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同:关心功课不好的孩子

李家同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我建议教育部每年都举办一次全国性的会考,考试题目务求简单,其目的只是看看全国各级学校的各个年级学生中,有多少人根本没有达到最低标准。

国中基本学力测验已经结束了,报纸上以大的版面介绍考了满分的同学,也有这些同学的照片。看来,我们的社会非常注意这些菁英分子。但是我们报纸也介绍了另外一位考生,三百分的基测,他只考到了十一分,更值得注意的是,他依然顺利地升学了。

大学指定考试,报纸又在讨论有考生英文作文几乎考满分的消息,其实我们应该知道高中毕业生中有相当多的是没有资格作英文作文的,因为他们根本连最简单的英文句子都写不对。

要考进建中或一女中,总要考到二七○分左右,其他一流的明星高中也至少要考到二四○分。但是很遗憾的是,其实我们有很多学生的基测成绩不到一一○分。政府基于一些理由不愿公布这些统计数据,不过,只要关心国家教育的,就不难发现这些在学业上成就很低的人是存在的。

最近,在媒体上常会出现的一个名词,叫做“快乐学习”,倡导这种观念的人士,其实都是社会上的菁英分子,他们的孩子受义务教育的时候,非常用功,感到太大的压力,他们不知道的是:很多社经地位比较差的孩子,根本就没有很用功地念书,这些孩子根本没有感受到很大的压力,他们是快乐的孩子。问题是:他们有很快乐的童年,他们仍会有快乐的成年吗?

常年来,我们评估一所学校的时候,往往只注意到他们毕业生中有多少人可以考到较好的学校,而不理会这所学校毕业生最低的程度。我建议教育部每年都举办一次全国性的会考,考试题目务求简单,其目的只是看看全国各级学校的各个年级学生中,有多少人根本没有达到最低标准。而且我认为每一所学校的校长必须努力地提高学生的最低程度。由于地缘的关系,一所城市学校孩子的最低程度本来就很高,乡下学校的孩子的最低程度却一定很低,这没有关系,只要学校往进步的方向走,这所学校就是一所好学校。

我国的义务教育,使学龄儿童都在学校里念书,这是我们值得骄傲的事,但是除了普及以外,我们更应该注意学生的程度问题,我们的确造就了程度极佳的学生,但是我们的义务教育没有留级制度,因此一个完全没有学好的孩子,也可以在国中毕业,我们可以这么说,我们的义务教育已无品质管制了。

要将程度低的孩子拉上来,绝非易事,但是我深信只要我们对他们有爱心,了解他们的问题,他们是可以好好学习的。举例来说,我们现在的英文教科书,里面没有中文解释,有些请不起家教的,父母兄长又都不会英文的孩子们,看到英文教科书,就吓得半死。我个人就使用了一套有详细中文解释的英文入门教科书,因为里面有中文字,孩子们对英文的害怕心理大为减低,而且这本书注重反复练习,单单be动词,就有几十题练习题,have和has不同之点,也详加解释,一再练习,孩子们从此就不会再犯错了。

我国的教改人士老是想到功课好的学生,而不肯研究一下为何我国仍有很多功课不好的学生。要提高我国学生的最低水准,必须从小学教育做起,小学就要注意品质管制,小学就要对功课不好的同学给予特别的关心和爱心,如果小学的基础没有打好,国中教育就没有办法了。功课不好的孩子多数来自弱势家庭,他们一直没有受到重视,是政府该注意他们的时候了。@(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个家庭缴不起一个月六百元的午餐费用,很有可能这个家庭的晚餐也不丰富了。孩子正在发育阶段,营养不良一定会对他们的健康造成永久性不良的影响。
  • 任何一所学校,行为偏差的学生都是少数,我们应该还来得及拯救这批可能变成社会边缘人物的青少年。
  • 我们一再强调教科书必须很薄,这是错误的。好的教科书恐怕一定会很厚,但厚的教科书不代表学生有沉重的负担;如果这本厚的教科书里有很多好的例子,事实上是减轻了学生的负担。
  • 我深信我们的社会仍然是很单纯的,我们没有什么奢侈的欲望,我们只希望我们人类的社会是一个充满爱与关怀的社会。
  • 她发现林教授心肠非常好,只是有时有点狡猾,可是狡猾都是为了开玩笑,没有任何恶意,一个如此有慈悲心的人,将来一定会是个好丈夫,于是就结婚了。
  • 我年岁已大,记忆不太好,趁我记忆犹新之际,我要将我遭遇到的事情写下来。
  • 当年,这座钟是用来传递信息的,有人生孩子,钟敲十下,有人去世,钟敲十二下,有人生重病,快去世了,钟敲十七下
  • 到了这一时刻,他忽然非常后悔他是个优秀的医生。如果他不知道他的病无药可治,他一定会过得比较快乐。
  • (这是一个真实故事)
  • 这个小银盒子离开了它的主人,却带来了中东的和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