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唐子:祈祷吧 别让你孩子碰到这样的教授

——来自劝退前线的报导(48)

唐子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5月30日讯】近日红在网上“不幸”地碰到一位哲学教授。“不幸”二字出自教授口中。

当然,他找上红的时候也许跟我04年在浪迹网上虚度“幸福”时光的心情一样。差别或许有,但可以肯定的是点,击网友名字,他是不会向男性如我发送“在上班吧?”、“忙吗?”之类招呼的。红以为他听过她的语音来找她交流,就跟他直截了当谈三退。他说:“真的抱歉,我还没听过。”这位教授不诚实。我知道。

她便给他传电子书,并告诉他经过破网软件上动态网可以进民主人权的小红网站了解被封锁的真相。他一边“嗯。”,一边说:“我希望听到和看到一些真实的不带政治色彩的信息!”探听到红是台湾桃园人后,教授开始笑了:“呵呵,还没看你发过的的文件资料,其实我也知道那里的一些大概内容!我想告诉你!我不喜欢政治性的东西,更不喜欢同胞的相互……”一位强势男性就这样浮出水面。

红说:“是的,我们是修炼人,修炼人对政治是没有兴趣的,但是我们不能漠视生命。”教授显然没听懂,但他也没学会不耻下问,而是居高临下的说:“呵呵!我只能说你文化水平不够!”这时候,他来网上荡秋千的目的搁一边了,一种“无知却有知”的显示欲出现:“你是唯心史观,我是唯物辩证主义者,对不起道不同为相为谋!”04年,我也在扫兴的时候出现过这样子教训人的愚相,但我表达了话不投机的时候就会溜。而这位教授却没有。网上“思想教育运动”开始。

红说:“不要有抵触,我不是你的敌人。我真诚的告诉有缘的朋友真相,听不听也是你的选择。我没有意见,只能祝福你。希望你能经过了解后再下断言,不要受谎言蒙骗。”教授的回应很粗鲁,说:“你们的做法是违背整个人类利益的,是反科学反人类的邪恶教派活动!马克思你知道吗?世界的本原你知道吗?”

太好笑了。这位教授好像还活在文革时代,开着帽子公司。

红初生牛犊不怕虎,说:“你说你尊重生命是吧?那么中共活取同胞的器官,在人还有一口气的时候就丢入焚化炉灭迹,彼得和安妮两位证人置个人生死于度外,站出来揭露。这样的事情秘密进行了几年了,你只是去了解真相,关心生命,不难吧?”红的质问是有力的,而且不带火气。

“暂不说这个,我们先得把立场抛到一边,先来划分一下我们的世界观吧!”这第一个回合,教授实际上已经失了优势,攻击别人是邪教,却对别人关于生命的态度的质疑回避。“物质和意识你知道吗?物意关系你不懂吧?真是对不起你,今天遇到了我很是不幸运。因为我是哲学系的研究生导师!我要矫正一下你的世界观,然后再教给你一些方法论!”哈哈哈……笑死我了,气势是摆足了,但跟婴幼儿说这些说了白说,跟成年人说这些虚无空洞。从攻击红“你们的做法是违背整个人类利益的,是反科学反人类的邪恶教派活动!”,到“划分一下我们的世界观”和“我是哲学系的研究生导师”,这能证明前面的观点吗?红该问他这个。

不过,红也没被他的气势压倒,头脑仍然清醒:说:“我只是告诉你真实的声音,告诉你尊重生命尊重人权,很单纯的想法罢了。”但红太客气了。客气和礼貌让这位教授越来越狂:他说:“呵呵!暂不说立场和目的,我是搞哲学研究的,也不喜欢政治性的东西,但是你的世界观与我的世界观有冲突,我必须要帮助你矫正过来。这也是从根本是来为人类谋福祉!邪教是什么?邪教是带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和动机的!是关于现实世界的虚幻的歪曲的反映!”

