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世事关心】汕尾事件与中共新圈地运动

照片由新唐人电视台《世事关心》节目提供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5月29日讯】(新唐人世事关心采访报导)2005年12月6日,约2000名广东省武警及防暴警察在广东汕尾市东洲镇向上千名讨要土地补偿费的村民开枪。据村民告知媒体,有30多人被打死,几十人受伤,还有多人失踪。

联结收看 下载收看

主播:这场发生在中国广东汕尾的警察向村民开枪事件是近年来由中共当局大规模圈地运动而引发的警民冲突的一个案例。海外媒体所熟知的还有2005年6月11 日发生在河北定州的村民与当局的流血冲突;2005年9月12日,广东台西的村民因土地交易问题与镇暴警察对峙;2005年7月广东太石村村民罢免私卖土地的村官引发的暴力冲突等等,这些都是这一新圈地运动中的代表案例。那么这个新圈地运动是在什么样的社会环境下引发的,走上自发维权道路的汕尾村民们为什么会遭到中共政权的开枪镇压呢?让我们一起来探讨。

旁白:汕尾位于广东,是一个风景优美、安静的海滨小城。所属的东洲镇紧邻被当地人称为“母亲湖”的白沙湖。白沙湖不仅风景宜人,而且海产异常丰富,是村民世世代代赖以生存的主要经济来源。

旁白:然而汕尾东洲村民的平静自然生活却在2002年10月,随着广东当局开始在白沙湖畔修建汕尾发电厂而被打破。汕尾发电厂被广东当局列为省2003年十 大工程的专案之一,电厂厂址就规划在白沙湖畔。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发电厂厂址面积约160公顷,其中围海造地面积为50公顷。资源丰富的咸水湖白沙湖 大部分被填,三座大山被炸毁,侵占耕地几千亩。”

一位村民接受采访时说:“我们这里有个很大很大的白沙湖,被贪官卖给电厂了,农民一分钱都没有。农民一年一分钱都没有,再下去呢,没办法捕鱼了。”

“我们这里的田呢,用地呀,资源呢,农民一分钱都得不到。电厂的领导说本来你们这里开发嘛,农民应该很富裕。说回来农民非常的惨。” “算起来,政府要给农民补的钱,不超过20块。我们这里的村有2万多人,他们总共要补200万,不超过20块每个人。”

旁白:汕尾村民说这么少的土地赔偿是由于村干部将土地私卖给开发商以获取个人利益,导致赔偿村民的费用由于这种暗中交易而被减少到最低,而村干部一直没有给村民公开卖土地的账目。然而即使这个赔偿数额,在12月6日警察向村民开枪之前,东洲村民说他们也没有拿到。

(草庵采访)这是一个制度问题,因为中国大陆,现在土地按说应该是百姓所拥有的。它也承认土地集体所有制,有一部分土地是国家所有的。但是呢这些土地真正的使 用权是在百姓手里,但是所有权并不是国家,而具体到个人的话,就得具体到当地政府官员手中,包括县长、乡长、镇长甚至村长。他们能够代行百姓的权利出卖土地。而这种土地呢,出让了之后,有一个利益的产生。而这些土地出让的钱并没有到百姓手里,而是被官僚们贪污掉了。

(陈破空采访)千百年来,尽管以前中国是封建社会,在漫长的封建历史中,中国有一个和谐的土地关系,就是经济基础。中国农村的土地是被私人所拥有,被农民或地主所拥 有,而且可以进行互相买卖,产权交易,产权租赁这样一种关系,这样一种关系在中国历史上持续了数千年,但是到了共产党时代,他首先是通过了一个欺骗的口号,所谓“打土豪,分田地”,把土地通过暴力和血腥的方式从地主手上掠夺下来,然后分发给农民。但是分发之后,却是没有落实,很快几年之后,通过公社化运 动,将土地收归国有,所有国有就是政府所有,中国政府支配了所有的土地,结果中国历史上第一次让中央政府、让中共政府支配了所有了土地权。

(陈破空采访)一直到1978年,这个状态已经让中国经济崩溃,让自然经济受到损害。才重新想把土地的使用权,而不是所有权还给农民。所以他们跟农民搞联产承 包责任制,这个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意思是说,把土地租给农民,租30年,30年之后再续租。结果这样就留了一个空隙,政府随时可以把土地收回来,果然在新的 圈地运动中,新的征地和拆迁暴力拆迁暴力征地中,中共官员和各级政府就可以拿这个来作为借口,收回土地。说本来土地就是国家的、政府的,说现在政府要废除 条约,要收回,而所谓的补偿都是非常微薄的。

