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我要向全世界发出声音:我退团了

——来自劝退前线的报导(47)

唐子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5月29日讯】 “你好!”网友“雪乡”上来就告诉我:“法轮功人士发明了突破封锁软件,给中国人民带来了网络自由,感谢法轮功。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法轮功。”我以为他是学员,结果他不是。他说:“我不修炼 但我追求自由。王文怡勇气可嘉!”

雪乡真的好特别哟。他一点没有对法轮功的恐惧。跟我说:“我不是法轮功,我们是大陆的异议人士,也可以说是民权人士。但我想异议民权人士与法轮功在对待网络封锁和反迫害争自由方面,绝对有共同语言。我们需要沟通,希望合作愉快。”

之后,我跟他谈起退党,他爽快地说:“我在国内博客上声明退了。”我问他:“没在大纪元退吧?”他说:“没有。”我跟他说:“那我帮你在大纪元写个声明,拿个证号?”他说:“好!我敬佩王文怡,我也要向全世界发出声音:我退团了。”我们聊得好很开心,最后我帮他退了团,退了队,给了证号给他。他好高兴。

看来,神密切关注著红的劝退情况。她劝“似曾相识”退队遭遇的冷遇,在雪乡这里得到主动、热切的回应。原来,平衡原则是神带给地球人的。呵呵。

看雪乡跟红的聊天记录,也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很像见到去年的我,从传九促三到遇见红之际的我。当时我完全是一个大陆民运人士,在跟中共战斗。由于法轮功的自由门和无界网络帮自己打开了真实世界的窗口,我怀着感恩的心和支援的心传九评促三退,对法轮功学员所做的事非常敬佩,就像雪乡现在。

“我用的是自由门软件每天都访问你的网站。”我找到小红的时候,动态网的民主人权区域还没有小红网站和小晴网站,是一些人打游击战似的冷不防从QQ上传给你。当一大堆写好的文字瀑布似的哗哗地在你的聊天板上奔流直下时,你会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询问吧,一般不会有人理你,估计又飘荡到另外一些人的QQ那里去“点击名字,传送真相”去了。一开始,共产党的邪毒在脑在心的时候,你会很生气地关掉这不速之客贸然开启的聊天板,不理会他(她)传来的网址。碰上几回这样的事,好奇心就会起来,于是你就可能进了大纪元网站或者动态、无界网络,自由的文字世界就是这样开门的。

雪乡不是一个恐惧自由的人。他是一个跟我一样好奇的人。这是他初次找到红。“经常在QQ里发信息的红,是你吗?”红回答:“那不是我,那是答录机。答录机只是把网址送给你,你上网站可以找到小红我。”雪乡访问小红网站,也跟我一样,把小晴网站混成她一个人弄的。呵呵。“小晴跟我差很多。她没有语音,不过消息很多很好的。我的网站就是说明法轮功真相”。雪乡就这样不知不觉地就会把一个来自台湾的柔柔的女声当作朋友。我当时就是这样的。我当时找红,是想跟她谈自由民主,发现她的政治知识等于二时,我才知道我们以为法轮功搞了政治不承认是多么的无知和傲慢。修炼的神奇也是这样显示出来的。

“我有新的语音,是我的文章录制的,你要不要听?”红对我对雪乡都呈现的是一个台湾女生的网聊者形象。雪乡说:“好啊,想听。”这样的对话我可不会。我显得比较硬,尽管我来自水乡。不管小红说什么软语,劝退却是硬道理。

“我喜欢看你网站上的录像,你在那里收集的那些录像啊,好全面啊。”

“那都是特约记者们实地或电话采访,希望之声录制的。”

“希望多在网站上放一些真相录像,特别是关于六四的。还有增加一些关于维权运动的录像。”

“六四的网站上有影片,我给你电子书。我网站上有张健的故事。维权运动的录像小晴网站有哟。小红讲的是法轮功的。”

红跟雪乡聊过两次。这是第一次,主要解决了小红和小晴网站的差别。这次他们没谈九评,也没谈三退。他们第二次聊,是红跟似曾相识聊过之后。

快中午时分,雪乡带主意来了:“给希望之声提一个建议,请希望之声电台建立一个客服专用QQ,加到我们的QQ群中,供中国大陆网友与媒体间直接交流沟通 这是我身边很多网友的建议。希望你能向希望之声电台转达我的要求。”

“嗯,好的。”

