,要求陈长官亲自出来接见群众,陈仪觉得人太多,安全没保障,通知请愿群众派若干代表进署面谈,群众不接受。陈仪乃与葛敬恩商量,决定到二楼阳台与群众见面。当陈、葛走到阳台,正要与群众对话,忽然有人用手枪自群众中向陈射击,但未命中,楼下警卫听到枪声,立即向群众开枪还击,一时秩序大乱,群众争先恐后逃离现场。

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目前的行政院。2月28日下午,长官公署架起机枪,扫射前来抗议缉私烟的血案游行请愿民众,当场血迹满布,使二二八的怒火,加速延烧全台,一发不可收


一般而言,在台北市的事件中,知名的中共份子并未站在幕前,而其隐居幕后的领导角色程度,则很难精确掌握。一度掌握“二二八事件处理委员会”领导权的王添灯,他是否是中共份子仍无法定论,但王添灯却把草拟“二二大事件处理大纲”的重任交由台共兼中共的潘钦信、萧友三和蔡子民三人。32条改革方案草拟后,一面交由王添灯,一面交予中共台省工委会负责人蔡孝乾。中共表示时间紧迫,不用修改,王添灯就于3月6日在“处委会”提出32条,要求陈仪命令在各地的武装部队,自动解除武装;地方的治安,由宪兵与非武装之警察和“民众组织”共同负责;一切施政,不论军事、政治,须先与“处理委员会”接洽;对于此次事件,不向民间追究责任,将来亦不得假藉任何口实,拘捕此次事件之关系者;绝对反对在台湾征兵,以免台湾陷入内战漩涡等条款。

延安中共的回应

陈仪在台湾逼出了“二二八事件”,当然是与国民党内战多年的中共所乐见的,正是所谓“亲者痛,仇者快”。当时在延安的中共就透过电台广播说:“台湾人民的武装自卫乃是被迫的,是必要的,是正义的,是正确。”3月20日延安《解放日报》发表社论说:“你们的闘争就是我们的闘争,你们的胜利就是我们的胜利,解放区军民必定以自己的奋闘来声援你,帮助你们。”

中共当然希望扩大事端,因此在广播中免不了煽风点火,提出呼吁:“一、武装闘争既已开始,必须反对妥协,反对出卖,以争取最后的胜利。二、处理委员会所通过的32条纲领,应坚决为其实现而奋闘。三、应迅速在乡村照顾人民的经济要求,在城市将接收的房屋分配予贫户。四、为取得胜利,必须组织坚强的政治团体出面领导。五、须立即选择大批干部派赴城市乡村领导武装闘争、行政工作与群众运动。六、应速派重要领导人员及大批干部,扩充自治运动的根据地等。”

(摘录中共1947年3月梗日广播)

(本文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二二八事件责任归属研究报告》是继1992年行政院“二二八事件研究报告”之后,探讨事件责任归属最具代表性的研究成果。在这份责任归属报告中,将二二八惨案的发生,分为元凶、次要责任者、共犯与连带责任者,所以从决策者、军政者、情治人员、甚至半山、社会团体、新闻媒体,都有其相关的责任。这也可以算是台湾政治迫害的受难者,所发起的“维权运动”!
  • 前文中提到,1928年台湾共产党在上海成立时,提出“台湾民主、台湾革命、和台湾独立”三大主张。然而我们看到今天中国共产党不断叫嚣反对台湾独立、反对分裂国家领土,去年三月中共人大还通过了“反分裂法”(Anti-session Law),直接导致3月26日50万台湾人民走上街头“向中共呛声”,反“反分裂法。总统府前“九评共产党”、“天灭中共”的巨型标语与横幅,首次登上了包括香港在内的国际大媒体。那为什么台湾共产党在当时主张“台湾独立”呢?
  • 今年的二二八纪念日,在陈水扁总统连连抛出的废统言论当中,毫不庄重的落幕了。二二八事件,在国民党主席马英九的正式道歉下,一项历史憾事终于可望“大和解”,但现在却沦为陈总统及独派人士的政治资本,反过来打击泛蓝阵营。
  • 【大纪元3月1日报导】(中央社记者李明宗台北一日电)民主进步党立法院党团干事长陈景峻今天表示,昨天是二二八事件纪念日,更是台湾的苦难日,总统陈水扁昨天批定终止国家统一纲领与国家统一委员会继续适用与运作,时机恰当。
  • 在台湾,总统陈水扁星期二正式签署终止国统会运作和国统纲领的文件,他并利用纪念二二八事件的公开场合,前后五次对坐在他对面的国民党主席马英九说,他中止国统纲领是把权力交给台湾人民。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胡汉强从台北发出的报导。
  • 〔自由时报记者王寓中、施晓光、黄维助/台北报导〕二二八事件五十九周年,国民党昨天举行“春蛰惊梦:还原二二八纪事”纪录片发表会,党主席马英九四度向受难者家属道歉,但家属仍认为,“国民党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到”。
  • 自由时报记者李欣芳/专访二二八事件对台湾多数年轻一代很陌生,但对不少老一辈台湾人而言,却是永难磨灭的记忆。国策顾问金美龄回忆起五十九年前的二二八事件,心有余悸地说:“当时抓人抓得很厉害,气氛肃杀、恐怖,我就读的北一女初中后来就没上课。”事件爆发前,金美龄还见过二二八受难者林茂生博士一面。
  • 〔自由时报记者谢银仲、蔡民一/嘉市报导〕由民进党主办的守护民主圣地二二八纪念晚会,昨在嘉市二二八纪念公园举行,受难者家属要求政府惩治元凶;民进党主席游锡堃强调,将邀国民党主席马英九协调,成立跨党派族群调查委员会,查明二二八事件真相。
  • 〔自由时报记者李欣芳/台北报导〕为纪念二二八事件五十九周年,群众重回历史现场。昨天不少民众冒雨在台北街头手持白色菊花,前往二二八事件现场天马茶房、行政长官公署等地追思。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