旁白:赖以为生的“白沙湖”被填,耕地被侵占,又得不到基本的赔偿,使得汕尾东 洲村民不得不走上了依靠自己维护基本权益的道路。自从两年前开始,村民们到中共的上级单位上访,写信给中共媒体以及法律机构,然而他们的呼声均如石沉大 海。进入到2005年上半年,汕尾村民自己组织起来,在电厂外面设置路障,希望以此获得政府和电厂的注意,进行谈判获得赔偿。

(草庵采访)大家都知道,土地是农民维生的一个唯一的工具。因为在中国目前没有社保,没有健保。没有医疗保险,通通都没有,所以农民失去土地,怎么谋生呢? (草庵采访)维权事件的产生本身就是百姓被逼无奈的结果,中国的百姓是非常逆来顺受的,而且非常怕事的,因为中共那种暴政的情况下,武力镇压六四的时候, 中国百姓一直都感觉到中共没有人性,所以能够不惹事,就不惹事,只有在中国百姓在被逼迫到没办法生存的时候,他的利益完全被剥夺的时候,他才会忍无可忍的 去走出来,维护自己的权益。

旁白:虽然汕尾村民维护的是他们的基本生存权,然而在中共的集权统治下,汕尾村民这条艰难的维权路到底能走多远呢?2005年12月6日,东洲村民们维护基本权益的努力终止在了中共警察对平民的开枪镇压下。

(录影)(受伤村民)“当然有啊。那么多啊。洞有很多啊。一个一个打,有一百多个,两百多个。开枪啊。有啊,我这里就是给枪打的。很多枪的。”
死者陈泽有母亲悲恸欲绝。死者姐夫对记者说:“我真没想到他们会向我们开枪。我的小舅子被打中两颗子弹,倒在我身边,当我去抱他时,他就死了。医生说,一颗子弹穿过了他的心脏。”

(录音)“他们根本就不当人来打,甚至好像扫猎那样,用枪就乱扫,就算他这个人已经中枪了,他发觉他没死还会补上一枪,以前打土匪也不会这么打吧!” (shanwei_repress2_SOH) (录音)“真是叫苦连天,这是有冤无处诉啊!我们农民的命真的那么不值钱吗?他们可以随意的杀我们,随意的向这些无辜的村民开枪吗?”

主 持人:根据多家媒体报导,汕尾开枪事件的经过是:12月5日,广东汕尾当局派上百名防暴警察进驻发电厂;12月6日早上,警察与驻守在发电厂前维权的村民 发生争执;12月6日下午1时,公安抓走了几位村代表,上千名村民赶往电厂声援;下午4时半,当局开始派出坦克车和警车载着大批公安武警、防暴警察进驻东 洲镇,将整条村包围起来并封锁,几乎每条马路上都有持枪的公安武警把守;傍晚6时,公安武警和防暴警察在没有事先警告的情况下,向驻守在发电厂前的村民施 放催泪弹,并开枪打死数名村民。晚上8时开始,公安武警和防暴警察再度施放催泪弹,并开机关枪扫射发电厂前的村民。

旁白:遭到枪杀遇难的村民大部分都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目前被证实的有35岁的村民江光革、31岁的村民魏锦, 26岁的林怡兑和年龄不祥的陈泽有。当地村民说还有30多人目前下落不明,村民说开枪之时,没能运回尸体,中共当局事后对村民说这些人被抓捕,却一直不让家属见人。

江光革有三个孩子,分别是六岁、九岁和十岁。他的妻子袁秀丽承受着突如其来的打击,欲哭无泪。 她说:“我丈夫洗完澡后,出去一下,就给他们打死了。中了一枪,打中头部,子弹从头后边穿过。这几天我的眼泪已经哭干。军队他们来进入我们的家乡。”

31岁的魏锦有两个孩子,一个两岁,一个四岁。遇难者之一的魏锦的哥哥对记者说:“他是我亲兄弟,脚上中了一枪,后来又加了两枪,就给他打死了。” 在魏锦被打死后,魏锦年近花甲的母亲每天都跪在村口的路边哭诉喊冤,但都被警察强行带走。

林怡兑因为准备要同相恋六年的女友王小姐结婚,才刚从上海返回东洲不久。林怡兑的兄弟对记者说:“他是从上海做生意回来,出于好奇跟朋友一块出去,但刚好那 么不幸地碰到。一枪击中他的心脏。他打算回来再过几天结婚的。” 林怡兑的女友王小姐实在不能接受马上要成为自己丈夫的人就这样被打死了。(有footage)

