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我的母亲是个童养媳(下)

水工鸟

事过境迁,当时三家店已都不在了,唯一不变的是这间“土地公庙”庙的灯火从未熄灭过,因为人们总是相信神的存在。

【字号】    
   标签: tags:

药苦不言苦
高二那一年我得了一种怪病,一开始时是发烧,之后在脖子处长了一个大如鸡蛋的硬东西,但经由检查我的身体都是正常的,几家大医院不是要开刀,就是要切片检查才知道长的是什么。母亲与家人带着我四处寻求医治,当地善心的大地主把家传的药方子给了母亲,那是民间流传的草药,真的是草药,用旧报纸包着,打开后所看到是一堆各种各样晒干的草与叶子,由于太大一帖药,必须加入十四碗水最后煮成一碗药,要连用十多帖便可见效。

在没有瓦斯炉而用矿炭与大锅子煮饭的时代,“煎药”那可是件大工程,一不小心便会煮焦了,又得重新来过。当时我喝中药喝出心得,“良药苦口”,由于苦口,感觉苦味的是舌根,因舌根有所反应才会有想吐的感觉。当时我想到用吸管直接吸入到喉咙部位也许就不再那么苦了。但是再苦的药我没有说苦,因为母亲从未对子女们提起过她的苦。当我用到第九帖药时便痊愈了,在那段时间里常见到夜深人静灯光昏暗的厨房中,会蹲著一个身影—母亲,她总是无私的为子女们付出著,却不求回报。

善与忍的母亲
入夜之后小吃生意有时候很好,通常我们一家子晚餐的时间都是在晚上九点之后,因为得把当天店内所剩下的材料全部做个了断,这样一来,明天的货色才会是新鲜的。这家店的掌厨正是母亲,母亲煮菜的手艺一流,但她的慢格性使得店内的客人等了又等,因为母亲常把青菜一次次的洗了又洗,当客人们尝美味佳肴时就趋之若骛众筷齐下了。

该矿场工人分二班制,最多的时候有二百多人同时在矿坑内工作。有一些矿工们下工后有时会到店内小吃,人多事也杂,几杯黄汤下肚后,打架闹事的情形时常发生,小朋友们总是吓坏了。有一次深夜快打烊时分,一个人忽然闪躲到我们店内,当时店内只有母亲正在昏暗灯光下洗碗,那人不发一言的一头钻入水槽下方,母亲很快的用身体遮掩他,紧接着一个凶神恶煞般的人,手持一把武术刀追了进来,一声:“人呢?”母亲回答:“没有人。”只见那恶煞调头就走。这个善意的谎言,救了二个人,一个免于被杀,一个免于杀人造业。

有一次,一个外地来的无赖,酒后装疯在母亲的肚子上踢了一下,之后并无悔意还一直破口大骂。母亲一气之下便要去验伤报警,可是在没有交通车的情况下要步行二、三公里路才会到市区。我看到母亲受了委屈一人走在路上,我一路跟着她后面,我拉拉母亲的手说:“我记得你跟我说过大舅舅是当警察的。”这时母亲回头看到我一路跟着,她笑了,对我说:“我都忘记了有一个大哥是当警察的,也忘了兄弟姐妹有几个,我的母亲生得太多个小孩了。”我问:“有几个?”母亲数了一下说:“有十三个,由于母亲是大女儿,所以才成为别人家的童养媳。”那时候我才知道我有七个舅舅五个姨妈。我们一路上有说有笑,当我们走到了市区时,母亲并没有去验伤报警,我们去吃冰之后补了一些货才搭交通车回家。那外地人再也不敢来我们家了。