网上文字即时交流,原本不适合谈哲学。对此,唐子想重点点评一下。

瞧“这也是从根本是来为人类谋福祉!”,这样语句不通的文字能告诉人什么呢?当然这位教授上网也不是来谈哲学的,倒像是寻欢不成扫兴之余成了宣泄,宣泄都不知应该找对象。这位教授学问很差劲。关于“邪教是什么?”的自问自答,根本就文不对题,等于在说宗教就是邪教。“你的世界观与我的世界观有冲突”这是句真话,但“我是搞哲学研究的,也不喜欢政治性的东西”,这句话就是假话了。从他讲“我希望听到和看到一些真实的不带政治色彩的信息”这句话起,他不仅虚假,而且一直在表明自己亲共的政治立场。

连我儿子都知道,在中华黄土地的今天,中学的哲学课就是政治课的主要内容。怎不见教授对高教部对国务院去提意见,去说“我不喜欢把哲学当作政治课的内容去讲授”?既然世界观有冲突,你凭什么就必须要帮助红纠正过来?这么说胡锦涛要攻打台湾,这位教授就可以给理由:就是要打下台湾,像红那些台湾人的世界观,不把台湾占领了怎么改造啊?这位教授政治立场其实非常鲜明。

红倒是真的不懂政治,也不感兴趣政治,始终扣住话题在跟这位已显政治蛮相的教授讲理:“我们没有秘密,欢迎你来了解。”她这是在针对他那句“邪教是带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和动机的!”作答。语气依然温文:“你最好不要在没有了解之前轻易的下断语,中国驻加拿大副总领事,在多伦多称法轮功是邪教,安大略省高等法院判处其触犯诽谤罪,处一千加币的罚金。你也是个知识份子,就应该文明一点,全面客观的去求证去了解, 以免成为散播谎言的工具。”

看来,红太忙了,我关于中共文化教育出的是邪知分子的文章她还没来得及看啊。故而在这位教授的邪气攻势面前显得有些被动。邪知分子如何会文明?如何能“全面客观的去求证去了解”?但这番有理有据的文字抑制住了教授的邪势。

教授不得不收势,说:“是的,从这一点看去,你还是一个明白事理的人!他的知识起了一点作用,也仅仅是一点而已。接下来又是一句谎话:“但是你的政治立场性太强,而我却对政治不感兴趣。”如果说这句话不是谎话,那么这位教授就是畏惧共产党,不敢表明对共产党的立场。唉,畏共就畏共,别拿政治堵人嘴巴啊。“因此(注:因教授所谓“对政治不感兴趣”),难免对你产生抵抗情绪!但是你的政治立场太强烈了,以至于将自己的目的清楚明白的公之于众,却对众人说没有任何目的,这未免不是掩耳盗铃吧?”这位教授真的太差劲了,简直在台湾女性面前丢尽了大陆哲学人(包括唐子)的脸面,太缺理性素养。

这位教授其实是不愿意听红跟他谈退党,但他不明说,拿政治来作挡箭牌。这就难免对话东拉西扯,不讲道理,尽泄情绪。谈退党,跟“你的政治立场太强烈了”这句话,并没有逻辑上的联系,一个哲学研究生导师说这样的话有失水准。一位自称要纠正红的世界观并要教给方法的哲学研究生的导师,对于一位一直在跟他讲理的女性摆气势、显资格,说谎话,说话文不对题,无理应对时终于透底:因为你跟我谈退党,我“难免对你产生情绪!”天,不要说哲学导师,就是一个理发师男人也难以对一个一直娓娓地跟自己讲理的女人抵触地讲话吧。

“将自己的目的清楚明白的公之于众,却对众人说没有任何目的,这未免不是掩耳盗铃吧?”这句话在博讯网上常见到,一些共特和头脑浆糊的异见人士常这样指责法轮功。我刚传九退三的时候,也认为法轮功的退党活动是有政治目的的。我认为搞政治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不承认就会被死脑筋的人揪住讲死理、显聪明而作为不参加活动的理由,别有用心者揪住会把这当作是法轮功的问题或心虚当成拒绝三退的充分理由。我曾有文章说:就是要搞民主政治,咋啦?和平地除掉共产党而后三退的人依照宪法和法律组织新政党,民主的选举新政府有错吗?我认为法轮功坦承搞民主政治,就不会被动,还会得到民运人士的全力配合,并让共产党特务没法搅混水,让浆糊脑袋的人没话拒绝三退。走近法轮功,亲自接触劝退的学员,发现他们确实没有搞政治,灭共跟搞政治不能混同。法轮功把共产党和平地灭了,无疑是有助于有政治诉求的民运人士和民权人士创立民主政治。但法轮功确实没有夺权和掌权的政治目的,因为修炼者的目标在天上不在地上。但我也知道,除了共产党的巨头和法轮功学员清楚,一般人确实不太清楚。瞧,这位哲学教授就非常不清楚,而且还自以为是:你们掩耳盗铃!

