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卫平:著名维权律师滕彪访谈录

-- 被迫走出书斋的维权者
李卫平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4月18日讯】滕彪,三十出头,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讲师,北京华一律师事务所律师,文质彬彬,说话慢条斯理。2003年5月,他与许志永、俞江一起,提请全国人大对国务院《收容遣送条例》进行违宪审查,迫使当局自行废止了这一严重侵犯人权的恶法,开创了公民挑战公权取得胜利的先例。之后,他走出书斋,站到维权第一线。

滕彪认为,维权有广义与狭义之分。狭义维权是律师和专业维权人士,给当事人提供法律、新闻等各方面援助,帮助当事人与公权力抗争,维护他们的权利;广义维权是各种身份的民众,以一切公开适当的方式,包括违反恶法,争取自己的权利。

笔者:“三博士”上书引起了国际国内的广泛关注,是当年的重大事件,你们当时是怎么考虑的?

滕彪:我们三人是博士时期的同学,在北大时差不多每周都要聚一次,讨论中国社会现实的法制问题。毕业后,我们在三所不同的学校任教,讨论阵地便转移到互联网上。

孙志刚事件出现后,我们一直在网上讨论这个问题。俞江首先提出,根据立法法,要求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国务院《收容遣送条例》进行违宪审查。经过反复讨论修改,最后形成了我们给人大的公民建议书。

《收容遣送条例》侵犯人权的罪行罄竹难书,一直为国内外正义之士所诟病,我们希望此举能够修改或废止恶法,更重要的,希望就此开启中国违宪审查的进程。国务院与各部委以及地方人大、政府的很多法规都与宪法相抵触,立法法规定全国人大应该对违反宪法的法律法规进行审查,他们却从不使用这项权力,我们推他们一把,或者能开创违宪审查的先例。即使他们不审查,给我们一个回应,也是进步。

在我们之前,其他人也曾提出违宪审查建议书,但他们没有运用媒体,因而影响有限。我们运用了一些策略,让这一普通的公民建议书成为公共事件。当时 “煞士”十分猖獗,民众的注意力都集中于此,如果时机选择不当,公布后并不会产生理想的效果。很可能泥牛入海,悄无声息。那一段时间,我们每天都到新浪网上查看全国新增“煞士”病例的数目,看着数字从每天一百多人逐步下降,当每天新增 “煞士”病例下降到二十多人时,我们感到时机成熟了;对发布媒体,我们也进行了认真筛选:它必须是全国性的、权威的,具有思想品位,能透过表象,看出该事件对中国法制建设的巨大意义。我们选择了《法制日报》、《南方周末》、《中国青年报》。考虑到《南方周末》是周刊,时效性不强,最后选定《法制日报》与《中国青年报》。后者的回应更为及时,就由《中国青年报》发出了这一消息;当时,中宣部已经下令,禁止各媒体继续报导孙志刚事件。我们的建议书既不提孙志刚事件,也没有谴责收容遣送制度的种种恶行,使之成为一个纯粹的法律技术性文件,令新闻审查无计可施:1根据宪法与立法法,公民有权提出违宪审查建议;2 国务院的法规在哪些方面违反宪法和立法法; 3、人大常委会有权加以审查、也应该加以审查。

报导面世后,海内外媒体大量转载,产生了巨大影响,一个月后,当局被迫自行废止了《收容遣送条例》。正是因为我们从文字处理到时机与媒体的选择,以及如何接受采访,怎样对海外表述等各方面都进行了反复研究,十分谨慎,才会有这样好的效果。

笔者:孙志刚事件后,自己各方面是不是都发生了较大变化?