有一位弱智人士,大家用台语叫他的外号“咬龟”(意思是大傻子),大伙常会欺负他,有的小孩会拿石头丢他,而他总是乐乐呵呵的。在几个矿区一带有人过世了,他总是闻风赶来参加出殡,走在送葬的队伍的最前面拿着幡旗,上面写着“接迎西方”、“驾鹤归西”之类的字,之后丧家会给他吃饱后再给他一个红包。但这仁兄由于脑袋不好使,也时常会记错日子来得太早了。他会问店家:亡者出殡的日期是什么时候?如果是明天就要对他说:回去睡觉一次。后天就要对他说:睡觉再睡觉。大后天:睡觉再睡觉睡觉(睡觉三次),当然要告诉他一个星期之后才有人出殡,可就有点累了,但母亲总是耐心的告诉他:睡觉再睡觉再睡觉……(连说睡觉七次),最后他总会听明白的,此时母亲煮一碗什锦面请他吃饱后再让他回去。

母爱不溺爱
我小学毕业后兄弟三人每人都有一台属于自已的脚踏车,是我们上下学的交通工具,但也成了我们的负担。原来该地区唯一的商店不再独占市场,现在有三家店面同在;炎炎暑夏冰品成了主要商品,无论是锉冰还是冰棒都有很好的销路,但由于没有够大的冰箱可以容纳太多的冰块,当冰箱快要唱空城计时,祖母就会找我们兄弟们去出“任务”,到市区把冰块买回来,我和二哥一开始很喜欢接受这项具有挑战性的“任务”,因为在大热天载冰块,回程的路上几乎是要用飙车的,如果脚踏车骑得太慢,回到家时整个冰块会溶化一大半,这就损失惨重了。几经挑战之后,一听说冰快没了,兄弟们都不见人影,闪人了。当祖母找人去载冰时,母亲也会对我们说:“去吧,吃点苦没什么,回家后你可以吃到第一碗锉冰喔。”但那段时后我好希望我的脚踏车不见了。

那时一些食品并没有标示有效日期,母亲会在食品还新鲜的时后叫我提着到人多处去叫卖促销,我就一边走一边叫卖著:“包子!好吃的包子!”一路走到大伙喜欢去下棋与谈天的地方–大树下。在没有卖到一半的情况下,我便会想到:“快来买喔!买二个送一个!”可能母亲想了,我这个傻儿子将来也许可以做个小生意为生。因为没有被溺爱,对于日后我们兄弟面对人生的态度有所不同,我总是乐观面对。

相信前世今生
我曾问过母亲:“外婆为什么会生那么多小孩呢?”母亲对我说:“因为外婆前一世,在一个冬天早晨做饭时一时疏乎,没注意到有一只母猪在已熄火炉灶内取暖,没从炉灶内把它赶出去的情况之下,便生火做饭了,无意间害死一条生命,当时母猪已有怀孕十三胎。虽是无心之过也是善恶必报,所以外婆才代替母猪生完十三胎。”当我听到这段故事时,心想无论是真是假,我都不敢杀生了。

母亲总能用说故事的方式让我知道人是要修善的。一些许久才能见到外婆的朋友见到外婆时问道:“上回看到你怀孕,到现在还没生吗?”外婆回答:“已经生了,现在怀的是另一胎。”外婆从年轻到中年大多数的时光里都是挺著大肚子渡过的。

而外祖父整天拿着钓竿到处去钓鱼,极少管家里头的生计。母亲说,外婆家因为小孩太多了,那时后大舅舅在还小的时候,就到处去卖冰棒帮助维持家计,女儿一生下来,大多送给别人家当童养媳。

外婆的一生真的是很苦,成为童养媳的母亲也不曾抱怨外婆,母亲曾几次带我去“四脚亭”探望外婆。她们一见面总有说不完的话,记得有一次外婆与母亲一起搭公车回家,母亲再送外婆回家,十八相送一番直到夜幕低垂。自小没有与亲人生活在一起的母亲,特别珍惜与至亲在一起的时光。

母亲节前夕,让我回忆起了三位母亲:袓母、外婆与我母亲,虽然她们已都不在人世间,在我的记忆中,她们依然清晰与亲切。在那样的一个年代里,她们的命其实都很苦;因而让我产生一些问号,人生到底为何而来?为谁而生?对我而言,无法了解这些人与我还有身边的人因缘关系是什么?但我现已知道了人生的方向,明白唯有经由修炼才能善解这一切,唯有时时心存真诚、善良与容忍才是回家唯一的路。(完)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6-05-11 12: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