这位教授是混出来的。千辛万苦把共产党退垮了的法轮功怎会不要政权?他的“唯眼论”立场和自私自利的智力确实难懂难信。这位教授甚至很糊涂,他跟红说话,从无“你们的目的是什么?”的探询,红也没跟他说“没有任何目的”这句话。他却把别的地方看来的攻击法轮功的话拙笨地搬了过来,真的笨拙啊。

还好,红不受笨脑袋的牵引,说:“马丁神父曾说过一段悔恨的话:他们追杀犹太人,我不是犹太人,我不说话;后来他们追杀工会会员,我不是工会会员,我继续不说话……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这段话是在美国波士顿犹太人大屠杀纪念碑上写的。谎言使得有些不明真像的人也加入了迫害法轮功的行列,我做我该做的。揭露、控告对法轮功的迫害,怎么是参与政治呢?”红讲真相有四年了,真相和道理是同行的。她还是在讲理。

“二千六百前年, 释迦牟尼佛就看到水中有八万四千种生物,所以弟子喝水都用滤纱布, 唯恐杀生。而我们直到二百年前发明显微镜才知道微生物的存在。爱因斯坦和一些在科学上很有造就的人最后都走入了宗教,因为他们发现了宗教中讲的理是更高的真理。科学不能告诉我们人为什么会生病、为什么有生老病死的存在,不能告诉我们中国的周易和八卦演绎的是什么,同样科学不能告诉我们为什么人类有善恶之分,为什么人要重德行善才能有美好的未来……所以如果你说这是反科学的,那么建议你用更宽广的角度来探索和思考,会更接近真相的。”

红这番话都是正理,但教授一脑袋邪知,难懂。果然。

教授说:“要不要我来告诉你人为什么会生病,为什么会有生老病死?为什么会有周易的产生?”教授显然被上面的话讲得没话说了,却还鸭死嘴硬:跟我讲这些低级的道理,我比你还能讲呢。天,只有共产党才培养得出这种嘴尖皮厚却自以为是的教授。如果红说一句:请讲,针对我的话讲。他保证不哑就高烧42度以上。红却不想跟不会思考的人缠了,说:“不要为反对而反对。如果自己的同胞被迫害到了这一步,都麻木无动于衷的话,那也是在默许恶人行恶。你冷静理性的思考思考,以后再说,我有事情要处理。先这样吧。88。”

教授真的笨脑筋,继续狂丢大陆人的脸面:“你错了!我们全中华的人都是同兄弟姐妹!不存在你们的同胞,我们的同胞,因为我们都是炎黄子孙!本是同根生,又何言你们,只有我们!不要太狭隘了吧!我们要把全体中华民族的利益看成是最高利益,并为之奋斗!振兴我们优秀的民族!记住我们是龙的传人!”

教授的妻子,你在哪里?你会不会上网啊?如果你会,请教一教你丈夫,他还看不懂网络的话耶。“如果自己的同胞被迫害到了这一步”,他竟然理解为红在区别“你们和我们”,以为别人不知道台湾人和大陆人同是炎黄子孙?正因为是炎黄子孙,所以才要劝你退出中共,不做马列邪魔子孙。你这位头脑不好使的先生,自己狭隘的无以复加,把共产党等同于政治,想在哲学的龟壳里逃避一切,跟你一定无共同语言了才跑网上来胡言乱语。前面谈什么人类,这里又讲“要把全体中华民族的利益看成是最高利益”,头脑真的浆糊啊。你要告诉他:他都已经说不来中国炎黄子孙说的话了,还谈什么“振兴我们优秀的民族!”丢人!

让唐子告诉教授吧:《龙的传人》这首歌都是台湾侯德健带到大陆来的。根植于繁体字的中华龙文化,全世界都知道在台湾,只有你不知道啊!丢人啊。但愿这位网名“12345”的网友不是研究生导师。

如果真是,中国大学生的父母们,祈祷吧,别让你的孩子碰到这样的教授!一旦谁的世界观与他的世界观有冲突,他就必须要“帮助”人矫正过来,以“为人类谋福祉!”的名义让你孩子的头脑跟他一样笨。那太不幸了。这样的教授在中国太多了。欲从根本上避免你孩子的不幸,带孩子传九揭邪恶、退三除中共吧。@(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6-05-30 8:0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