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唐子:你能保证我不会被找麻烦吗?

——来自劝退前线的报导(4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4月28日讯】 今天(4月26日)跟18岁的陕西网友讲真相,他终于退了队。

之前,他已经看过《九评》了,因此前几日学校让其入团,他拒绝了。但他一直不敢声明退出少先队。他说“我也想写声明,可是我害怕他们找我的事啊”,“你能保证我不会被找麻烦吗?”后来,我给他看了网路上别人的声明,跟他说了苏家屯活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并焚尸灭迹的事,让他听了证人安妮和彼得现身证实的语音档,还有王文怡急迫揭露苏家屯真相在布胡会上的呼喊。终于他化名良知退了队。最后他还很不放心地问我:“你真的可以保证吗?”

“为何退队都如此恐惧?”这是我读完红这则消息心头泛起的第一个问题。

读完红这则劝退消息,每个人的感受都不尽相同。有人会觉得这还是个孩子,太小。有人会觉得这人胆子太小。有人甚至感到他有些神经质。而我最强的感受依然是中共的邪毒啊,是加入中共组织的人心灵上受到的邪恶毒害。

是啊,人之初,性本善。红这位网友读《九评》后得知中共的邪恶和罪责时,走出了对中共的迷信,因而拒绝了班主任的入团建议。照理说,退队就不是问题了。一样是表示善良和拒绝邪恶,那就利利索索地退啊!只从头脑、知识层面看这事,就这样简单。可从心的层面上看却没这么简单,是中共在操控他的心灵。

可能又有人觉得我讲玄了。是啊,我也想简单地讲这事——这是个孩子,人太小,胆小——可是这个理吗?不是,这才是在蒙人呢。我孩子16岁,双退(团、队)也不过说了几分钟就退了。如果没有大人阻挠,孩子最容易被劝退,有的一句“你觉得入队、入团有意义吗”就会同意退。我是个超龄20年的团员了,且一直期望中共改良或下台,照这个理,我也该第一时间就对退团解体中共作出积极回应啊。可我是思虑了四个月才退的。为什么?就是中共邪灵隐形在干扰。

人周围这个空间充满了我们看不见的事物、听不见的声音,这已经通过看电视、听收音机和打手机得到了证实。这就是说的确有微观的东西隐形存在着,而且可以影响到我们人的思维、情绪和生活等等。比如电磁波声音——有人明天下午三点钟要在明珠酒楼暗害你——传到你耳朵里,你可能当时就对手机叫嚷“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在哪里?”、“是真的吗?”、“你是谁?”……心当即也怦怦直跳到120下以上,第二天那个情人约会你就推了,或带了一帮人去。

中共邪灵对人的隐形干扰跟这类似,却更复杂、更精致。中共组织宏观活动对人的显形干扰,人人都能看到或感觉到,比如员警对高智晟及其家人的骚扰。但中共邪灵对人的隐形干扰是一种微观活动,像风一样让人凉,像电一样让人麻,像雷一样让人惊。我有一个朋友打电话跟我开玩笑,很放松的时候,我劝她退党,她立刻就让我感到她心律不齐了,之后马上打电话给我妻子:“快来啊,快、快!我要跟你说一件天大的事!”我认识她20多年了,从没见到她这么失常过。她给所有人都很沉稳的感觉。惊乍好像跟她一辈子无缘,却被中共邪灵带给了她。

中共邪灵似风、似雷、似电的干扰,是一种比喻的说法,实际情形可能更复杂,依我的理解就是邪气直入人脑、人心。上面说的我那位朋友由轻松说笑到心动过速和大呼小叫、紧张失常,就是中共邪灵化成邪气入脑、入心所致。当然,这是她自己都不知道的。中共把她培育成为一个大学本科生,那邪知早把她的脑库占了大半了。她嘻嘻哈哈或春花秋月,邪灵由它,但有人跟她说退党了,它立刻就管她了。当然不是中共邪灵直接跟我交锋、对阵,却是她的脑、心、口。她是一个惧怕政治的人,中共邪灵就让她以惧怕和惊乍来回应我,就是这样。

中共邪灵从微观的空间场隐形地干扰我却有所不同。它知道我脑子里早没它灌输的那些邪知了,就不入我脑,只入我心灵起干扰作用。我喜欢读比较理性的社论,它就让我阅读的心一开始梗塞在“邪灵”、“邪教”、“流氓”这些词上。两个月之后这个心坎迈过了,它又利用我的功利心——没有城市占领、报社和电视台接管,有用吗?还利用我的疑心——这大纪元是什么背景,跟法轮功究竟是什么关系?一直是这些心坎我都迈过了,它无可奈何撤退了,我的本心才显现出来:“这个害人党早退垮、早让老天雷劈了它爽啊!我来干郑贻春干的活!”

红昨天劝退的这位网友,中共邪灵是双入(脑、心)地在阻挠他退出。没读《九评》之前,他是位跟党走的乖青年,读过《九评》之后他不跟了,所以拒绝了班主任要他入团的建议。这时候中共就抓他的惧怕之心——“我也想写声明,可是我害怕他们找我的事啊”。这位18岁的小青年,应该跟我孩子一样,正在读高三或高二,还没被社会上的利益追求牵动,可操控的自然是孩子的怕心。

由于这孩子很良善,也没有跟人拗劲的个性,所以他认可入队是历史的污点想退。中共邪灵之气在他心头尽知,就在他的怕心上用力抓——“你能保证我不会被找麻烦吗?”,“你真的可以保证吗?”——一爪一爪地抓(对成年的怕心重的人,也是这样操控的)。红便给他传看别人(成年的大人们)写的退队声明。这强化了他的想退的意识,邪灵被挤后退了一点,但还没全退。

红再给他讲退队是一种荣耀,是表示与残暴和邪恶划清界限。中共邪灵赶紧抓他的单纯——“你有证据吗?”于是,他便听到了彼得和安妮证实苏家屯事件的语音。“这是真的吗?!”他很震撼。能不震撼吗?中共敢开放媒体让国人知道这个,在中央一台黄金时段播这个,三天中共就完蛋了。邪灵当然知道,它精得很,当然不仁不义地封堵抓关,不仅媒体要抓管,还要死抓紧管人的心。于是,红就还得给他讲化名的保护意义、讲声明对未来的保障意义和给他的福分……

“那你帮我写吧。”这位大孩子终于作了声明退出少先队的良知表态:

我真的不敢相信共产党是这么的邪恶, 还活取人的器官, 安妮都能置她个人生死于度外, 我也要为我的良知表态,我反对残暴, 支持正义, 我要声明退出党的所有相关组织, 明明白白的做人!!

陕西省 良知

瞧,红的这位网友是不是硬被红拽离开了中共牵引著走着的地狱路?中共的的确确是邪灵啊!人可以不信,但它对人的微观心灵的隐形控制是无微不至,这没人能够否认,也否认不了。所以三退太重要了,根本就是在告别地狱生活啊。

有人以为中共可以让天黑一千年,它没那么大的本事。其实它连百年乌云也不是。它麻烦不了人多久了。三退已经过一千万人数了,中共还能找谁的麻烦?人啊,让大脑起作用吧!现在不是人们怕中共找麻烦,而是中共怕人离开它。而这位良知网友真离开它了,它也无可奈何。不退才有真的、大的、大大的麻烦啊。@(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6-04-28 9:2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