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母亲节前夕“天安门母亲”的愿望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5月13日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心语采访报导)母亲节前夕,北京当局对“天安门母亲”的监视仍然严密。香港天安门母亲运动打算将所搜集到的签名,透过途径转交给中共领导人胡锦涛。呼吁北京当局尊重人权,让亲人们自由地公开悼念。

一年一度的母亲节即将来临,在六四事件中失去孩子的“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女士,透过电话告知今年母亲节她的愿望。

丁子霖:“我希望通过你们媒体能向关心我们“天安门母亲”的人士说一句,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我们这些受难的母亲不要再受到新的伤害。当然我更希望十七年前发生在中国大地的这场“六四杀戮”不要在中国重演。”

丁子霖女士表示母亲节前夕,当局对她的监控仍然严密。

丁子霖:“刚才有海外打来的电话被中断了,他打了好多次,都被告知没有我这个电话号码,其实,我就在家里。好不容易打通了,我们说了两句又被切断了。”

丁子霖女士的一篇文章将在周末在香港《苹果日报》刊出。

丁子霖:“我的难友周淑庄的那篇文章,她之前也接受过《自由亚洲电台》的采访,她一直都跟我在一起。在“六四”十周年的时候,我被便衣看守在家里,不得外出,电话也被切断,我没法接受媒体的采访。她担起了这个担子,媒体采访了她。

但是“六四”十周年过后,她倒下了。她得了半身脑血栓,经过抢救保住了性命,现在半身不遂,行动不便。但是他还坚持每年清明要亲自到京郊万安公墓去祭典她的儿子,必须要有家人用轮椅推着她去。

即使这样当局还是坚持用警车将她连人带轮椅放在公安的警车上,她只能坐着警车去扫墓,你想这种情况对她是一种伤害,对我何尝又不是一个沉重呢!

多少年来我们是一直患难与共,生死相依的难友。本来我们说好要一起过七十岁生日的,我们都互相勉励要好好活下来。真的,母亲节的时候我特别的伤感,我知道我应该说、应该写,但是我也有性格的弱点。”

丁子霖女士在母亲前夕发表了一封“母亲节:他们需要的温暖,而不是冷酷”的公开信,信中表示在如何解决六四的问题上,我们可以接受先易后难的原则,暂时搁置争议,首先要解决一些涉及受难者权益和切身利益的问题。但不应附加任何政治条件,更不应给受害人造成新的伤害。

“天安门母亲”无法在中国大陆境内自由的悼念亲人,“香港天安门母亲运动”将在星期天,母亲节当天,在港岛铜锣湾闹区发起“玫瑰呼唤”的启动仪式,“香港天安门母亲运动”发言人刘家仪表示–

刘家仪:““玫瑰呼唤”的活动是为天安门母亲争取的,希望能够以人道的方式对待他们,让他们能够自由悼念自己的孩子和亲人。

这十七年来,当局对天安门母亲也好,对六四死难家属也好,一直都是用不人道的方式在对待他们,我们先不谈平不平反六四,他们就连平常的生活都不能得到人道的对待,而且当局不但夺取他们孩子的生命,他们每天还要受到这种恐吓骚扰和压迫。”

“香港天安门母亲运动”并打算将当天所搜集到的签名,透过途径转交给中共领导人胡锦涛。呼吁北京当局尊重人权,让亲人们自由地公开悼念。

(据自由亚洲电台录音整理)(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6-05-13 7:4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