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同:小男孩的爸爸

李家同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她发现林教授心肠非常好,只是有时有点狡猾,可是狡猾都是为了开玩笑,没有任何恶意,一个如此有慈悲心的人,将来一定会是个好丈夫,于是就结婚了。

林教授是我们电机系的教授,他是一个典型的电机系教授,从小就一切顺利,别人考高中送掉半条命,林教授在全无补习之下,轻松地考进了明星高中,然后就一帆风顺,硕士后三年,就拿到了博士学位,说实话,他的指导教授虽然是一位大牌教授,但根本弄不清楚他的博士论文是怎么一回事。

可是林教授却有一件事不太顺利,他虽然有了未婚妻,却好久没有结婚,似乎他的未婚妻老是拖三拖四的,不论他如何努力,他的未婚妻始终不给他确定的结婚时间。

有一天,我在研究室里,忽然接到了林教授的电话,他说他在埔里的麦当劳遭遇到了大麻烦,叫我赶快去救他一命。我赶到了麦当劳,发现他在照顾一个小男孩吃冰淇淋。这个小孩黑黑的,大眼睛,可爱极了。林教授看到我以后,安抚了一下小男孩,叫他继续一个人吃,然后走过来,轻轻地告诉我一个好滑稽的故事。

林教授说他今天来麦当劳吃汉堡,在排队的时候,忽然有一个小鬼拉他的裤子,叫他“爸爸”。他被这个小鬼叫了爸爸,只好请他不要再叫了,没有想到这个小鬼一点都不为所动,反而越叫越大声,令林教授窘不堪言。有一位胖女人,一听到林教授否认他是小鬼的爸爸,气得不得了,她带了一把伞,就拿起伞来打林教授的头。林教授发现情势不妙,赶紧替小鬼点吃的东西,陪他吃饭。现在饭已经吃完了,他又点了冰淇淋给他吃。

林教授问我该怎么办?我首先问他究竟是不是这个小男孩的爸爸,林教授一再地否认,他说他也不是任何小孩的爸爸。他还说,实在迫不得已,他可以利用DNA检验来证明他完全是被小男孩栽赃的。

我说我们唯一该做的事情就是将小男孩送给派出所,林教授同意了。他将小孩抱起来,因为这个小孩已经睡着了。到了警察局,林教授一字不提这个小孩叫他爸爸的事,只说他发现这个孩子走丢了。警察说已经有人报了案,这个孩子的妈妈病重,爸爸已经去世,孩子由阿姨看着的,但是妈妈在埔里基督教医院的加护病房,阿姨一不小心,孩子就溜到街上了。现在总算被我们找到了,警察也很高兴。

警察认得我,叫我签了字,答应尽速将小孩送回埔基去,我们到了埔里基督教医院。孩子的阿姨看到孩子回来了,松了一口气。她一再感谢林教授,也告诉我们孩子的妈妈已经昏迷,去世大概仅仅是时间的问题了。孩子呢?他不太懂这是怎么一回事,他只是紧紧地抱住林教授不放,林教授打了个电话给他的研究生,说他有事,无法和他们见面,然后又给了我一个工作,要我到公车站去将他的未婚妻接到医院来。

林教授的未婚妻听了这个故事,觉得好好玩,她认为这事简直有点不可思议,怎么会有小孩子无缘无故地叫陌生人爸爸?我说也许他们有缘,这一点林教授的未婚妻很快地就发现了,她亲眼看到孩子和林教授难分难舍的景象。

不久以后,林教授和他的未婚妻参加了孩子妈妈的葬礼,林教授第一次听到原住民的圣歌,大为感动,反正他已是他们家庭的一份子,孩子已经不能离开他了。也离不开林教授的未婚妻。

林教授说他已经决定正式收养这小孩子,小孩子现在的监护人是他的阿姨,她毫无意见地答应了。南投县社会局派人到暨大调查林教授的为人,我们这些同事当然是异口同声地将林教授讲得不能再好。果真林教授得到了一份南投县社会局的公文,他们原则上同意林教授正式收养那个男孩子,唯一的条件是他必须在三个月内结婚,如果他在三个月内仍是单身汉,他们就要考虑别人了。

我们都替林教授捏了一把冷汗,试想他的未婚妻一直不肯确定结婚的日期,这次又如何会答应呢?没有想到林教授的未婚妻立刻就答应了。

婚礼在小孩子山地家乡的教堂里进行,我们都去观礼,新郎在祭坛前等新娘,第一个进来的却是那个小男孩,他穿了一套全新的深色西装,打了一个红色的领结,一面走,一面撒花,我们大家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大家都要看这个可爱的小男孩的风采。新娘走进来的时候,我们才将注意力转移到新娘那里去。