旁白:汕尾开枪 镇压事件很快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关注。联合国法外杀害特别协调员埃尔斯顿于12月中旬写信给中国政府,要求中国提供最近武装警察在广东汕尾市东洲镇打死抗议 者的有关资讯。国际著名人权组织,“人权观察”和“大赦国际”等也对汕尾开枪镇压事件表示谴责。世界知名媒体以及香港和海外中文媒体大纪元等迅速报导了镇 压详情,纽约时报与法新社等称汕尾事件是六四事件后,“中国安全部队对平民百姓动武造成死亡人数最多的事件。”美国国会众议院民主党领袖南茜.佩洛西和众 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主席亨利.海德等人致信中国驻美国大使周文重,对汕尾村民遭到警察射杀表示严重关注。

台湾陆委会主委吴钊燮谴责中共的开枪镇压:“它必须遵守现代的一些人权规范,如果像这种公安警察任意射杀平民百姓的话,那我想全世界遵守大家共同标准的这个人权规范的人们,都应该起来谴责中国大陆这个政府”。

台湾立委黄适卓:“我们也在这里呼吁全中国人民共同起来共同反抗暴政,跟台湾一起,对中国产生决定性的改变,让它从一个反民主,反人权, 反和平的国家,变成一个有民主,尊重人权,追求和平的国家”。

中国知名律师藤标:“我们应该看到象萨达姆这样的人,他们有一天也会站在审判席上,我想这些下令开枪的政府官员也必然面临这样的审判。”

独立中文笔会会长王怡:“老百姓受到四周的威胁当然不敢讲话啦,一切有良知的知识份子包括各界民众不应该在这个事情上沉默,应该要求政府在这个事情上必须拿 出起码的一个诚意和勇气出来,对这个事件必须有一个记录真象的调查和彻底的一个新闻自由的报导,还有最彻底的一个法律上对相关人员包括政府部门的惩治。”

(McGuire Interview) In the case for folks in Shanwei, all they want was compensation for the land being taken away from them. Their demand was far less than the folks in Tiananmen square. People in Shanwei were asking for far fewer, the communist still responds with guns. What’s that tells us is that this is a regime that no longer tolerates, not ever they did, in addition to not tolerate in a sense, they will not tolerate anybody who questions anything they do, including violate their own law they came to cherish.

我认为汕尾的村民的要求要少的多,然而中共还是用枪来反映。他们不会容忍

(陈破空采访)外界把广东汕尾事件比喻为第二个六四事件,我想这样的比喻是恰当的,但是还不够。应该说六四镇压16年来,这样的事件在全国上演已经不是第2 个,20个都不止。我们随便举几个例子,比如说,2004年底在云南省昆明市官渡村进行的暴力拆迁的过程中,出动了1000多名武装警察、防暴警察开进官 渡村,当场就有3名以上的老人被撞死,打死和吓死的一个血腥征地事件。在2005年6月份,河北省定州的村由村,又发生了1000多名武装警察和当地的流 氓冲进村由村暴力征地的场景,当场有6明村民被打死。那么汕尾事件是曝光最多的和,最及时的这样一个事件。我想没有曝光的,没有被披露出来、没有得到外界 关注的这样的流血事件,多的不得了。跟6。4事件相比的话,汕尾事件只不过是把天安门广场的血腥镇压推到了全国各地,当初的反抗主体是学生和知识份子,现 在的抗争主体是广大的工人和农民,也就说整个社会都在觉醒,都在抗争,从天安门的抗争变成了全国各地的、各城市各乡村的抗争。

主 播:汕尾开枪事件发生后,中共的第一反应是掩盖,没有任何一家中国国内的报纸、电视和电台报导汕尾开枪镇压事件,与此同时,汕尾东洲村出动坦克和几千名警 察驻守村口,全面戒严,禁止村民离开,海外媒体给村民的电话也均被切断。中共当局还对海外媒体的报导进行了新闻封锁。在中国国内用Google和百度搜索 汕尾这个关键字,得不出任何结果。中国三大门户网站之一的网易的新闻主管方三文(音)在回答纽约时报记者的询问时说:“我们的网站里没有这条新闻。我不能 说什么。希望你能够理解。”

(草庵采访)中共一直是掩盖真相的,我从来没有听说中共的讲话是真实的,它每次都在自己煽自 己耳光。在整个事件爆发当中,它从来没有真实报导过,以前也是如此。就像它在六四事件报导中,它讲六四事件没有死过一个人,但是它在新闻社的通稿中,它说 有两千多人被误伤,而且说军队对空开枪警告,大家想一想当时的六四事件,我们很奇怪,这个人难道都是飘浮在空中的时候,军队对空中开枪警告时给伤着的吗? 所以同样汕尾事件,中共报导的死亡资料也是不可信的,如果可信的话,它完全可以让国际上的媒体公众去调查,公开调查,这样公布的事实呢就不会有这么大的出 入。但是我相信西方国家,他的独立媒体,不受政府管制的媒体,他报导的资料是真实的。

