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唐子:三分钟内相遇包含的灵性智慧

——来自劝退前线的报导(43)

唐子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5月5日讯】 一个网友给我来信:“你辛苦了,我代表象我这样渴望了解外部世界的人向你表示感谢!我有时真为出生在这样一个暗无天日的世界里感到悲哀,我们从小到大都在受着一种近似乎无耻的政治教育,变成愚民,可这不是我们的错!”

我理解他的悲哀,这不是他要的生活。我告诉他退党的事。他说:“我不是党员”。我说曾是团员、队员都要退。他说:“那好, 你帮我退。”我就帮他退了。之后他说:“在这以前我是一个非常抑郁的人。今天认识你了心情变得很好!我要安装电脑了。再见。”他走了。这讯息擦身而过。这场相遇前后不到3分钟。

红这则劝退消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却很有报导和点评的价值。

这是个非常自爱、自重的生命。

如今自恋、自轻的人太多了。一个人三年前打俄罗斯方块三天就过了所有的关,三年后还在玩各种电游,寻找一种“我很棒”的感受。这种并非工作需要而长期迷恋一种技能,超越不了那种喜爱的感受,这就是自恋。

自恋有显示心的表示,却在浪费自己的时间、精力和生命能量,把习性当成舍不掉的本能,把自己当成蚯蚓——一定要钻泥土,这就是自轻。世界上从社会最下层到最上层,从重情的女性到重利的男性,从爱抿拇指的婴幼儿到亲共或惧共成瘾的改良者,都有很多自恋、自轻的人,还以为这是自爱、自重。其实这是一种须矫治的心理疾病。

红这位网友却没有自恋自轻的、成年人的“大儿童”幼稚病。他跟唐子、跟几乎所有被中共文化教育的邪恶功训练成独眼龙、单只耳、双舌嘴的人一样,在某个时候、时期莫名地焦躁、忧郁,甚至怨天尤人,但他始终没有迷失在这种生命意义的迷茫中,拒绝接受糊涂魔安排给他的麻木不仁的生活。坚拒无意义的意义、无价值的价值,要完善自我——成双眼、双耳、单舌的正常人、健康人。这就是自爱、自重。周围的人都跟着魔鬼蹦迪时,他不蹦,这的确很自爱很自重。

这个自爱、自重的生命懂得感恩。“你辛苦了,我代表象我这样渴望了解外部世界的人向你表示感谢!”不是谁都说的出这样的话的人,不是谁都懂得知道真相后应该感谢讲真相的人的道理。也就是说,不是谁都有感恩的心。我就知道,红讲真相挨了很多骂:“你这个台独分子!”、“你干嘛传播这种东西,这是共产党不允许的!这是违法的事!”、“你这个卖国贼!”、“你TMD!”……

每个人都有知情权,每个人都有讲真相的权利。这些权利在中共国一直被剥夺,胡锦涛和温家宝在中华民国还享有过几天。生长在血旗下的很多人从没享有过一天这种权利,也就不知道宝贝他们,甚至很讨厌、很恐惧这种人权:“我干嘛要知道这些?”、“这不是让我不快活吗?”、“我干嘛要活得那么沉重?”、“这不是要我跟党作对吗?跟党作对能有我好果子吃?!”这些生来就被逼着、骗着做了孙悟空和猪八戒的人,现在要面临做人、做唐僧的选择,他们不乐意,甚至恼怒。但这个生命显然是乐意的,而且很感激:我被逼成了“政治愚民”,这不是我的错。

他头脑非常清晰,对中共无怨无恨,却知道它是政治垃圾。

他给红的信,不到100字,传递的却是很清白、明晰的道理:我是人,我渴望了解外部真相,通过小红网站,我知道了真相,所以我感谢你!我出生在一个暗无天日的世界里,从小到大都被无耻地愚弄著成了政治愚民,我悲哀!这是他发自生命深处的心声。“我悲哀”,包含着“我要追寻光明”的意思。所以,他一听要退团、退队,即刻就退了。他的这种大智慧,令唐子很惊讶。

比我高智商、比我少知识的人都去动态网进“民主人权‧小红”网站找一下感觉,看你是不是能有红的这位网友的智慧?我是通过几读“九评”而了解真相的,我退一个超龄近20年的团思索了两、三个月,他还是团员却不到一分钟就决定退了,知道有这么回事就退了,没让人劝。这是何等微观的生命境界,一种通天彻地的境界啊?!枭雄、狂士、人杰、精英,有几人有如此明智而来的潇洒?除了我儿子,我还没有见到第二个人。诸位读者,千万别以为我在贬低各位。我只在告诉各位这样一个理:中共对我们伤害有多重,有多深,让我们有多么着魔。

中共让我们在被深重地伤害过后还怨著、恨着地爱着它,爱着一个它坦承的“西来的幽灵”——在另外空间显形为红龙的撒但。无论我们的生命是蛋白质,还是神的孩子,或者是掉下来的天神,都于中共无关,当我们知道它不是我们的母亲而在骗取我们的能量毁灭民族和人类时,就该毅然离弃它,不再给它精血让它修成更大的邪魔。可我们却没有这样灵性的理智了。

中共分明是强盗,绑架了中华大陆13亿多人口,包括你我他。我们是它的人质!我们的河山、乡村、城市、工厂、公司被它全部霸占,我们的尊严被它随意践踏甚至生命都可以被它活体摘除器官并焚尸毁迹。可我们就因为跟它相处久了竟然日久生情地有了爱与恨,受着情的蒙蔽而失掉了理智和清醒;不懂得骗子是不可以亲近的浅显道理,竟然与中共成了唇齿相依的欢喜冤家——以冤恨的方式向它示爱,竟然恨魔不成人、恨邪教不成政党地想改良它——帮助生命本质完全反人类、反政党的它成为人类,成为政党。我们的心智里完全装着它给的东西,该走远它避祸却竟然骂它几句后又靠近它,要与它生死与共地下“无底坑”。这多像一个被强暴了的女奴,希望这时候的它会感恩而后恩赐自由给自己,再八抬大轿娶自己做恩爱夫妻。啊!

红的这位网友没被这样的情迷昏头脑。忧郁对他而言是一笔财富,这是上天赐给他的。中共无情无义,却需要人们对它有情有义。中共的魔智的确狡猾,竟然用超越人类想像力的凶残和骗技使它给人的无情无义,换得人对它有情有义的幻想和期待,使自己陷在邪恶的魔宫中不忍离去,还怨法轮功学员们不忍,一点不懂忍性是对人不对魔的。而红的这位网友却因为生命迷在魔宫中而忧郁,反而欢迎骤然醒悟:我在黑暗中悲哀,我看见了曙光我要走去。忧郁的心情夺去了多少人的健康、欢乐乃至生命,但却给了他灵性的智慧。财富啊,莫大的财富。

这种因忧郁而见生命曙光的灵智,是他生命本源里储存的多大的天能啊!很多人知道人在魔宫中,却恋魔难舍了。他却灵智清醒:这不是我要呆的地方!中共根本就跟我没关系,它是政治灰尘,我拍掉它就是了。“恨爱”中共莫如唾弃中共。真希望人们都有这样的灵智啊,尤其一些民运和维权人士。@(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6-05-05 8:3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