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神话时代(27)

杨魁

【字号】    
   标签: tags: ,

不过我要说的是我只是把这种真、善、忍之灵魂选择提供给读者,你要说没有选择那也是你自己的选择,是你自己选择的没有选择的别无选择,而且这是你真正的自己的真正自我选择,民主的根本或者说真正的民主便是真正自我作主。再说我既没邀请也没要求,更没有命令读者看这篇文章,尤其是这部分,这与我有什么关系呢?
其实,谁又知道,难道这篇文章不是我用来证实我自己的所执,既不值得执又不应该执的吗?
对这种根本上无私的行为,你也应该做出无私的真正选择,你的真正自我有权选择灵魂自我的选择。
其实严格来讲想留在这儿,执于人世间驻留便有执、有私,便是错。这里讲一个设想的故事:说有一僧云游四方,一日在树下稍息,见一群蝼蚁,顿时慈悲之心,僧人具神通可与蚁谈,问蚁有何所愿,蚁答想要只肥肥的死苍蝇,僧大怒,继而大悲大悟,绝尘而去终成正果。
其实现代科学的来源便很可疑。

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出,他与哥白尼革命的相关性,也恰恰说明了文艺复兴时期的“科学”、宗教以及赫尔墨斯法术之间边界的模糊、不确定性。这同时也说明了文艺复兴时期的科学与宗教问题并不像传统理解那样简单,在他们之间还掺杂着更为古老的法术传统,这三者之间与其他社会文化因素交织在一起,相互影响渗透,共同构成了文艺复兴特定的社会文化历史与境。在这样复杂的历史与境下,任何一种对当时发生的历史事件的简单化、片面化的理解都是有失偏颇的。(摘自《布鲁诺再认识》,刘晓雪、刘兵/著,自然科学史研究,2005年第3期总第264-265页。)

为什么现代科学急于反对所谓的伪科学呢?为什么现代科学急于标榜自己的正统地位呢?其实现代科学只能是其来源——所谓的伪科学的私生子。
在这个科学满天飞的时代,也就是说在这个一边科学养猪,一边科学养孩子的科学时代,想要给科学一个表面的或实证主义的定义,一定是不科学。
无论如何科学强调与最突出的一点是证,要证则必已设定了可得到证的结果的根本评判标准,也就是说证就已把根本的评判标准——真,纳入了证这个概念与行为之中。没有真就没有评判标准,那么用什么来证呢?那么证的起因却没有结果,或证所含的结果却没有起因,这就违反了因果逻辑。
换言之,证隐含了根本的真,证承认预设了真理的存在与作用。以科学之根本特性——证,来定义科学应是根本上的看法。关于这点,暂不详述,愿听听大家的意见。其实科学界还有其他选择吗?
那么以什么看待历史是真实呢?首先有以各种抽象出的理论来看待历史的方法,这基本上算是归纳法,以观察乃至实验的方式从部分观察物件中总结出一些抽象规律,再以此规律总结来反观这部分物件之外的事物。这种方式究竟对其所观察的物件之外的事物是否合适,是否可用确实是个疑问,而且显然不符合真的整体性把握原则。其次把事件及人物放回其所属的历史时期似乎拒绝任何抽象,再以各角度的论证来综合解读。但这种方法把观察者、思考者置于何处呢?考察的只能是相对于时间的历史,缺乏与考察者的关系,缺失了人格化(真、善、忍)的认识。最后,最荒诞、愚蠢、邪恶的就是达尔文主义门徒马克思主义的在不承认人且不存在规律的一切皆变的荒谬框架中,总结出的以消灭人反对真理为目的的谬论唯物史观。换言之,以所谓奴隶、封建、资本、社会主义社会等来看待历史是完全彻底错谬,更是不应该。
历史,人的历史,社会的历史,人群的历史,就是一个失真复真的历。迷失自我最后找回自我的历史过程,就如《道德经》所讲的失道复道的过程,以此观历史便为善观,善复的历史。历史不再是追名逐利的堕落争斗史,而是弃舍偏执归忍的历史,是导向复归真正自我的历史。@*  (完结篇)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6-04-09 2:3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