旁白:越来越多的中国人 逐渐通过突破网路封锁得知了镇压真相,中国线民在网路上隐讳地用“我知道了”来表达自己已知道汕尾事件。12月10日,开枪镇压事件5天后,中共喉舌新华 社打破沉默,承认汕尾开枪死人,但声称只有3人“误死”,8人“误伤”,并点名为首“滋事分子”是黄希俊、黄希让和林汉如,中共很快抓捕了三人。11月底,在海外媒体对黄希俊进行的电话采访中,黄希俊说他们代表的是村民的利益。

(黄希俊录音) “老是说我们几个人在搞鬼,其实不是极少数,都是大部分群众,基本上是90%以上的村民,除了那些村干部之外!其他的村民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站出来了。”

(旁白)在抓捕村民代表的同时,从12月18日起,东洲街道办事处开始派发袋装米给村民。死难者的家属也受到了政府要给予救济的通知。

死者江光革的遗孀袁秀丽说,‘ 我收到他们给的20万,但不是说赔死人的钱,他们说这是政府像救灾一 样救济我的。’

江光革的父亲自从18日被迫签下儿子死于“自炸”后,精神便出现异常,独自徘徊在村中的大路上,一边走,一边用棍子打着地面,并不停的念叨:‘一二三,打贪官! 一二三,打贪官!’…… 村民:‘他疯了,是那些官逼他的。江光革他是第一个被打死的,不是炸死的。’

(电话采访汕尾村民)“是那些官逼他(父亲)的,他(江光革)是第一个被打死的,他儿子不是炸死的”。
12 月6日晚, 死者魏锦在起初只是被子弹打中脚部,但武警向受伤的魏锦连补两枪将他打死, 12月8日魏的家属在火葬场看到了魏的尸体,尸体完整,但被穿上了警服。12月12日,当家属再到火葬场,想接回魏锦的尸体安葬时,他们看到的却一具被炸 药炸得面目全非的尸体,旁边还放了炸药。

(陈破空采访)我想“人命关天”,中国古人说“天地之间以人为贵”,还有孟子说,“君为卿,社稷次之,民为重”。我想在西方,在有人权的国家,人命是非常重要的。不是20万、50万所能体现的。这样的事件发生在民主国家,比如说台湾、香港,比如说美国,这样的事件可以导致整个政府下台、谢罪、而且赔礼道歉。不仅仅是一个赔偿问题,我想这是一个整个政权根蒂的问题,是一个体制更换的问 题。20万一条人命、太少了,远远补偿不了老百姓的财产损失和生命损失和心灵创伤,这是无法弥补的。

(陈破空采访)这样的流 血事件与6。4事件有非常多的类比,比如说当时的6。4事件,当时发了一个4。26社论,这次广东省喉舌南方日报所发的社论跟4。26社论有异曲同工之 妙,都是把这样的事件嫁祸于所谓少数别有用心的人,然后镇压的手段是一样的,就是血腥镇压,开枪,甚至出动装甲车。那么结果也是一样的,他们进行大规模的 逮捕和搜捕。当时是对6。4的知识份子和学运的领袖,现在是对村民的领袖进行大肆的逮捕。另外他们也出动了软的一手,当时6。4事件的时候,通过加工资的 方法来收买高校知识份子,大学教授,和研究员。现在他们也是通过对当地村民的收买手法,在什么发放大米了,所谓慰问呢来进行收买,这些手法都是跟6。4时 是一样的。

(草庵采访)所以中共在处理这个问题上,先是采取这种不闻不问,装聋作哑,一旦国际社会上有强烈的声势后,它就必 须要采取一种强硬的态度,而且对国内的百姓要产生一个杀鸡给猴看的示范作用,就是说你们不能在闹事。同时还要安抚被杀害人的家属,让他们不要继续把事情扩 大。中共在这方面的做法是采取一个非常狡猾的手段,而且采取的是大木棍再加个胡萝卜的政策。同时反映出一个问题,中国人在这方面利益丧失的很多,已经被逼 得忍无可忍了。中国百姓都维权的时候,中共的政权就难以维持下去,因为中共对中国人的利益的掠夺是非常严重的。土地问题不光在汕尾发生,在很多地方都会发生。

主播:汕尾开枪事件不是第一起肯定也不是最后一起中共当局对中国民间维权运动的镇压行动。据统计,中国2005年社会群 体抗议暴动事件达87,000起,比2004年74,000起增加了17%,是经济增长率GDP的2倍。这些暴动事件是否会越来越多,最后形成燎原之势, 这个问题的答案,可能是中共最想知道,也最怕知道的事情之一。世事关心,我是萧茗,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据新唐人电视台《世事关心》节目录音整理)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6-05-29 10:2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