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史实大揭密—中华名将张灵甫(20)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5月4日讯】
捞刀河:虎落平原(1)
  
七月七日,赣北宜春。

暴风雨即将到来的时刻,没有一丝风,阴沉沉的乌云扣在明月山上,像蒸笼罩住了闷热的潮气,山下的河边卧著一头老水牛,只把鼻子露出水面,几株河柳也没精打采,片片树叶低垂,连树上的知鸦都懒得叫了。

时值芦沟桥事变四周年纪念日,国军第七十四军举行盛大的校阅仪式,四万人马以连为单位,排成270个方阵,肃立在这样一个令人窒息的夏日里。士兵们一律右手持枪,左手以九十度角弯曲,扶住枪口上的刺刀柄,整齐划一,纹丝不乱,汗水流进眼睛里,火辣辣的难受,也不曾擦拭。

“通﹑通﹑通”,三声礼炮。

大群倦鸟从栖息的树荫下惊惶飞起,杂乱飞过壮观的方阵上空。

天边,掀起滚滚烟尘,一行骑兵护送国民政府要员奔驰而来,马蹄声声,刀剑铿锵,军委会参谋总长何应钦上将、政治部部长陈诚上将、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上将、副司令长官罗卓英上将、杨森上将、参谋长吴逸志中将、美军顾问团团长罗斯少将专程前来观摩七十四军的校阅仪式。参加校阅仪式的,还有来自全国各战区近百名代表,其中,军衔最低而最引人注目的,则是一年前从德国留学回来、在第一战区第一军任少尉排长的蒋纬国。

穿过凯旋门,直抵检阅台。

有人悠悠高呼:“长官到营校阅—-奏乐!”

按少将用一番号、中将两番号、上将三番号的迎送礼仪,一字排列在检阅台前的十名军号手挺胸吹起军号,嘹亮的三番号声久久回荡在天地之间。

军号声声,卷起一阵阵湿重的风。

远远近近,数不清的各色战旗中,以检阅台上一面蓝绸质地的旌旗最为醒目,耀眼的白色飞虎在迎风招展的旗面上呼之欲出。

这面旗帜,就是七十四军的青天白日飞虎旗。

何应钦等众将官翻身下马,昂首向七十四军飞虎旗庄严敬礼。

飞虎旗旗手、身材高大的萧云成把军旗倾斜十五度,向长官们致以长时间的最崇高的还礼,直到来宾逐一登上检阅台才礼毕。

为迎接长官莅临,军长王耀武、副军长施中诚、五十一师师长李天霞、五十七师师长余程万、五十八师师长张灵甫等七十四军师以上主官早已迎候在检阅台下,随后也依次走上检阅台。

随着一声“校阅仪式现在开始”的口令,一道闪电恰倒好处地划过天际。

伴随着远方雷声轰鸣,军号手们又吹起七十四军军歌。

军号特有的尖锐、明亮和粗犷,将威武雄壮的军歌旋律演奏得极具穿透力。

摄人心魄的旋律中,四名礼仪兵高举军旗,首先走过检阅台,步兵、骑兵、炮兵和汽车兵各两个方阵紧随其后,纵向线、横向线、斜向线,条条如刀削;帽沿线、枪口线、步伐线,道道似箭痕,表现出七十四军一往无前的英雄气概。

又一道电光闪过,将西边的云层撕开一条弯弯曲曲的裂缝。

暴风雨就要来了,天色更加阴暗和沉闷。

每一方阵经过检阅台时,齐步瞬间改正步,弟兄们一律向右看齐,持枪高呼:“中国万岁!抗战到底!”

铿锵有力的足音和气势如虹的誓言,如远山渐进的雷声,势不可挡地滚动在一望无际的莽原上。

军靴踏在地面上,扬起硝烟一般的尘土。

风烟里那一张张饱经战火与风霜的脸,有罗斯少将曾经熟悉的面容:就是眼前这样一支军队,曾经剃著光头、打着赤膊,在没有重火器的情况下一举拿下日军重兵把守的张古山,又死守三天,从而取得著名的万家岭大捷,而现在他们越战越勇、越战越强,已成为枪林弹雨中的虎狼之师!

