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格庵遗录》序:此言不中非天语 是谁敢作此书传

正浩

人气: 15
【字号】    
   标签: tags: ,

原著:南师古(代传)
原解:正浩
编辑:正见网

‧‧‧‧‧‧‧‧‧‧‧‧‧‧‧‧‧‧‧‧‧‧‧‧‧‧‧‧‧‧‧‧‧‧‧‧‧‧‧

谨将此书献于世上所有尚存良知善心之人

以敬大圣人苦度众生之洪大慈悲
以报“格庵遗录”神人一片苦心
以回南师古先生毕生辛劳

‧‧‧‧‧‧‧‧‧‧‧‧‧‧‧‧‧‧‧‧‧‧‧‧‧‧‧‧‧‧‧‧‧‧‧‧‧‧‧

编者的话

网络版(电子书)的《格庵遗录》是根据韩国正浩先生的破解编辑而成的。在编辑过程中我们尽量保持了原解的内容,只是针对部分内容作了删改。

历史上几乎所有的预言都讲到了今天大法洪传的事,也讲到了大法所遭受的迫害,和最终正法成功,邪恶被灭的结局。随着正法的发展和旧势力安排的被破除,这些预言所涉及的具体时间、人物、甚至事件到后期都不可能再准确了。但是它们仍然能起到对恶人和操纵它们的邪恶的震摄作用。大法弟子今天解预言是为了救度众生,为了警告和唤醒那些良知尚存的人们。

我们在此对正浩先生为破解《格庵遗录》而做出的艰苦努力表示衷心的感谢。

正见编辑组

序:此言不中非天语 是谁敢作此书传

是凡世人也许无人不曾做过梦。也许有时因其梦而困惑,但多半觉得不过是梦而不当回事儿。谁能数过来一生之梦究竟有多少,又有谁将其一一当真呢?因为毕竟是梦而不是现实。

何者曾言人生如梦?短暂与虚无活生生地勾罗出人间可悲的自画像。人也许谁也都曾想过或曾体验过无法逃避、无法超越的绝望不管是名震四海的风云人物还是只顾一日三餐的黎民百姓,不管是腰缠万贯的富贵之人还是穷困潦倒的穷汉,人生终点站里等待他们的则是死神!笔者之所以从人生之梦联想到人类历史,是笔者在破译《格庵遗录》的过程中,能够探知铺满在人类历史河床上的卵石之故。

天道迢迢,天鉴昭昭。

历史长河,谁主沉浮?多少朝兴旺盛衰,时起时伏;多少代悲欢离合,如幻如梦?“大江东去浪涛尽,千古风流人物”,一曲曲,一幕幕,曾引发多少千古绝唱,而知其中真假之秘者又是几何?!古今东西,指点江山,话说风云人物,世上不乏其预言,可由谁敢想像人世间的千古绝唱尽是假面剧,那些闻名遐迩的预言书均为“假戏真做”之秘文?!若说迄今人类历史都只不过是公演之前的排练的话,那么真戏是何,上演之时又是何时?早对此回答的正是《格庵遗录》。

话说《格庵遗录》之前,欲以鸡龙山故事导航引路。位元于韩国中部地区大田市郊的鸡龙山,其山势巍巍颇壮观而著称。山峰突兀而相连犹如鸡冠,峰峰相连,山脉起伏犹如龙腾,故名鸡龙山。此山中有一山峰叫连天峰,峰顶座落腾云庵。此连天峰顶有一座多角型的巨大岩石,其面朝天的石壁上刻有“方百马角口或禾生”八个字。对此,具成谟先生正确破译其刻文是乃指一九九○庚午年,道:“故此意为以庚午年(一九九○)为界沧桑之变,将开辟新时代。也就是鸡龙山石壁刻文是乃几百年前有位道人预言自一九九○年起好运将归而雕刻则无疑(《韩国的秘书解说》,一九九九年架桥出版社出版)。

