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哉问

张羽良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常言道“人死留名,虎死留皮”,似乎只要肯在人生旅程上奋斗一番,也许哪一天能因此在某个领域中,留下丰功伟业般的成就,获得传世的声名,那就应该是人生最有意义的事了。但这一切,还得是那些胸怀大志、才能卓著、肯努力也得天命眷顾者,才能有机会,更多的人只能是平凡一生度过。

翻开中国的历史,从三皇五帝到功臣将相、从志士豪杰到词人墨客,许许多多的名字流传百千世而不被遗忘,生命最能显示存在意义的方式,是不是借此而得到验证?

曾经冥想,浩瀚宇宙人类所有的文明与历史,就在这一颗小小的星球上不断发生和演变着。假若有一天,一颗冒失的大石头突然造访这颗小星球,又假若小星球因而消散化为尘土,那所有曾经发生在这里的事,任何可歌可泣的事,又有谁还会知道呢?这样看来,人生存在的价值与意义又是究竟何在?

当年还读高中,问了教中文的班导师这个问题,老师呀了一声!笑了笑回我一句“大哉问”。
经此观照世事,可以了解“名”是虚幻的,万世虚名也只是尘烟一场。名若如是,“利”就更为空渺,诗仙李白曰:“功名富贵若长在,汉水亦应西北流”,不正是最好的注解!
人生本不应迷失于名、利之间,逐名夺利容易忘却本来的真心,害人害己而不自知,一如韩剧“大长今”里的崔判述或崔提调尚宫一样。

但人生也绝不该空过,很久以前曾有人对我说,他做人的原则是“宁可人负我,不可我负人”,对这句话当时少有领悟,而今却感动至深。是呀!活得没有负欠、活得心安理得、活得能为别人着想,不正活出了生命存在的价值与意义了吗!又何苦为名利而汲于营营,自寻苦恼呢?!

多年之后才发现,写出红楼梦的曹雪芹早已写了一首好了歌,给这个“大哉问”预留了答案。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塚一堆草没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姣妻忘不了;君在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子孙谁见了?@*(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台湾要想寻找一处拥有青山翠谷、鸟语花香之处去游玩,并不是件什么难事,但要能够找到一处同时拥有三个风格回异的飞瀑流泉、数条别具特色的森林步道和国色天香的牡丹园,就非杉林溪森林游乐区莫数。
  • 全球中文热正方兴未艾,从表面看来这股全球中文热,似乎是建立在放眼中国市场的一项集体行为,对外国人来说,赚钱虽是学习中文的诱因,但中国丰厚的文化资产 -从历史到文化的中国所散发的魅力,同样是让中文学习热升温扩张的推手。
  • 是如此幸福又如此奢侈!以富士樱来遮挡晴天的阳光或避那阴天的小雨,李后主子夜歌“寻春须是先春早,看花莫待花枝老”到此也休!春与花无待寻它,早已伫立在家门口。
  • 你像山中的小精灵,淘气的躲在山凹里,和北风玩躲猫猫。
  • 大年初一,甫忙完除夕的团圆夜,又还不到回娘家的时候,正是进庙祈福的好时机,台北市行天宫的进香人潮,照往年挤满了正殿大厅,人手一束香,或祈祷或还愿,说的是只有神明才釐得清的各式心愿。
  • 几年前第一次遇见她,记得那是个初春天气清朗的早晨,骑上机车,沿着溪水向山的深处寻访,就像施孝容所唱的那首民歌“拜访春天”一样,我真是为了寻访春天的气息而上山“拜访”,也不知骑了多久?在一处满山绿意盎然的小谷,见到了这棵花树。
  • 夜阑漫步石门道,孤星渐隐新月微;坝堤边上倚栏立,人语正寂。
  • 寒流来袭细雨纷飞,挡不住我们诚挚的热情,路边摘采的竽叶成了临时的雨伞,那感觉好像又回到了没有雨伞的小时候,我们开怀大笑一如儿时。这一切只因今天是北河村这个小山村的大日子,土地公的新家落成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