滕彪:我与许志永都是苏力的学生,他不大同意我们用这种方式做事,希望我们做纯学术工作。虽然公民建议书使自己成为公众人物,我还是希望自己少在公共领域发言,多做一些学术研究。然而一旦你的名字出现在报纸上,尤其是为民请命有很好的效果,每天便会有很多上访信或求助电话,全国很多人甚至直接找过来,都是冤案,你如何忍心全部拒绝?!再者,还接受了很多采访。根本停不下来。

另外,我觉得中国的现实需要更多具有社会科学背景、尤其是法学背景的知识份子站出来,为受苦受难的民众说话,替他们做一些事情。虽然我一直认为纯粹学术对推动中国社会进步有长远影响,但多数中国知识份子不作社会调查,不了解民众的疾苦与社会实情,很容易脱离实际,搞假大空的所谓学术,忘记了知识份子的社会责任,实在不足取。我从比较出世、想做纯学问,转变到在公共领域发言较多,既有自身的因素,也有外界环境的推动。

笔者:之后又参与了那些维权个案?

滕彪:这之后参与了一些公开信的组织和签名,介入了一些案件的维权工作。例如蔡卓华案,我作为第四被告胡锦云的辩护人。

蔡卓华牧师义务印制了大量圣经与基督教书籍,为中国家庭教会的发展做出了很大贡献,当局为了打击家庭教会,便污蔑蔡卓华等人“非法经营”。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在中国目前的司法体制下,维权工作者除去必须十分熟悉法律业务,在法庭上指出控方的不当之处外,还需要运用法律之外的力量。虽然这对律师的角色来说有些矛盾,但在目前的体制下却是必需的,往往是有效的。因为在政治犯、良心犯的案件中,纯粹的法律技术几乎不起作用,于是我们通过媒体让更多人了解真相,这是维权的一个重要策略。

我们在网上公开了蔡卓华案的证据和审理情况,揭露了当局捏造事实、枉法不公的丑恶嘴脸;不仅我们八个辩护律师,而且邀请其他学者作家撰文,抨击当局迫害基督徒的罪行。蔡卓华案引起了海内外广泛关注,美国总统布什访华时特别提到了这一案件。

非法经营罪如果成立,犯罪嫌疑人的刑期至少为五年,当局原计划判蔡卓华十年左右有期徒刑,最后判刑三年,胡锦云当庭释放。我觉得,这一策略取得了十分积极的成效。

从去年二月开始,山东临沂地区展开计划生育野蛮执法运动。大批妇女遭强迫结扎,很多妇女被强制堕胎;逃避在外者,计划生育部门与黑社会势力勾结,肆意抓捕殴打他们的亲属,抓不到亲属便抓毫无关联的邻居,企图迫使外逃者返回。当局如狼似虎,肆无忌惮地侵犯人权。

在当地维权人士陈光诚的帮助下,我与另外两名朋友到临沂调查取证,帮助受害者立案。你很难想像,我们有如地下工作者,凌晨起床,半夜归宿,趟河流,穿行在玉米地,神出鬼没,摆脱各方跟踪,才完成了临沂当局严重违法行为的调查工作。

到沂南县第二天,我们就被跟踪,不得已,只得抄小路,悄悄趟过蒙河,来到蒙阴县,与受害者见面。取证十分顺利,但在赴费县人民医院调查的路上,又被跟踪了。半夜里,两辆汽车在空无一人的道路上追逐。类似惊心动魄的经历有好几次,每次都因为我们的司机道路熟悉,最终甩掉了他们。

我们唯一住宾馆的一天,当地公安局、司法局、计生办一大帮人破门而入,冲进房间。他们抓走了两名农民朋友;听到陈光诚和他们发生肢体冲突的声音,我们立刻冲到他的房间,将他救了出来。我们的态度十分强硬,义正词严地要求他们遵守法律,最终他们只得灰溜溜地走了。

调查结束后,我们帮助一些受害者在当地法院起诉镇政府和县计生局。

笔者:准备参加今年的基层人大代表选举吗?

滕彪:我的兴趣不在公共和政治领域,不论是现在还是将来民主化后,我都希望自己做一名

独立知识份子。如果这个体制没有如此严重地侵犯人权,同胞们不是这么容易遭到伤害,我根本不会参与维权,连律师都不会去做。对我来说,看书、写作最为快乐。但现实无法令人安心这么做,只能在两者间找一个平衡点。

笔者:有没有受到校方、警方的威胁?