笔者赞同具先生此解。虽然此后具先生未能指出是何好运即归,此外之解还不如不述,然而点到一九九○年为好运将归的新时代,可算是解其要害,况且连腾云庵主持也只晓得此石壁刻文系几百年前一道人所为,其意如何则一概不知,具先生首揭几百年之迷,实为可喜可贺。那么鸡龙山石壁刻文所指一九九○庚午年好运即归是指何运?笔者认为,此鸡龙山石壁刻文所指的真意正是预言一九九○年起将开创崭新的法轮功时代!笔者觉得有必要对大田鸡龙山连天峰那个石壁刻文秘语进一步破译,其实“方百马角口或禾生”可解为“庚午牛国禾生”六个字。“方百”破字为“庚”,“马”为“午”,“马角”为“午”。“口或”合字为“国”。具先生也曾破译过《格庵遗录》,熟知“牛”为“弓弓乙乙”修道者(当然与迄今所有破译者一样,未能搞清楚“弓弓乙乙”究竟指何大法大道),不知为何不将一九九○年起开创新时代与修道相连?笔者之见,“方百马角”是指“庚午牛”,“庚午牛”起码包含两种意思。“庚午”是指一九九○庚午年,此为其一;其二,“午”为“马”,“牛”为修炼者的代名词,《格庵遗录》常用“天牛地马”之词,暗示此法轮功运势先苦后甜,按八卦之说,先是“天地否”卦,后为“地天泰”卦,以提示法轮功经过一场磨难之后,将会万事亨通,终成大势。也就是说,“方百马角”是告示一九九○年起将是法轮功时代,此年起将开始法轮功弘传与修炼。由此可见,此鸡龙山石壁刻文与《格庵遗录》提示一九九○年起开创法轮功时代之预言完全一致!那么“口或禾生”是何意?“国禾生”,国家犹如禾苗生机勃勃。那么回头再论“方百马角口或禾生”,就是自一九九○庚午年起将开创法轮功时代,此年起世人们将修炼法轮功,而修其法轮功则是国家与民族之根之苗,是国家与民族生存之唯一希望!笔者在鸡龙山连天峰此刻文相连一体的石壁中,又发现刻有“国国境 人人道”字样。笔者虽然不是考古学家,不敢断言此刻文与那个“方百马角 口或禾生”是否处于一人之手,却字体似乎相似着实令笔者惊奇。姑且不谈此刻文是否出于一人之手,有一点却十分清楚,那就是“国国境 人人道”是“方百马角 口或禾生”之解说文。不仅鸡龙山石壁刻文如此,笔者为破译《格庵遗录》所拜读八十余篇(部)韩国预言书中发现,其中大部分都谈到了末世人类劫难之事,明确指出唯修法轮功(弓弓乙乙)才是生路。其中个别处指出,每个生命如何看待法轮功则是决定每个生命将来的决定性因素。而此类预言书可数南师古的《马上录》、柳磻溪的《蕉窗录》、郑堪的《郑鉴录》为佼佼者。

在此,笔者又想对韩国脍炙人口谚语“鼠角”说几句。说起来“鼠角”一词很是荒唐。老鼠岂有角可言?!然而此谚语在韩流传起码有几百年之久,是人们日常生活中常用的一句口语。那么何为“鼠角”?韩国国语词典解说此意为“微不足道”、“不值一提”。那么为何给“鼠”强加于“角”,并以此示意微不足道呢?笔者认为,迄今为止,韩国乃至韩民族将其“鼠角”解为“微不足道”,而此解竟然上词典,竟以此流传几百年,实在不能不是破天荒的笑话,不能不是“误人子弟”。然而,此破天荒的笑话,何止于个别学者或语言学家之笑话?它不正是所有迷中之人类的笑话吗?为了回答这个问题还须话归正传,回头细论“鼠角”是何?老鼠无角,却为何叫“鼠角”呢?文章就在其中。

笔者无法考证“鼠角”一词始于何时何处,但可以肯定此语并非出于学者之手(当然,人类语言并非都出自学者之手),而是出于某一神人或道人。也就是神人或道人传出此语,显然有其目的而世人不明其意罢了。那么“鼠角”真意是何?一句话,所谓的“鼠角”指的是“甲乙”,实指的正是《格庵遗录》所说的“无疑东方天圣出”!也就是预言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何以见得?其实,“鼠角”之“鼠”是指“子”,是指甲子;“角”与“鼠”相连,是指生有角之“牛”,“牛”既“丑”;“鼠角”其实指的就是甲子、乙丑!至此世人才晓得“鼠角”其所然与之所以然。而在此所指甲子年,人们通常称其为大甲子年。按九星学或九星说,一八六四年至一九二三年为上元,一九二四年至一九八三年为中元,一九八四年至二○四四年为下元。那么韩国谚语“鼠角”所指的和《格庵遗录》所指的“天圣出”之大甲子年是何年?正是下元一九八四甲子年!因为是“鼠角”即子丑,应是一九八四甲子年与一九八五乙丑年!那么有人会提出如下质疑,如果说这位“天圣”是指法轮功创始人的话,李洪志先生分明是一九五一辛卯生,何以与一九八四年,一九八五年子丑相对号?是的,李洪志先生是属一九五一年生。但这里有鲜人为知的事情。破译《格庵遗录》便知《格庵遗录》清清楚楚地指出李洪志先生自幼“修炼”,到一九八四年、一九八五年间结束“世间修炼”而开功开悟。也就是当他在一九八四年、一九八五年间结束“世间修炼”之时,豁然看见自己的所有来历,包括今生降世之目的,因而,正是从一九八四、一九八五年间起着手筹备在世间传法的。对此,笔者查阅大量的法轮功资料中得知,对此所言与《格庵遗录》完全一致。这就是《格庵遗录》所言的“无疑东方天圣出”,与世间流传谚语“鼠角”之全部真谛!

