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石吉:心诚则灵与浩然正气

巫石吉
  人气: 7
【字号】    
   标签: tags: , ,

中庸说道:“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诚者,不勉而中,不思而得,从容中道,圣人也。诚之者,择善而固执之者也。”

心诚则灵,可谓一点不假,心诚不只灵验,心想事也成。

每年在大甲镇澜宫妈祖进香回来,会到亲戚家聚餐聊天,今年依如往常前往,用完餐后与四叔闲聊,听到四叔说起一则大甲妈祖的故事,觉得异常亲切感人,透过心中的一些印象,描述写成一篇感怀启发性的文章,希望没有失去四叔故事中的精彩深意。

每年妈祖进香时有所谓的“抢头香”,原本也是极平常的一件事,但是有的人却希望透过抢得头香让自己来年事业顺心,赚钱使家人过好日子,其中有一个人非常有真诚热诚,每年在抢头香时都起得非常早,试图拔得头筹,西方谚语说过:“好开端必有好结果。”

可是,他试着每年抢头香夺得第一位的愿望,却年年落空,无论他多早起来,冲到庙里一看,很奇怪!已经有人捷足先登,抢在他之前抢得头香,让他扼腕不已,非常纳闷不解,感到不可思议。心里想,“是谁有这么大的能耐,而且每次来都看不到抢得头香的人!”

时间飞逝地来到抢头香的时间,今年他决定不睡觉,熬夜守着庙里,无论如何一定要抢得先机,果不其然,庙里除了他以外,看不到有人像他起得这么早,像他如此有热诚心也诚的人,他想这次一定可以抢到头香,等到庙大门一开,正当他要插下头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唉!怎么在香炉里有一支香呢!他感到不可思疑,却找不到答案。

后来他请教庙里的管理人员,为何没有人在场却有人抢得头香呢?庙里的管理人员也感到疑惑!这件传奇事件才慢慢宣扬开来,当时人们以非常神话般的传闻在民间传遍开来,不久,有位非常孝顺父母的人出面说:“每年我都会祈求妈祖让生病中的父母身体赶快恢复健康,让我的内心已然抢得头香。”每年此时定会很真心诚意的一大早起来膜拜,希望父母的身体快点好起来,已经连续好多年了,后来,父母亲的病情果然好了很多,为了感激妈祖的灵验,依然于每年抢头香时,一大早起来双手合十,真诚的感谢大甲妈祖的恩惠。

或许是这股真心真诚感动老天,也可能是妈祖显灵,我们也不得而知,不过可以应证我常说的一句话:“心诚则灵。”只有真诚的善念会穿透时空,与神灵相互感应,如果你问我这依据何种原理?我可以斩钉截铁的的告诉你:“无解!”

曾国藩先贤说过一段话:“苦思专一,可与天通。”或许可以作为这件传奇事件的思维吧!

自然界的诸多现象并非靠科学验证就能寻求出答案,天地间自有一股浩然正气,它超越时空,充塞在宇宙天地间,无所不在。孟子不是说过:“吾善养吾浩然之气。”文天祥的【正气歌】亦谈到:“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这当中可以诠释一股弥漫天地间的凛然正义之气,一种超越当下的无形力量,宛如易经说的:“阴极阳生,阳极阴生。”可以藉由中庸的中和之道,推向“阴阳两股清浊之气,合而为一乃浩然正气自生矣。”

浩然正气不易产生,除了阴阳融合一气外,尚须天地人三才合成一体,“以诚者,天之道也。”感动上苍,精诚专一,可与天通,这股无形的正义凛然之气于焉形成,汇聚成形而上的元气清流,充塞在当下的时空中。

可见气有清浊之分,此乃一般的阴阳气的分别,真正的浩然之气需要累积,需要凝聚,可遇而不可求,然而透过“心诚则灵”,这股气在空间气的流动中,会慢慢藉由量变产生质变,“浩然之气”依然来源于自然界的气的流动,只是人体内有一股磁场,当自己虔诚的发出善念善心,默默地付出心力,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股磁场也会产生磁化效应,正如心灵也会藉由心诚则灵产生灵化是同样的道理。

由量变产生质变,不是一次就能产生所谓的凛然正气,它必须经过一次又一次的循环,透过不断地“量变产生质变”的循环,气的本质会更接近中性的成分,就是纯然无私无瑕的氛围,这股气会影响当事者的思维言行,让其展现一股不落俗套的中和正气。

文天祥形容浩然正气是:“是气所磅礡,凛烈万古存;当其贯日月,生死安足论!?”岳飞的【满江红】一词:“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擡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字词里没有任何一个气字,但是浩然正气充塞其间,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敌的气势。此乃真豪雄,真性情的凛烈万古存。

岳飞感慨国难当前,只能忍气吞声,然而最后无法“收拾旧山河,朝天阙。”留下一生中永远的遗憾,岂只是一个“遗憾”而已!突然间感觉到,岳飞的【满江红】或许是形成文天祥【正气歌】的源头活水,同样是南宋时期的忠臣,忠臣本就喜欢追随忠贞爱国的精神,就像歌德毕生的心血【浮士德】诗剧后,才蕴育出哲学大家尼采的“强力意志”、“超人”与“永恒轮回”一样,此乃英雄所见略同,轮回循环不已,这股浩然正气的精神会与宇宙同为一气,跟随宇宙同样不朽。

你或许不太相信,但这些问题在我心里已经酝酿将近二十年的时间,如果不是经过到大甲听四叔一席话,还无法点出我内心积累二十年的疑惑,今天藉由自己思考,书写出洋洋洒洒几千字来,尚不足以诠释我二十年来所思所感的心领神会,诸多事理需要浑然天成,汇成一股统一的思维,才能因缘际会地解开心中的疑惑。

别人是否明了我内心深处的涵意?那已经不重要了!古人之所以为古人,我之所以为我,读者朋友之所以为读者朋友,想必都有各自的见解,“智者不惑”,无须特别解释什么?也不用辩解什么!诚如我说的:“读书千古事,得失寸心知。”写文章亦然,浩然正气亦复如此,“浩然正气,千秋万世;得失之间,寸心自知。”感应在可说可不说之间,灵遇在可辩可不辩之思维,此心唯有“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或许从郑板桥的“难得糊涂”智慧箴言里,或许能达到明心见性的疑难困惑吧!

杜甫曾在【古柏行】的诗里谈到:“古来材大难为用。”杜甫此诗是赞美孔明,说他文章未露世已惊,极赞美其才华的卓越超群。藉由一个传奇故事的开端,引领我将思维航向数百年的南宋时期,也意外透过杜甫歌咏诸葛亮的诗中美句,将诸葛亮的【前后出师表】、岳飞的【满江红】与文天祥的【正气歌】连成一气,名为“贯穿时空--浩然正气。”

哲人日已远,典型在夙昔;风檐展书读,古道照颜色。

昔人虽已没,精神永常青;时空常流转,千载有余情。
@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