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母亲节感怀:母亲是我一生最敬重的人

辛素

母亲、父亲和年幼的我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今天是我的生日,也是母亲的受难日。年轻时并不明白这句话的涵义,直到初为人母,才体悟到这其中的滋味。
  
来加拿大五年了,每逢想念母亲,总喜欢酌一壶清茶,独自回味和母亲在一起的日子。
  
母亲在家排行老大,下面还有我的5个姨娘和舅公。外公、外婆去世后,我们家成了他们子妹相聚的地方。每逢节假日,我们家特别热闹,吃饭要满满的两大桌。厨房至少三个人忙饭,一个大厨、一个洗洗刷刷,还要配上一个专管切菜的。母亲是个极爱热闹的人,人又格外的大方,朋友曾这样形容母亲的大方,“金胳膊银腿一走一脦瑟,都脦瑟光了。”母亲听了还笑得不行,并没有认为有什么不好。家里虽没有什么存款,但乐得痛快。
  
母亲也有极严肃的时候,次数不多,但让我记忆犹新。记得上小学时,刚开始学写日记。一次,正伏案苦思冥想,母亲悄悄坐到我身边。看着我认真的样子,母亲说:“写日记可千万别写自己的真心话,写那些可以公开让大家看的事。”母亲接着说:“因为写日记被整的人太多了,保不定哪天又来一场运动,日记可能成为整治你的一个把柄。”那时的我还小,望着母亲真是一头雾水。长大后,听了越来越多母亲的故事,对母亲的心境才有更多的了解。
  
母亲是学金融的,虽然上的是中专,但学习非常出色。六十年代的中专据说比大学还难考,六十名取一名,原因是中专免学费又管饭,大学则要自己出钱。在家境普遍贫寒、孩子又多的年代,这是一个不小的诱惑。
  
中专毕业后,母亲分配到一个小城的银行工作。那时正赶上十年文革,母亲从天真的少女一下落入世俗的怪圈。
  
省城长大的她,自然打扮有点“时髦”。虽说也是一身蓝的衣服,但裤腿稍微窄了一点。为这裤腿,母亲一夜之间成了“美女蛇”,大字报贴了整整一面墙,口水差点把她淹死。不久,那些批判她的人也学母亲的式样,将自己的裤腿改窄了一圈。事情似乎结束了,但母亲说:这次经历,使她再也回不到清纯似玉的女儿心境,人整人太可怕了。
  
母亲25岁时,由同事做主,将行李和父亲的搬到一起。于是,母亲嫁给了父亲。那天深夜,有朋友偷偷送来一个脸盆和一面梳头镜子,作为他们的结婚礼物。当时送礼被认为是资产阶级思想,要被批斗的。对朋友的这份情谊,母亲自然感激不已。
  
我是家里的长女,成家后,随夫落地加拿大。闲时常喜欢播一通电话给母亲,听一听亲昵的字眼。虽已过而立之年,母亲还一直称呼我为“宝贝、乖”。母亲虽疼我,但从不娇惯,对待做人要求更严,仁、义、礼、智、信,从不放弃。小的时候,对母亲也曾逆反过,看母亲生气的样子,心里反而很痛,于是彻底放弃。在母亲面前,我自愿做个温顺的乖乖女。
  
第一次知道有母亲节,是我参加工作不久,大概八几年。我去花店买了一支康乃馨,告诉母亲康乃馨代表温馨,看着她一脸的开心,决定每年都为她过这个节日。之后的一个母亲节,我送给她一块手表,盒子上写着“妈妈,辛苦了。”母亲接过后,哭了……
  
五月,又到了感恩母亲的节日。去年,母亲突然撒手尘寰。她静静的睡下,再没有醒来。冥冥中,知道母亲一定在什么地方看着我、关心着我。对母亲交待的做人之道,自然不敢懈怠,心里告诉自己,还要做一个更好的人。愿母亲的在天之灵以我为慰,一柱清香慢慢燃起,借烟云弥漫之际,希望能再握母亲温暖的手。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6-04-29 8:3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