罗斯少将不胜感慨,对身边的陈诚说:“七十四军了不起、了不起啊!”

陈上将回答:“每当战局危难之时,委座就想到七十四军,在地图上查找他们的位置。”

说者动情,闻者凛然,罗斯少将向台下的七十四军举起象征胜利的V字型手势。

隆隆的雷声越来越近,最后头顶上一声霹雳。刹时间,银河被炸断了,狂风大作,树叶、草茎、沙土漫天飞舞,河边的垂柳被吹弯了腰,暴风骤雨夹着冰雹从远处狂扫而来。

巍然不倒的依然是七十四军。

顶着暴风骤雨,战地文工队最后出场。

中尉队长刘骁走在最前面,踢正步劈刀敬礼,八十名文工队员分为四行纵队,朗诵队在前、军乐队在后,依次走到检阅台下立正站好。

刘骁以刀作指挥,向上一举,军号声止,全场肃穆。

紧接着,军乐队以长号、圆号、短号、黑管、双簧管、萨克斯管、大小军鼓等一起奏响了德国第一装甲师战歌,将气势磅礡的阅兵式推向最高潮。

节奏强劲的旋律之中,孟玲玲等朗诵队员齐声背诵歌词:

那歌声,由心底迸发,饱含热情和斗志,充满朝气,带给我无穷的力量和希望,激励我勇敢、奋进、全力拼搏,而挫折和苦难,不过是起伏的音符,令整首歌曲更加激昂有力。

来吧﹗磨难!你的存在将为我的生命乐章增添更多的伏笔和惊奇!没有你,奇迹如何发生?来吧!挫败!没有你的磨练,我如何成为耀眼夺目的钻石?来吧!我的软弱!如果我不能看见你,我如何变得刚强?来吧!对手!没有你的参与,我与谁竞争?没有你的参与,我的潜力如何能被激发出来!

这乐章,才刚开始,空气布满紧张的气氛,大战即将来临,泪水划过母亲的脸庞,祖国就在身后,远方传来敌军的脚步声,大地在颤抖,是捍卫正义的时候了,热血早已澎湃,干枯树枝上最后一片树叶被寒风打落,闪电撕破了远处沉重的黑幕,看,那是我七十四军在前进!在前进!!在前进!!!

结尾之处,巧妙做了改动,使得这热血沸腾的朗诵,更加扣人心弦。

检阅台上,群星闪耀,上至上将、下至少尉,莫不激情澎湃,在风吹雨打中无一人躲闪。

年轻的蒋纬国,才回国不久,这熟悉而强劲的旋律,又让他仿佛置身于德军装甲部队的滚滚洪流之中,他冲动得一跺右脚,把右手伸出斜前方,致以一个标准的德军军礼。各战区代表中,有不少也深受德军战略思想熏陶,此时此刻也伸出了右手。

眼前这威武雄壮的阅兵式,让张灵甫不由得想起十五年前的一幕:一九二六年十月四日,黄埔军校举行第四期毕业典礼,他像今天一样,列队经过检阅台,高声朗诵军人誓词:“不爱钱,不偷生,统一意志,亲爱精诚。遵守遗嘱,立定脚跟,继承先烈生命,发扬黄埔精神,以达国民革命之目的,以求世界革命之完成。”十五年弹指一挥间,多少校友倒下了,而自己竟九死一生,由一名少尉逐级递升为一名少将!

雨水将他全身浇得透湿,却浇不熄他心中那团已经燃烧了十五年的火焰。

尽管伤腿隐隐作痛,但他拄着手杖,和四万名官兵一样挺立在风雨之中。

阅兵式在“万岁!万岁!万万岁!”的口号声中结束。

众将官转身走下检阅台,意犹未尽,顾不上赶快上马,又聚在一起议论起来,对本次校阅赞不绝口。何应钦上将说,七十四军以军号演奏军歌最激动人心;薛岳上将说,七十四军军纪严明、阵容壮观,令人信服;而蒋纬国则认为七十四军战地文工队演奏的第一装甲师战歌最让人难忘,他向王耀武问道:“七十四军并不是德式师,您的部下如何熟悉德军歌曲?”

