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内湾线.合兴车站(爱情火车站)

Tony 撰文、图、摄影

合兴车站

人气: 5920
【字号】    
   标签: tags:

内湾线终点的内湾车站并没有给我太多的感觉,因为车站已变成现代水泥建筑,少了那种怀旧的气氛。内湾车站远不如平溪线终点的菁桐车站,那近百年历史的古朴车站,无论春夏秋冬,无论晴与雨,每次造访,总能引起心海的波澜。

我离开内湾,车子行走于“竹120县道”,铁路与公路平行。天色未晚,我决定沿着铁路,去走访内湾线的其它车站。内湾的前一站是“南河站”,只是简单的招呼站而已,完全看不到火车站的建筑。本来已踩了刹车,准备停车,临时又改变心意,决定直接前往下一站“合兴车站”。毕竟合兴车站才是内弯线的一个重要景点。南河站,现在已被改名为“富贵站”,这不免引起社会批评,认为铁路局的手法粗糙,竟然任意地把一个有历史渊源的站名给窜改掉。

铁路局为何要将“南河站”改为“富贵站”?是因为要与内湾线另一个车站“荣华站”前后呼应,形成“荣华富贵”的联想。这是想仿照台铁西部干线的“永保安康”(永康、保安车站)的成功行销方式。所不同的是,“永保安康”是两个车站地名偶然形成的吉祥祝福语,而“荣华富贵”却是台铁“霸王硬上弓”的窜改站名,凭空捏造的人工配对,其结果也没有得到游客的认同。

过南河,不久,就抵达了合兴车站。在这里,我找到了属于内湾线的感动。合兴车站还维持着半个世纪以前的风貌,是我童年记忆里的车站模样。古老的车站,总是能牵动着旅人的心。

合兴车站-折返式车站


合兴车站虽是一个小车站,腹地却不小,是因为这个车站是属于台湾铁路少见的“折返式车站”。由于合兴站附近为坡地,因此铁轨处于爬坡段,有斜度,不利于停车及会车,因此车站另设一条平缓的铁道。当列车会车时,一辆火车先转入站内的平缓铁轨,等另一列车通过后,再折返倒车,然后再往前驶入主线。

这种折返式的铁轨较常见于高山铁路,例如林务局的阿里山线,如日本的箱根线,有时路段火车呈之字型爬坡,无法直接转弯,于是在铁轨之字转弯处,延长铁轨,火车先驶入延长的铁轨,然后火车头调头,移到另一头再拉着火车往上爬。

合兴车站的折返式铁轨如今已废弃,站内的折返铁轨与主线已脱离,改成景观步道及公园。走在旧日的铁轨上,不禁忆起童年情景。当时我们总喜欢玩走铁轨比赛,互相走在铁轨上,谁先掉下谁先输。我现在走铁轨的工夫不行了,脚掌变大,重心变高,平衡感自然不如三十年几前。

合兴车站作业室及转辙器


合兴车站月台顶边铁道旁有一间作业室,红砖红瓦的日式旧建筑,既古朴,又可爱。工作室旁有一排旧式的转辙器,数一数,共十四个。转辙器用来控制铁轨之间的接轨,以供列车由一轨道转入另一轨道。在火车站的月台附近通常都可看见转辙器,但像合兴车站这么一整排的转辙器,倒是很少见。

作业室的另一头铁道旁还矗立着一座旧式的臂木号志机。臂木的角度和灯号的颜色是用来指挥列车。横臂伸成水平表示禁止通行,下斜45度则表示可以通行。

作业室外的月台上,有一位摄影师正在帮几位女孩拍摄写真集,以铁道、月台及古老的车站建筑为背景。不想打扰他们,于是我走向车站的候车室。合兴车站目前是无人管理的招呼站,空荡无人的旧车站伫立于一角。

合兴,旧称“十分寮”,早期曾经是砍樟制脑的脑寮。后来因开采水泥厂而设站,车站以输送水泥为主,因此站务繁忙,曾经有十五名铁路员工。民国八十八(1999年),台湾水泥厂停产后,合兴车站就跟着没落,就成了无人的招呼站。车站房舍便寂寥于尘垢中。台铁一度打算废站,后来一对夫妻出面认养旧车站,于是促成了合兴车站的重生。

合兴车站候车室


原来,几十年前,这对车站曾搓合出一对恋人。当年他们都是搭乘内湾线铁路至新竹上学。民国四十七年(1958年),就读新竹高中高一的曾春兆,在火车上认识了隔壁校成绩全年级第一名的女孩彭智惠。民国四十九年(1960年),上学期第三次月考的那一天,曾春兆不小心睡过了头,到达合兴车站时,火车刚开走,他当时心想,若赶不上考试,恐怕会被留级,则可能会影响了和那位女孩的友谊,于是他便沿着铁轨追火车,足足追了2.1公里,终于在九赞头站赶上了火车。后来,这段恋情终于开花结果,几年以后,两人结为夫妻。

当曾春兆夫妇知道合兴车站面临被废站的命运,于是认养了这座车站,赞助修复的经费,这座老车站终于被保存了下来。合兴车站内的墙壁贴满了有关这段爱情故事的报导,有曾春兆的自述,有新竹县长的题辞,也有相关新闻的剪贴,内容温馨感人。这座车站因此被台铁及媒体昵称为“爱情火车站”。

合兴车站候车座椅。追火车的故事。

在候车室外,一对年轻恋人请我帮他们拍照,以这座爱情车站为背景。这座老车站,让我相当感动。感动的原因倒不完全是因为这个爱情故事。每一个世代的十七岁少年,谁不曾有过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或轰轰烈烈,或纯纯淡淡,或热恋,或单恋,别说是追火车,为了爱,就算是上刀山、下油锅、飞蛾扑火、暴虎凭河,爱字当头时,都能勇往直前,无怨无悔。人不痴狂枉少年,追飞机都有可能,在我看来,追火车只是平常故事而已。我感动的主要还是这座老火车站的建筑能如此幸运地被保存了下来。

合兴车站,被称为“爱情火车站”,背后当然隐含着某种商业包装及发展观光的目的,但也无妨,一座历经岁月沧桑的老车站,它的存在,象征着永恒,能满足人们内心深处的某种渴盼,所以便能感动人心,能激励人心。

现在的年轻人敢爱敢恨,常有人潇洒地说:“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我并不相信这种说法。人性绝非如此。无论男或女,在爱苗滋生的那一刻,都无不希望这段感情能够天长地久。

旅游日期:2006.01.18 【推荐本文给朋友】

行旅图


——Tony的自然人文旅记http://www.tonyhuang.idv.tw/@(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6-05-13 8:2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