滕彪:压力很大。先是学校领导找我谈过十多次,最近公安局、司法局也分别找我谈话,威胁的成分越来越多。他们甚至表示,如再继续从事维权工作,教职将不保。

每年三月,美国人权报告的中国部分多是批评,中国人权白皮书完全相反,一片赞扬,我们认为,中国民间也应该有一个人权报告,从内部视角,更客观更真实地反映中国的人权状况。最近,我与许志永等人一起,编撰了《2005年中国人权报告》。这是美国国务院和中国国务院中国人权白皮书之外,第三份反映中国人权状况的文件,是中国民间对中国人权整体状况的第一份报告。他们就此又多次对我进行警告。

笔者:准备如何回应他们呢?

滕彪:我不得不做一些调整,退却一段时间。但不会全部放弃维权工作,更不会放弃写作的自由。

笔者:多保重!多谢你接受我采访!

滕彪:不客气。

2006年3月31日星期五于北京香山

(《动向》四月号封面人物)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张思之先生是当代中国最负盛名的律师,办过很多大案。他见证中国律师业五十年的坎坷沧桑,深知今日辩护律师之难为,律师法实施以来有五百名律师被捕,国际律协竟然不吭一声!
  • 笔者作为一位香港的立法会议员和执业了廿九年的律师亦毅然参加(民间维权)绝食行列,自二月八日开始每星期三我在立法会举行全体会议的日子进行公开绝食二十四小时,既可在有象征意义的立法大楼内抗议,亦可同时履行议员的公职,并藉每一次行动时公开介绍内地每位维权律师为正义奋斗的事迹,以提起香港界和社会人士的关注,至今我已介绍了高智晟、郑恩宠、郭飞雄、杨在新、陈光诚。随着的将是朱久虎、滕彪、许永志、郭国汀等等。
  • 文革之前,李大同是一名生活优渥的高干子弟。然而一夜之间,他突然成了人人所不齿的“走资派”子女。1968年,李大同与另外几个“黑帮”子女自己拿着户口,去内蒙古大草原插队。他没有料到,自己在牧区一呆就是十一年,自己并没有改变牧区,倒是牧区改变了自己。
  • 曹思源是江西景德镇人。他告诉朋友,景德镇手工业发达,是资本主义萌芽比较早的地方,明清时期陶瓷业就很有规模。“解放”后全面落伍,现在更是落后得一塌糊涂。几次“瓷都”评选,桂冠为外地所摘。
  • 由于家庭经济状况困难,范亚峰初中毕业没有走升高中、考大学的通衢,而不得不先入中等师范学校,工作一年后才上大学。后考上了北京大学宪法学专业研究生。在北京教育学院工作了一段时间,二○○○年,他考入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攻读宪法学博士学位。二○○三年毕业,留在法学研究所工作。
  • 茅于轼先生因多次发表政治和经济方面的不同看法,1958年被戴上右派帽子,以后历次运动不断挨整,文化大革命更全家被抄,发配山西大同劳动,长达十年之久。但茅老十分开朗,虽然年愈古稀,仍非常幽默。为保持茅老谈话的“原汁原味”,本文采取笔者很少使用的直录方式。
  • 实现“公民主义”理想,必须通过公民教育、公民行动和公民社会来达成。
  • 【大纪元1月30日讯】近年来,刘晓波先生的作品频频见稿于众多海外媒体与网站,不少时候一天之内竟有数篇之多,有如井喷一般。很早便想采访他,这天下午终于得偿所愿。
  • 这是一篇迟到太久的文章。在我的朋友陈光诚被中共当局非法囚禁在家三个月之后,我才动笔写这篇文章。在这段时间里,我没有为陈光诚做过什么事情,仅仅通过滕彪律师给陈光诚刚刚出生的孩子带去了一点点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