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商小说:江董 (9)

子真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 ,

就这样,七年过去了,江董的纺织公司已壮大成名副其实的世界最大的纺织王国之一,完全可以独立运行。

一天,江董要到日本谈一笔生意,一如往常,若容帮他打点行李、订机票、打理一切,并陪他到上海转机。

“把行李打开!”出关时,上海海关人员粗鲁地叫住他。

从来没有人敢对他这样,江董敲了一下桌子,当场就要发怒。若容扯了扯他的衣袖,暗示他正要出国,忍一忍,不要多惹事端。江董向来只听若容的话,当下强压怒火,啪地把行李打开,“哼”一声,便转过头去,连看都不想再看那张猪脸一眼。。

“这是什么?!”海关人员怒喝,把两包“白粉”摔在江董面前。

“什么?”江董张大眼睛看着那两包白粉,一时无法会意,他不知道若容在他行李里放两包“痱子粉”做什么?

“你这无耻的毒虫!自己行李里放什么还要问我吗?”海关人员一脸阴气地冷问。

“毒虫!!”这两个字像五雷轰顶,炸得江董脑袋翁翁作响。他的气焰变小了,喃喃地说:“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我的行李是秘书帮我准备的。”江董转头过去看若容。

“这是你放的吗?”海关拿着那两包“海洛因”问若容。

“行李箱里所有的东西都是我老板交待我放的,他没告诉我那是什么。”若容镇定地说。

江董听得目瞪口呆。他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还没搞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他就已经被带到公安办公室。

江董在办公室里完全没有反驳、辩解的余地。他被迫做询问、笔录、签章、按指纹等。他的脑袋一片混乱,他不晓得若容为什么会那样回答?她是他全世界最信任、最亲密的人,为什么会这样?是有谁冒充他吗?到底是谁在害他?他频频回头看若容,想要在她脸上找到答案。若容的表情却是一片空白,什么都看不出来,平常那种亲密、关切的眼神不见了,她的神情,像是从来不认识江董这个人一样,而那冷漠麻木的样子,也让江董一再地怀疑自己是不是认错人了?@*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江董在常高干帮他建造的“皇宫”中,让常高干送给他那些如云的佳丽一个个穿上不同朝代宫女、嫔妃的服饰。心情不好的时候,就随便踢打那些宫女出气:“猪!你们这群蠢猪!”他一脚把跪在他“龙椅”下的“宫女”踹了出去,“长得像猪还敢在朕面前出现!”
  • 江耀祖跟在常高干身边目睹这一切,这确实是常高干有意要让他看到自己身为“中共高干”的能耐和权势。
  • 大型推土机速度慢了下来,司机有点紧张,开始踩刹车后,他转头看了一下常高干。常高干微微地摇了摇头。
  • 我很讶异,完全没想到他会让我进屋,赶紧跟了进去,深怕他又改变主意,把我关在门外,那我真不晓得该怎么办才好,总不能永远扣留住人家的皮夹子,站在人家门口不走吧!
  • “他现在不住这里。”老太太说。
    我松了一口气,至少她不会扣押老江的皮夹子了。
  • 早上我随便吃完早餐,就骑着机车出去了。我沿着弯弯曲曲的巷道,终于找到了老江身份证上的住址。
  • “小心点!有没有怎样?”妈妈听到声音迅速跑过来看。我赶紧站了起来,第一个反应还是伸手摸了摸裤袋。
  • 大家都戏称老江“江董”。
    三年前,他突然出现在这个小镇,没有人知道他的过去。
    我很后悔知道了他的过去,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话,我不想知道。
  • 她没有想到死亡竟是这样,她一点心里准备都没有,自己怎么死的,什么时候死的,全不知道。唯一一点就是,最近一连串发生的离奇事件,终于得到了解释──但她还是不能接受,她不能接受自己就这样莫名其妙、没有任何交代的死去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