我们都替林氏夫妇高兴,因为他们平白地有了一个四岁的儿子,一年以后,他们的小孩也诞生了,是个白白胖胖的小女娃。

现在,林教授的小女儿也会走路了,我们常常看到林教授夫妇在黄昏时带着他们的两个顽皮小孩在暨大的草地上玩,他们还养了一只狗,看孩子们在草地上跑来跑去,有时在追蝴蝶,有时在追校园里到处都有的白鹭鸶,任人都会打从心灵深处感到温暖。春天来了,校园里一百株的羊蹄甲花盛开,林教授的女儿常常在树下捡从树上掉下来的粉红色花瓣,没有比这个景象再美的了。

我呢?总觉得这个故事发展得太过完满,世界上不可能有这样完满的故事的。有一天,我闲来无事,将整个故事从头到尾想了一遍,然后我发了一封电子邮件给林教授。

不久,电话铃就响了,林教授说他要到我研究室来看我,我知道为什么他要来,他是来招认了。

我准备了一壶咖啡,林教授喝了一杯咖啡以后,坦白地承认孩子当初没有叫他爸爸,孩子走失了,在哭。林教授问他爸爸在哪里,孩子说:“爸爸走了。”然后又告诉林教授他的妈妈在加护病房。我们的林教授灵机一动,一面买东西给小孩吃,一面编了一个感人的故事来骗我这个糊涂老头。他没有想到我会寄一封电子邮件给他,而这封电子邮件只有一句话:“林大教授,孩子究竟有没有叫你爸爸?”他一看就知道我已经识穿了他的把戏。

虽然林教授承认他乱编故事,但他仍嘴硬,他说他一眼就爱上了这个大眼睛的小男孩,现在如愿以偿地结了婚,也做成了孩子的爸爸,可见他的规划多伟大。他只有一个疑问,我如何知道他乱编故事的?

我告诉他,他的故事自始至终没有人证,他和我讲孩子叫他爸爸的时候,声音极小,旁边的人都听不见,那个小男孩正全神贯注地吃冰淇淋,所以也听不见他未来的爸爸在说什么。最严重的是:他说有一位胖女人用伞打他,那天是冬天,天气非常好,没有雨,太阳也不辣,没有人会带伞的,这是他故事的一大漏洞。

林教授表示他不在意我拆穿了他美丽而充满爱心的谎言,却不知不觉地又倒了一杯咖啡喝,其实他多多少少有些紧张的。

至于林太太呢?她说她早就知道林教授在乱编故事,她之所以好久没有和林教授结婚,也就是因为林教授特别会乱编故事,有的时候,她简直弄不清楚林教授讲的是故事,还是事实。那个事件以后,她发现林教授心肠非常好,只是有时有点狡猾,可是狡猾都是为了开玩笑,没有任何恶意,她的想法是一个如此有慈悲心的人,将来一定会是个好丈夫,于是就结婚了。果真,林教授不仅仅是个好丈夫,也是个好爸爸。

所以,我错了。世界上的确可能有完美事情的。林教授自以为他聪明过人,只要能编出一个将未婚妻骗得团团转的故事,一切就很美满。其实不然,他的故事发展得如此之好,是因为他是个好人,好人常会有美满家庭的,以后我要常常将林教授的故事告诉我的学生。告诉他们一定要先做一个好人,然后自然会有一个美满家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年岁已大,记忆不太好,趁我记忆犹新之际,我要将我遭遇到的事情写下来。
  • 当年,这座钟是用来传递信息的,有人生孩子,钟敲十下,有人去世,钟敲十二下,有人生重病,快去世了,钟敲十七下
  • 到了这一时刻,他忽然非常后悔他是个优秀的医生。如果他不知道他的病无药可治,他一定会过得比较快乐。
  • (这是一个真实故事)
  • 这个小银盒子离开了它的主人,却带来了中东的和平。
  • 我越来越虚弱了,连痛都没有感觉了,我知道枪战仍在进行,但我已听不见了。我用了所剩下的全部力气,请爸爸告诉妈妈,我数学考到了九十分。
    陆教授准备了一些书签送给我们,书签上只两句话,一句中文:“天意难测”,一句英文:We may never be able to understand the language of God .
  • 我们最近流行一种想法,认为我们只该提倡那些风头出尽的所谓高科技产业,而将那些民生工业,一概列为夕阳工业,这真是大错特错,我们家家户户,每周去一次大卖场,买的东西不都是民生工业的产品?
  • 科学的重要性使得科技有了它自己的动力,没有人能够阻挡得了它。就在今天,人类正在花二千亿美金制造一座新的太空船,荒谬的是,没有人知道这座太空船要做什么用。
  • 我们应该建立一个观念:攸关人类幸福的科技应该属于人类全体,试想如果有一家公司掌握了可以改变气候的技术,我们该怎么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