王耀武掩饰不住自己的得意,抹了一把满脸的雨水,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回答:“鄙人投其所好呀,知道小老弟在德国学的是装甲兵,所以专门为你准备了这台戏。”

陈诚插上一句:“我看,那个指挥军乐队的年轻人倒很不错,王军长可否忍痛割爱,调本部效力?” 这位当年指挥淞沪会战的上将,在代表最高统帅来参加校阅的过程中,又发现了一个难得的才俊,岂可轻易放过?

而罗斯少将却对蒋纬国等人对德军的喜爱之情颇为不满,他牵着马走过来,以不太流利的中文对蒋纬国说:“少尉蒋,我注意到你刚才敬礼敬错了,那是希特勒式的军礼。”不等他回答,又面对王耀武说:“贵军演奏德军的战歌也不妥当,德军和日军一样,都是民主力量的敌人。”

听到大家议论和罗斯少将的批评,张灵甫并不以为然。他说:“委座训令:军事第一、胜利第一,凡能鼓舞士气者,皆可而为之。”

雨越下越大,天地之间白茫茫一片。

轰隆隆的风声、雨声、雷声,盖过了大家的议论声。

比起天性傲慢、古板、爱顶牛的史迪威,罗斯的性格中更多地具备了美国人民率真、宽容、不记仇的特点,即使观点不一致,朋友依然是朋友,并不会因此而形成对他人的偏见和成见,这就使得罗斯在中国赢得了广泛的好评和人缘。

晚上会餐,大礼堂里灯火通明。参加会餐的有上级长官、各战区代表和七十四军团以上主官,十人一桌,摆了十五桌,四菜一汤,用脸盆盛着,品种不多,但分量很足。

罗斯来得比较早,换上干净的国军制服后,便想着要和大家进一步探讨德军军礼和军歌该不该运用的问题。正巧,张灵甫也来得早,他是急着想从罗斯那里了解美国政府对华的军事援助究竟何时开始?两年前在万家岭,罗斯和史迪威馈赠的两把冲锋枪,给他留下深刻印象,国军武器太差,急需大规模的无偿的军事援助,而前不久七十四军装备的一批苏联武器,全是国民政府用美元买回来的,数量太有限了。

军人在室内须脱帽。张灵甫一进礼堂,便将军帽拿在了手上。结果,他们两人一见面,还没来得及寒暄几句,罗斯就惊奇地发现,他的发型怎么跟希特勒似的?在额头前搭了一绺刘海!联想到一部分国军指挥官对德军的欣赏,他的心里一沉,只怕张灵甫也十分崇拜希特勒,要不怎么会连发型也模仿希特勒的小分头呢?

那知,当他直言不讳地说出自己的疑惑之后,张灵甫哈哈一笑,连称误会,把额头前的那绺刘海扒开,露出半寸长的一道伤痕,说:“遮丑也、遮丑也,如有模仿,纯属巧合。”

哦,卖高得,原来如此!

罗斯跟着也大笑起来,这么帅气的军人,当然在乎自己的相貌呢。

笑过之后,两人接着谈起各自的问题。张灵甫坦率承认,对德军的军礼和军歌,他和国军其他指挥官一样,是重形式而不重内容,国民政府以三民主义为信条,永远不会出兵侵犯弱小民族。罗斯则详细介绍了美国政府近年来的对华援助问题。

他说:“根据1939年的民意调查,同情中国者占74%,赞同对日禁运者为72%,这表明美国民众是一直同情和支持中国的。中日开战后,美国政府也多次向中国提供了间接和直接的援助。例如,中国实行币制改革,白银大量过剩,从1937年7月到1938年7月,美国以高于国际市场的价格,购买了总价值为13800万美元的白银。1940年,又先后分五次向中国提供了总价值1。45亿美元的借贷款。

也在这一年7月,美国宣布对日全面禁运,将禁止出口废钢铁扩大到一切武器弹药、军事装备、飞机零件、光学仪器、金属加工机械和各种战略物资等。今年3月,在国会通过租借法案、明确表示将无条件全面援助中国民众的抗战事业后,罗斯富总统已经作出两项决定,援助中国价值4500万美元的军用器材和9040万美元的武器弹药。

