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神话时代(19)

杨魁

【字号】    
   标签: tags: ,

发现冥王星之前冥王星是否存在,发现只是发现人认为的冥王星,那么在发现冥王星之前人认为的冥王星不存在;在发现冥王星之前,冥王星作为自在者并不在人的认识中存在。存在并不因其存在而存在,因其不存在而存在。这里的存在指的是与其相对者的存在相对的存在,在超出其与其外的对立性之后,并不存在,其只是在存在其对立面的层次记忆体在。所以说真、善、忍超越于有与没有,存在与不存在等等。

我们认为的自在者在我们的意识中存在,要想以自在者自己本来的样子来了解自在者,比如要了解一块石头,要想以石头自己本来的样子理解石头,就只能从石头的本源来了解其,了解石头本来的样子,人要了解石头的本源,只能返回自己的本源,也就是达到共同本源,达到统一一切的绝对真理,也就达到了人的意识中的(人认为的)自在者与自在者本身(真自在者)的统一无分。这样才能了解石头、万物、世界本来的样子、本源——真、善、忍,换言,真、善、忍就是一切的本源,一切由真、善、忍而来,真、善、忍才是终极实在,才是一切本来的样子。
只能向内去寻,向外去求毫无意义,最终的结果只能像自然科学一样,用人自己构建的偏执概念、理论、思想等等把人笼罩其中,人也就迷于其中,迷失自我,被自己的执著套牢,人便开始向往自由,其实是迷失了自己之由来。故去真之执而归真,去善之执而融善,是为真善。
当我们定义一块石头的时候,就把石头(我们定义的)与其环境(我们定义的)分开了。也就是说定义一块石头就把这块石头与它之外的环境、外在分割出来了,离析出来了,这样便有了这块石头,所以说这块石头不是因其自身而有、而在,而是因其外在而有、而在。如果没有善,对于自己来说他人没有存在的必要,那么对于他人而言自己也没有存在的必要,岂不是说没有善一切都将毁灭。如没有真、善、忍一切都将不存在,当然没有人,那么人就不可能否定绝对真理——真、善、忍。
这样有了石头,就会问为什么石头落地。当然石头在太空中谈不上落不落地的问题,我们把云和石头区分开,云不落地,石头落地,石头落地是因为我们把落地的石头与不落地的云(当然山顶的云也说不准落不落地)等等区分开就赋与了石头以落地的属性、现象、特点、性质、定义。也就是说我们定义的石头本身这个定义包含其属性、现象、特点、性质、定义,等等使之成为落地石头的原因,那么如果问为什么石头落地,就等于问为什么具有落地属性,具有落地现象,具有落地特点,具有落地性质,具有落地定义的石头落地,为什么石头落地这个问题没有意义,石头的定义已包括石头落地,石头落地的原因与石头落地的结果都在石头的定义之中,同一概念中的原因与结果是一回事,同一概念中的现象与本质是一回事,原本没有因果之分。
我们不可能认为骆驼在海底悠然的嚼著鲜鱼,也不可能认为大鲸鱼挺著大肚子在陆地上追赶黑熊,谁都会认为这是假。如果说“设计论”是讨论骆驼怎么适应沙漠,鲸鱼怎样适应海洋,那还是免了吧!

按照这种思路,我们会发现编码的观点只是对一个具体问题——蛋白质合成中氨基酸排序问题的解决办法之一,遗传密码的概念并不如我们想像的那样承担更多的理论角色。……蛋白质才是细胞水平上的生命活动的执行者。(摘自《对“遗传密码”的哲学思考》 雷瑞鹏,殷正坤/著,《自然辩证法通讯》2004第6期第36页)

其实无论在哪个方面,“遗传密码”都在执行“遗传密码”,也就是说密码论者定义的密码正在进行密码工作。

只要我们承认“是”和“是者”的本质区别,就很难把不是什么的“是本身”想像成某种实体化的东西、某种凌驾于人和自然之上的抽象的异己的存在物。(摘自《论“是”的本体意义》,萧诗美/著,《哲学研究》2003年第6期第25页)@*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6-04-01 2:0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