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母亲节感怀:美丽妈妈

李小卉

【字号】    
   标签: tags:

那天看到一张环球小姐的新闻图片,儿子问我是什么意思,我给他解释这是选出来的世界上最美的女孩子。儿子就问我为什么不去参加,他认真地说:“因为妈妈是最美的!”
  
记得小时候,母亲也是我眼里最美丽的人。特别是翻开她珍藏的相簿,看着母亲昔日梳着长辨头扎蝴蝶结身穿漂亮裙子的照片,更觉得她理所当然是所有的的人眼里最美的美人。
  
直到有一天,与一位非常要好的女孩说:“我真不明白,为什么现在有些年轻人这么难看,和我妈妈年轻时根本没法比。”她没有附和我的话,我才反省也许母亲不是世上最美的人。不过,也够美了。那时,我11岁,长得又黑又瘦,我从未觉得自己好看,也没听别人说过赞美我外貌的话。当时不流行头扎那么大的蝴蝶结,我也没有什么漂亮的裙子。当然,后来我学了工科,学校、生活、工作中的我身边总是男生远远多于女生,人缘不错的我也常常听到一些赞美使得自己自我感觉良好。不过,这是后话了。
  
我又长大了一点,从母亲的皮箱里翻出母亲以前的一条红格子八角裙,喜欢得不行。母亲告诉我,她以前有许多漂亮的裙子,不过不知道有我,就送人了。我非常不解地一个劲儿追问:“你这么会不知道有我?”
  
母亲还是个年轻姑娘的时候听信了中共的宣传,自己报名离开城市来到我们那里的农村。由于文革时所谓的“破四旧”流下的后遗症,少女时代的我对母亲当初的装扮自然是只有羡慕的份了。
  
后来,我到外地上大学,和母亲保持非常密集的通信。记得刚去上大学的时候在信中和母亲写过食堂里的菜很辣,使得我每顿吃饭都如吃火。母亲知道后心急如焚,还给我们大学校长写了一封信,建议食堂的菜可设一两种不辣的。
  
毕业工作了,我们就不在一个城市生活。日子一天天地过去,母亲也渐渐老了。听到的消息渐渐的不那么好,尽管她是那种报喜不报优的人。母亲有高血压了,她提前病退了;她做了甲状腺切除手术了,还好,没伤及语言神经,否则,可能就不能讲话了。
  
我的孩子宝宝出生那天,父母赶过来。母亲明显地显得虚弱和衰老。不过,她抱着小婴孩总是满心欢喜,说是感觉到像二十多年前抱着我的心情。宝宝一岁的时候,母亲炼了法轮功,此后她身体健康,说是尝到没病的感觉。这样的感觉几十年都没有过。
  
我也就不再牵挂母亲的身体了。
  
去年,母亲来加拿大和我们住在一起。朋友们见到我们时,总是说:“你们母女长得很像啊!”而母亲会说:“没有没有,我那么老。”我最想告诉母亲的是,在女儿眼里的妈妈永远是最美丽的。@*(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6-05-08 3:0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