前不久,由110名飞行员和150名地勤人员组成的第一批美国志愿飞行队也来到中国,他们将在天上与国军并肩作战。而且,美国政府还拒绝了日本要求美国承认其对中国领土行使权力和停止援助中国的外交建议,反而要求日本从中国撤军,并宣布这是美日谈判的基础。”

罗斯热情而全面的介绍,让张灵甫看到了美国人民的伟大和善良,信心倍增。作为军人,深知智慧与武器是最关键的两个重要因素,有了更多更先进的武器,加上指挥官的智慧﹐打起仗来定能横扫千军如卷席。

与此同时,前来就餐的人开始陆陆续续走进礼堂,罗斯和张灵甫注意到一个惊奇的细节:陈诚居然对蒋纬国说:“你先别坐着,去门口当门童吧。”

“是!” 蒋纬国竟也满口答应,起身站在了门口。

何应钦、薛岳、罗卓英等人先后走进来,都坦然将帽子、雨衣递给他,想必见怪不怪了。王耀武看来是第一次接受这种服务,显得十分难为情,连忙摆着手说我自己来、自己来,不麻烦小老弟了,而蒋纬国还生怕王耀武不麻烦他,一边说没关系没关系,一边从他头上摘下军帽挂在了墙上。陈诚见状,又走过来,当着大家的面,毫不客气地指导蒋纬国说:“王军长还没有来得及摘帽子,你就从人家头上一抓;还有,他刚脱雨衣,你也一把抢过来,这都显得不礼貌呢,你应该慢一点,两只手去接;当然,有些长官讲客气,不要你代劳,情愿自己动手,那也要等他客气到第三句之后,你才可以遵从他意愿。”

不仅如此,蒋纬国的差事还没完。

会餐开始以后,薛岳又支使蒋纬国布菜。对他说:“王军长作为东道主,本应该由他布菜,但你最年轻、官阶也最低,现在就由你代劳了。怎么样?知道如何布菜吗?这里头也讲究着呢。”

“不就是一个盘子夹一筷子菜吗,还有什么可讲究的?”蒋纬国有些不明白,他长期生活在象牙塔里,又有四年留学德国,老祖宗的传统美德接触得并不多。

“给客人布菜,得有规矩,薛长官年纪最长,你要站起来,第一筷子夹给薛长官,他心里会很高兴,觉得你很尊敬他,其他人看了,也认为你很会做人,有礼貌。这第二筷子,你要夹给何长官,他职务最高。然后,你再顺着桌子右边,依次夹菜就行了。吃完饭之后,你还应该按照这个顺序,给大家上茶。”

陈诚讲解完了,蒋纬国才恍然大悟:“哎呀,我再懂了、清楚了,多谢长官教诲。”

外界传闻蒋介石集团实施独裁统治,生活骄奢淫逸,但罗斯今天亲眼看到身为“独裁者”的公子蒋纬国,为大家充当下人,没半点皇太子的骄横气焰;陈诚等人不但不受宠若惊,反而嫌他干得不好、服务不到位,据实指谬、当面训导;而对这种类似耳提面命式的指教,蒋纬国还谦恭受之、真诚致谢。

“百闻不如一见。”罗斯对所谓“国民党的腐败统治”有了一个不同的直观认识。

而蒋纬国的这种举止,对张灵甫的触动更为强烈。蒋介石,贵为国家元首、三军统帅、容忍批评、宽容对方,已实为难得,别的不说,就说宪法规定有新闻自由后,报纸上总有文章抨击委座,也没见委座大兴文字狱,把人家满门抄斩。如今,他的儿子蒋纬国和普通军官一样,不把自己当太子,国民政府要员们也不巴结这样一个有背景、有来头、有身份的人,还敢指派他为大家挂衣接帽、布菜端茶。这样大度的领袖,这样朴素的家庭、这样和谐的君臣关系,才是将士用命的最根本的保障。

这时候,罗斯少将站起来,热情洋溢地发表祝酒辞:“先生们、朋友们,让我们为了自由、为了正义,为了打败一切法西斯,干杯!!!”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至下午五时许,云头山之战已到白热化程度。