综上所述,我们已知除了《格庵遗录》之外,关于法轮功与李洪志先生的故事,或以谚语,或以刻文,或以预言之形式,早已广传于世间,只是世人不知罢了。再次笔者想接着谈为何《格庵遗录》专门论及当今历史时期与李洪志先生。也就是想谈一谈读者们对此会有一些想法的问题。

细读《格庵遗录》可知,《格庵遗录》与世界其他预言书明显区别的三个特点之一就是专门讲述了法轮功与李洪志先生的,也就是《格庵遗录》共六十篇自始至终几乎都是在谈论法轮功与李洪志先生的。笔者在陈述此问题之前,先领略东西方闻名遐迩的预言书与《格庵遗录》相关的内容,想罢这对于我们理解上述问题会有一些帮助。若说东方预言书的话,可数袁天罡、李淳风所著的《推背图》为上,若说西方预言书则除诺查丹玛斯的《诸世纪》莫属。这次笔者为了破译《格庵遗录》阅读大量的参考书籍之中,惊奇地发现《推背图》共六十象之中,第四十象起共有十几象竟然是预言法轮功与李洪志先生的!当然,笔者此发现是乃《推背图》流传二千余年间之中首次破译!《推背图》预言圣人将出于中国,他将传出法轮功,而到一九九九兔年则遭到属虎的独裁者的镇压,经此数年后属虎的独裁者将受到历史的审判,中国最高层将有一人挺身而出平反法轮功,法轮功终成大势等等。而广为人知的法国大预言家诺查丹玛斯“诸世纪”之预言,人们只记得一九九九年是他所点的人类灾难之时,可谁也未曾想过他所言的“一九九九年七月 为使安哥鲁亚王复活 恐怖大王将从天而落届时前后玛尔斯将统治天下”正是指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在中国镇压法轮功,只惜无人道破这一天机。不仅如此,明朝刘伯温的《烧饼歌》、南宋时期邵康节的《梅花诗》,另外,韩国预言书《马上录》、《蕉窗录》、《郑监录》、《三易大经》等等,都直接预言或论及到法轮功与当今特殊的历史时期。因而,我们看到不只是《格庵遗录》预言法轮功与李洪志先生,其他著名的预言书或多或少都谈到了法轮功,只不过都没有像《格庵遗录》那样谈得详尽深刻罢了。当然,就此问题所言,世界预言仍以《格庵遗录》为之最。