“目前为止 我们只找到了台湾之音电台的客服QQ号码。我们大陆网民每天都与他们交流。QQ是最佳的交流平台。最近网络封锁很严厉,有些台湾网站,用海外破网软件都无法访问……”

“有一件事情很重要,你看大纪元吗?”小红开始劝退了。“上面的退党消息你可知道?”雪乡跟我一样,是每天都看大纪元的。当他得知,在大纪元上发表退团声明跟在博客上声明意义不一样时,他没有固执己见,很理解,很配合”

“可以啊。我是1996年被迫入团的,那个时候……”

他一边叙述中共对他的诱骗和他的政治上失身的经过。她一边帮他作声明。

退团退队声明

我是1996年被迫入团的。那个时候,自己本没有入团的意愿,大的环境制约你强制人。但班主任说基本都是团员了,因为全班基本都是团员。我和我的朋友和网友说过, 除非中共能够深刻反省,还政于民,否则我这辈子拒绝加入中共!并且我还要特此声明退出共青团少先队等一切党的相关组织,摆脱它所加诸给人的毒害思维。我就是想让全中国人知道,我退团了!王文怡向中共说不的勇气,令我敬佩!我要向世界发出自己的声音!

黑龙江 雪乡

这就是雪乡的二退经过和声明的原始情况。雪乡可以作证。

三退活动已经一年半了,网上还在争论人数的真假问题。那些不停地挑起或扩大争执的网特心里非常清楚这些声明比他们的声音真实百倍千倍,但他们拿着钱上网就是来混淆是非,来搅泥水的,来利用人的私心拖住一些恨共、反共的自恋者,以怨恨的方式爱恋着中共,最后一起下地狱。糊涂的是那些自以为是的持不同政见者,执意地要在共产党和法轮功之间保持中立,记着自己的某个贴子在法轮功网站上被删的怨(总也放不下),甚至还想着中共一垮下一个他要打击的“专制者”就是法轮功。看到这些人小小的、花花的、弯弯的肠子,我真可怜他们。不问正邪、是非地求自由民主,如果也能得到,那神的智慧一定有问题。

都要人能像唐子这样放下自我,甚至放下“六四”的平反诉求,放下在未来的新中国里竞选行政首脑、国会议员的心,越来越走近法轮功,当然不可能。但像雪乡这样带着一份感恩的心,去道个谢,去近距离听听修炼人的声音却是必要的。“我不是法轮功,我们是大陆的异议人士,也可以说是民权人士。但我想异议民权人士与法轮功在对待网络封锁和反迫害争自由方面,绝对有共同语言。我们需要沟通,希望合作愉快。”雪乡这段话说得很好,都能这样想,中共很快完蛋。

人们一直根据中共的表现在判断中共政权还能维持多久。那种10年、20年、30年的推测,就是盯着中共还在作恶和欺骗、还能作恶和欺骗的表现得出的。这当然会大错特错了。中共政权的命运跟每个人的命运一样是天定的,包括其挣扎、努力都是天定的。孔子的“知其不可而为之”,从根本上来讲,还是神要这么一个乱世中坚守道德宣扬和教化的奋斗者领袖才给了他这种思想和力量。

当然人的因素也会在细微之处显示出差异来。在法轮功和共产党决战中,作看客或评论家,无疑会使这场决战持续到天定的最后期限,最后成为法轮功的完全胜利。如果看客和评论家让道德勇气和公道智慧做主,加入正的、善的法轮功一方,这场决战就会提前一点(注意是一点——一、两年,而不是10年、 20年的很久)。电子网络和原子核弹时代,“天灭中共”可不会有天灭明朝或清朝那样长——呈现乱世几十年。就是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政权转移那样,星星点灯式的一夜晚。法轮功是一个修炼人群体,他们的理想追求不在地球上。传九退三的地上福音是神给看客和评论家的,加入者、合作者是一个正义和良知的表态。如果将来的中国一定要是美国式的合众联邦国,那么网上和社会上就决不能有现在这么多明哲保身的看客和自恋傲慢的评论家。这样看来,雪乡现象就有价值了。

“我就是想让全中国人知道,我退团了!”

“我要向世界发出自己的声音。王文怡向中共说不的勇气,令我敬佩。”

“我会向身边朋友讲明真相的。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FLG。”

向世界发出自己的声音,向中共说不,向身边朋友讲真相、讲法轮功……这一雪乡现象,是天神指路,是人间醒悟。悟道到此,行动起来,中共还能活几天?@(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6-05-29 1: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