    日军志在必得,国军寸土必争,双方都打红了眼睛,不顾一切代价殊死拼杀,猛烈的枪炮声好似怒海狂潮,一浪高过一浪,而云头山则在惊涛骇浪中摇摇欲坠,一团团黑红的火焰带着巨大的爆炸冲天而起,遮天蔽日;数不清的人影在硝烟里伴随着嘶哑的杀声迎面相撞,惨烈厮杀,将雪亮的刺刀互相扎进对方的身体。

  • 一九三九年下半年的两场重要战役——第一次长沙会战和冬季攻势,张灵甫都未能参加。

    这年九月中旬,冈村宁次集中五个师团、十八万人的兵力,在三百艘舰艇、百余架飞机的掩护下,从赣北、湘北、鄂南三个方向直扑长沙,企图一举占领长沙、摧毁第九战区。

  • 丝丝的小雨轻轻打在屋檐上。

    烟雨中的漓江弥漫着轻纱似的伤感,山山水水朦朦胧胧,一阵风来,乌云便象宣纸上的墨四处洇散。四周真是静啊,静得让人忍不住想哭,不知从何处传来一阵爱尔兰风笛,为这样一个落寞雨季更增添几分静、几分愁。

  • 正是早春二月,乍暖还寒时。

    大雁不来,河水不开,屋檐下还挂著长长的冰凌,阴沉沉的天上飘着蒙蒙细雨,雨水顺着冰凌滴下来,站台上湿淋淋的,寒气很重。

  •  第二天,长沙城里,接着张贴出以长株警备区司令俞济时为名义的布告,宣布以
    “辱职殃民罪”判处酆悌、徐昆、文重孚三人死刑。当天中午,死刑执行。据说,
    在押赴刑场的一路上,徐昆、文重孚破口大骂张治中,骂他不是人、骂他是湖南人
    的魔王等等,什么脏话、丑话都骂尽,直至枪决倒地;而酆悌则从审判开始一直到
    死都沉默寡言,刑场上也一声不吭,由于没有生育,妻子也不在身边,为他收尸的,
    只有一个秘书和他的一个内侄女。酆悌生前对这位孙姓内侄女甚为疼爱,因而内侄
    女在刑场上捶胸顿足,呼天唤地,痛不欲生,情景极为凄凉。
  • 这一幕幕悲惨的情景,在阴沉沉的北风中显得是那样的哀怨。默默无言的张灵甫,再也看不下去了。国民政府军人应当具有“仁﹑义﹑礼﹑智﹑信﹑勇”﹐我等食国民政府的俸禄,就应当救民于水火。他首先解下自己的干粮袋,一边跟着队伍走,一边投向了路边的难民。无声的命令,迅速感染了全军。一条又一条干粮袋、一件又一件棉衣纷纷飞向马路两边。接着,一个又一个、一群又一群难民捧著怀里的干粮袋、棉衣从马路两侧不断地涌过来,满怀感激之情,夹道目送大军的远去。
  • 在二十世纪的华夏诞生了一大批卫国及驱逐土共的英雄,他们象耀眼的群星闪耀在旷
    宇中,在土共邪党用间谍作弊方式窃取华夏,祸乱中华50余年后,在中华民族驱逐
    土共,天灭中共的重要时刻,重新提起他们,有重要的意义。我们将利用各种机会,
    将这些名将的事迹整理汇集成册,以激励华夏民众在五千年中华文化的复兴及超越
    中“元亨利贞”!这这里首先介绍的是张灵甫将军。
  • 在二十世纪的华夏诞生了一大批卫国及驱逐土共的英雄,他们象耀眼的群星闪耀在旷
    宇中,在土共邪党用间谍作弊方式窃取华夏,祸乱中华50余年后,在中华民族驱逐
    土共,天灭中共的重要时刻,重新提起他们,有重要的意义。我们将利用各种机会,
    将这些名将的事迹整理汇集成册,以激励华夏民众在五千年中华文化的复兴及超越
    中“元亨利贞”!这这里首先介绍的是张灵甫将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