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侯念祖:给我“左翼”朋友们的再一封信

侯念祖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4月25日讯】我们真的是好久不见了!这个“久”,不仅仅是时间的感受,也是我们之间社会空间的一种距离感──对我而言,恍如隔世。然而,毕竟我们还生活在同一个空间之内,所以,如果不是那么刻意的去维持一种“绝缘”的关系,我们还是可以听到彼此间的一些看法。比如说,我前一阵子就听说了,依据你们的“分析”:“法轮功背后有美国CIA的支持,想搞垮中共”。正是因为听到这样一种说法,我想,我就应该再给你们写这样一封了。

我不知道该说是你们的想像力过于丰富、还是太过贫乏:因为一直以来,你们也坚着当初教宗若望保录二世之所以能被选为教宗,是美国在后头主导,因为他们想要利用他来搞垮波兰共党政权。

当然,你们绝对有权利可以拥有你们的政治想像,但是,我也必须非常郑重的告诉你们:法轮功和任何政治权力的欲望、密谋,决对不会有任何的关连。这个郑重陈述不但可以来自于我自身的体验和观察,也可以来自一个简单不过的社会分析。也就是─姑且不论“不得涉入任何政治”是一个法轮功学员都必须明了且遵循的规范─如你们所知,全世界有数千万、上亿的法轮功学员,他们每一个人也都有自己的个人、社会背景,也在修炼的同时不脱离自己的这些社会位置。那么,如果法轮功如你们所认为的“偏向”于某个政治立场,你们想想,这个群体还有可能维系吗?

还记得我去年在和你们最后的那几封通信中,说过一件事,我说,我们之间最大的差异,可能是来自于我是一个有神论者,而你们不是。现在看来,我这个说法是具有解释力的。因为你们对于无神论的难以自弃,使得你们根本无法了解当一个人、一群人坚守着“真、善、忍”的真理并实践时,将会产生多么坚不可摧的力量。也因此,你们或许就产生了这种质疑,一个被中共政权以国家力量迫害的群体,为什么能经历了六年多而不坠,甚至还能构成对于中共政权的威胁?对于无法体会真正的信仰所能带来的力量的人来说,这的确是难以理解的,于是就产生了这么一种、那么一种自以为合理的“解释”了。

是的,我认为你们是知道法轮功被迫害的事实的,去年你们之中曾有人这么说过:“你们法轮功被这样迫害是令人‘同情’的啦,可是…”。我不去谈这“可是”之后你们说了什么,我只想问一个简单的问题,如果你们知道法轮功是被迫害的,而且历经了六年多也未曾稍缓,那么,为什么你们关注的重点却是在于“政治”这样一个层面上?今天,能够因为自己在政治上的偏向而左右自己在人道或人权上应该采取的最基本立场吗?你们知道吗,当我想到你们可能是因为这样而决定了自己的立场时,我所想到的正是在《九评共产党》中所说到的:“在共产党那里,没有普遍的人性标准,善良和贪恶、法律和原则变成随意移动的标准。不能杀人,但党认定的敌人除外;孝敬父母,但阶级敌人父母除外;仁义礼智信,但党不想或不愿意的时候除外。”如果真是这样,你们真该好好的下个决心,认真的、严肃的阅读这本书,以清除自己那种几乎已经成为思维和行为习惯的思想毒素了。

当然,或许还有一个可能,也就是,当你们轻描淡写的使用“同情”这个词的时候,是因为你们虽然知道迫害,但却不知道这场迫害的邪恶程度。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们可以去看看《明慧网》,那上面记载了一小部分可以核实的迫害致死案例;但说是一小部分,也接近三千例了,我想,你们一下子是看不完全的。那么,我还有另一个建议,你们可以到《大纪元网》上,去搜寻高智晟律师在亲身调查迫害的实况之后,所写的三封给胡锦涛与温家宝的上书。高智晟,不是法轮功学员,他以一个律师─还曾当选过中国“十佳律师”─的实事求是精神,做出了详实的调查,而正因为认识到迫害的恐怖与邪恶,终让他不但不再沉默的三次上书,而且还因此使自己陷入重重的危境之中。在你们读完这三封上书之后,我也希望你们从《大纪元网》上,稍微阅读一下目前已可被接受为事实的一个事件,那就是,这个邪恶的政权从数年之前就开始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来进行移植手术,在达成它们丧心病狂的群体灭绝法轮功学员的目标的同时,还能获得一些经济上的利益。

我相信,当你们稍能了解这个迫害的实况时,你们的想法决对会有不小的改变的。

说到这里,就容我再多说一些吧。我的朋友们啊,我太清楚了──因为我也曾在其中,当你们看到一篇对中共(国)不假辞色的严厉批判的文章时(即使是稍稍表露一点味道),你们几乎会立刻敏感的进行政治定位,“美帝观点”、“美帝马前卒的谄媚”、“反中”、“妖魔化中国”、“右派反动”,这些都是我曾经熟悉不过的用语,然后把这个你们所不同意的看法给“大义凛然”的“批判”一番。包括对于《九评》,我想,你们也是这样看待的。关于此,也或许不必进行太深奥的论辩,只需尝试回答一个问题就可以了,也就是,如果今天你们仅有两种选择,一是到美国生活、一是到中共统治下的中国生活,假设让你们选择、或是让你们为子女选择,你们会选择哪一个?

你们也都到过当下的中国多次了,我也相信你们对于现在的中国是失望的,但是,是什么让你们对于这个政权仍抱持着一个荒谬而毫不实际的幻想?唯一的答案可能就是中共那块招牌后面的那个幽灵──马克思的幽灵。若是如此,请想想一百多年来的社会实践的结果吧!有哪一个以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为号召的政权,不曾有过惨绝人寰的屠戮惨剧?或许,你们仍将以“现实的社会主义”不等于“社会主义”而自辩。但是,你们每一个都是聪明人,你们也都知道这样的一种自辩是如何的苍白而近似喃喃自语的呀!

或许,我最后这两段还是多说了,我想,只要你们真正去了解了这场迫害的实际情况时,就能够解答许许多多的疑问了。到那时,我也相信你们终将了解,即使人世间的表现如何错综复杂,因此而发展起来的各种理论可以多么的丰富深奥,但是,人性的善恶标准永远是简单的、不移的!@

依然是你们诚挚的朋友

念祖敬上
2006年4月23日(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6-04-25 1:4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