然而,在此有必要谈一谈为何《格庵遗录》与其他预言书都谈论了法轮功与李洪志先生。随着宗教之腐败,当代人对任何人崇拜之类大多数具有逆反心理,因而阅此本书也难免会有一些人对此反感。然而,真实永远是真实,它绝非以人之所好变好或所恶变坏。况且,此类预言并非遥远而是近在咫尺。相信也好,不信也罢,真相大白之日为期不远。比如,人们现在有时也讲“诺亚方舟”之故事。如果真有此事,大家想一想,那时何曾没有预告人类劫难的预言之类?珠目相混,真伪难辨,信者寥寥无几,那时与今日有何两样?!那时大洪水在即,太阳照样东出西没,人世间照样喜办婚事,生儿育女,忙忙碌碌,但天时已到,那些预言一朝之间变成现实,而遇难之时人们的哭喊又有何用处?……故此,可以说《格庵遗录》犹如灯塔般照亮着今日人类的航线。说白了,东西方所有大名鼎鼎的预言书都论及法轮功及李洪志先生绝非偶然。人之生命的生生世世,人类历史之千千万年,如今都处在十字路口上,何去何从,全由自己。如何认识与看待镇压法轮功?你对此抱有何种立场与观点?如果没有阅此《格庵遗录》,你也许不明真相,也许会招来生生世世无穷尽的不幸与痛苦。因而,知有《格庵遗录》已算是有福分了。当然,倒不是每个读者都能信以为真,但也许它能改变你人生之路的座标。听起来似乎荒唐可笑,诚然能够发笑倒也不错,只怕到时候笑不出来。二零零三年起中国大陆定有好戏可看,二零零四年即将平反法轮功,《格庵遗录》所言逐一兑现时,你会想起《格庵遗录》之预言,比如《格庵遗录》所预言的自二零零二年起就是末世之灾之说。今年二零零二年已证明天灾远重于往年,“马愁羊怪”,其“怪”,主要是讲中国大陆政权交替之中之“怪”,但也不能排除羊年二零零三年起将流行怪疾。当然,如果到了二零零三年起发生怪疾的话,也许会扩散到世界各国,全世界将为此惶惶不可终日。但那只不过是开头罢了,随着怪疾每年扩散与加重,到了二零零六年,二零零七年将横扫一半以上的人类!对其惨景《格庵遗录》的预言是令人毛骨悚然的--“嗟呼万山一男乎哀哉千山九女矣小头无足飞火落千祖一孙极悲运怪气阴毒重病死 哭声相接末世也 无名急疾天降灾 水升火降不知者积尸如山毒疾死填于沟壑无道理 努鼓喊声混沌中 ……”,“流行瘟疫万国时 吐泻之病喘息之疾 黑死枯血无名天疾 朝生暮死十户余一……”。然而,相信《格庵遗录》预言为真者几何?不管世人信与否,都由不得人类自己如何。一旦怪疾扩散,世人才知“格庵遗录”所言正中。也许当怪疾扩散或盛行之日,世人无不“谈虎色变”,无不想到何以才能不得怪疾,妙方是何?其妙方就是不用人在《格庵遗录》中所提示的天机。从某一个角度而言,可以说《格庵遗录》就是告诉世人如何才能在战火不息、天灾加重、怪疾盛行之中生存的秘诀。因而,你能不认为拜读《格庵遗录》本身就是天降之福?!……
话说《格庵遗录》,是一部神人之预言,是一部天书。神人在《格庵遗录》满腔热忱地讴歌大圣人与法轮大法,满腔悲愤痛斥邪恶镇压与迫害法轮功,义正严辞警告那些邪恶的胁从者,字字血,声声涙,令笔者感怀万千!

《格庵遗录》以全新的内容与独特的风格,犹如一部英雄史诗,一部命运交响曲、一座历史博物馆、一部系列电视剧般活生生地展现当今围绕法轮功所展开的道与魔、善与恶的斗争;她气势磅礴、浩气长存,像是一条奔腾不息的江河滔滔不绝地叙述著当今悲壮而辉煌的历史进程,正在敲响着醒世之钟早得道修炼者则生,镇压法轮功者永死!

无疑,《格庵遗录》是一部堪称世界预言书之最的天书。然而,就是这样一部天书历经隐世近五百,问世十七载风风雨雨,可谓其命运坎坷。十七载里,虽经诸破译者探究,仍未能揭开《格庵遗录》之面纱,实乃遗憾。其实笔者早知其秘,因种种原因,加之企盼于有人有朝一日“一语惊天”,故时至去年辛巳之春仍未笔。然而,见破译仍系旧套,加之世人仍沉迷于昏世,一种道义上的责任感迫使我握笔伏案。还《格庵遗录》本来面目,让《格庵遗录》天鉴般照亮当今特别时期整个历史进程,使《格庵遗录》真正起到警钟长鸣之作用,这就是本书的目的与使命。吾解如何,笔者不述,最好的评委是时间与历史。忠于原文,用词简练,达意明确乃笔者所愿。天意漫漫,惟恐未尽,思之,省之……诸如序文之类,笔者习惯于简言几句,加之笔者已在本著作里撰写了一、二部而本不想多言,不料出版社提议让笔者阐明《格庵遗录》之所以专门谈论法轮功的理由及其历史背景,此事令笔者曾踌躇多时,但为读者起见,欣然接受此建议,挥笔一气呵成的便是此序文。笔者嫌此序文无文采而愧疚,但只要利于读者理解本《格庵遗录》,倒也有几分欣慰。

又一个黎明前的黑暗。然毕竟光明在即,我感知著在那一阵阵阵痛中即将喷然而出的一轮红日之庄严与神圣……笔罢,不知何故,禁不住两道热涙夺眶而出,笔者将此无名之语言静静地献给黎明前的天地…… @

笔者

二零零二壬午年秋 于海岛

(转自正见网)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6-05-04 1:5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