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神话时代(24)

杨魁

【字号】    
   标签: tags: ,

修正自己

我们总想对别人好,比如让别人得点好处或让人少遭点罪,这也可以说是善,但是怎么能判定自己的行为真正为别人好呢?怎么知道怎么样别人才能真正得好呢?
让别人返朴归真,找到真正自我这才是其根本的真正需要。但是真正自我意味着就要去除非真正纯净内心之外的所执所扰。
正己,以纯正的自我不带任何目的的(甚至达到完全无执的)真心所生的善来感召、感化他人,无意的影响他人,使之弃执、不求、不争、复归内心之真纯是真正的善行、纯正。而且这样才可以具备“使”别人回归真正自我的能力,这也是真正完全的无私无求,是为无私。
而以向外去求的方式,以非真正自我的外在偏执来所谓的行善,最终只能演变成威胁,这样不可能善化他人,只能给其施加来自内心之外的非真正自我的影响,这种向外去求而不正己的做法,最终便会发展为利诱、威胁、甚至暴力等手段,也就成了邪恶,总想控制、操纵他人达到其偏执的目的,这种邪恶也就完全没有善可言了,而成了一种毁灭性的行为。
那么无论从民主的自己选择方面来看,还是从因果互为、因果合一的角度来看,这种邪恶只能是毁灭,这是邪恶自己的选择,而且是其行为自含的必致结果(关于因果性在逻辑上的同一问题在本文第六部分已讲过了)。也就是说,善完全有理由消灭邪恶或使其自灭,甚至可以使用武力,邪恶的暴力应得暴力的果,善并不为此负有任何因果责任而反倒是扬善之举,善权无限。
明此理,一个人去己之执,那么与其相关的邪恶必灭,没有真空自然如此,因为事物间的关系而不是相对于时空的存在才是有意义的。我们定义的事物之间的我们定义的关系,去除了己中内因外因便不可能起作用。
善权无限,这也是魔只尺形(外在假像),道法(内心真、善、忍)无边的道理。
暴力只是由争夺、向外求而导致的变异时代的扭曲产物,其根本上是自相矛盾的,人人皆有权、有理灭之。
在实际应用当中,比如美国领导的多国部队进行的伊拉克战争是否有合理性。关于这场战争的目的有多种解读。从一种灰谐的角度来看,可以认为实行一夫一妻制基督教国家的男人妒嫉可以娶多位夫人的阿拉伯男人。这种看法还很有解读能力,比如这可以解释为什么策划及进行这场战争的多为男从。这当然是笑话,因为多国部队实质上推翻了萨达姆邪恶暴力政治,并在伊推行伊人自治的民主政府,虽然一般的民主普遍意味着权力、权益的分配,但这也可视为考虑他人需要的合谐,而且少有控制他人意愿的肮脏之举,甚至可以说目前的西方民主可以视为反肮脏的反对导向人之根本的暴政的勇士,不管怎么说,西方民主很容易导向真正使人自己作主。所以说多国部队的行为根本上说是合理的,但并不是说其行为完善。
反观中共浪妞政治,以对各种新闻媒本的绝对控制来大肆卖弄陋丑风情,其实表现的不过是对他国强大的恶毒妒嫉及反对人之根本的邪恶目的。好在中共反对中华几千年传统文化,也就是说中共绝不可能代表中华,否则岂不是丢尽了华人的脸。
可能有人认为中华几千年来就是专制的历史,其实这是肤浅的缺乏深思的结果。其实皇帝被尊称作“天子”,是代表至极的统一的神,古人拜佛通道遵神相信灵魂。中华古文明蕴含的是人天相应及天人合一,总而言之,君权神授,古人皆信神而遵君帝,其实是遵信根本上的绝对真理。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意味着普天之下莫非神土,而且民间有什么重大灾难,就被视为天子皇帝的德行也出了什么问题,皇帝都要自责。主体导向是以神性来善化(文化)人,绝非欺压、压榨民生,总体理论以儒学为主。今日佛家善化天下,当然要民主之正真自己作主。儒学虽广博精深,不过面对佛家与道家应知内敛勿妒之理。
反观浪妞中共,信仰邪恶的无神论,崇拜荒谬绝伦的暴力与谎言。当然只能是以恶来压榨,以假来欺骗,没有任何合理性,合法性。堕落成浪妞却混然不觉。正因其信仰自杀般的暴力斗争,有无耻之辈才会说其肮脏政权是武力取得的,不过细想想,中共不可能通过武力取得政权,而是靠其谎言伎俩欺骗大众,为其卖命。其取得政权后的各种运动、号召等一切所为就是其伪善谎言的最好证明。口口声声为了人民的幸福,却没有民主,代之以谎言与暴力,自私自利到了极点却伪装成可怜巴巴的样子以邪恶伪善来迷惑世人及全球。这部分也证明了马克思主义邪恶的必然性。
所谓的资本主义社会虽然极力反对马克思主义,但在对抗共产主义巨龙的过程中却建立了全球性的消费竞争体系,而这种消费观正在以物化来吞没人的意义,其实也深受马克思主义异化、物化毒害。这是以向外去求的方式对抗共产主义的必然结果,表面上战胜了共产主义巨龙,但自己已某种程度建成了共产主义。并设有从根本上解决马克主义的源头——进化论、唯物主义、自然主义乃至绝对时空。这里只是略谈一些核心。@*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6-04-06 2:2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