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说厉害点 它怎么害死中国八千万人?

——来自劝退前线的报导(50)

唐子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10日讯】凌晨1点多了,忽然来了一个网友对我说:“我要退党”,当我帮他写好声明时,他觉的我写的力道不够,对我说:“说的更厉害点”。这是我帮人声明以来最快的一回,因为他也已经从别人那知道共产党曾经迫害死中国8000多万人。声明之后,他进一步向我探询:它怎么害死中国八千万人?想知道更明白些。

回应“你好!”的上网问候后,红直接问大象:“要我帮你声明退党团队吗?知道这事情吗?”大象直截了当地说:“我要退党。”他告诉她理由:“我不喜欢啊。他们没发钱给我,还要我的(党费)呢。这位直爽的男子是位北京人。

“你的那个网站怎么上不去啊?”大象既是来找她帮忙退党的,同时也想了解小红网站的内容。“你的那个网站怎么上不去啊?”这是个急性子。

红飞快代他写好退党声明:“我厌恶共产党的暴政,贪官污吏,挥金如土。我要声明退出共产党, 退出相关组织。北京 大象。”

“可以吗?”她问。

“凑合。说的更厉害点。”典型的皇城根儿的风格。是啊,17年以前六四时期的学生从麻将桌上或者沙龙里去到天安门广场,那真是厉害啊,全然不知道控制节奏,不知道以退为进,结果被老邓小矮子和老共大红龙玩得血肉横飞。

当然,那个时代赵紫阳是天定要倒霉的,要给江泽民腾位置迫害法轮功。这里面的天机当时没几人知道,就是知道,说给谁也不会相信。就像今天告诉人“天要灭中国,退党保平安”,大多数人眼睛女人似的忽闪忽闪的不信一样。这就是人,眯着眼睛、张著耳朵来世界,长大却越来越闭耳、睁眼地看世界。

红再把改过的声明给大象:“我厌恶共产党的暴政, 贪官污吏, 挥金如土。它无恶不做,摘取活人器官牟利,犯下滔天罪恶,人神共愤。我要声明退出共产党, 退出相关组织,呼吁大家都快快声明三退!!才有新中国。 北京 大象。

“嗯,好。”大象这次挺满意的。“就这样。可我怎么交上去啊?”

“我帮你上网去。”帮他办退党证明时,她问他:“你怎么知道退党的?”得知是别人告诉他的,她说:“那你也要告诉别人啊。让大家都知道共产党的邪恶。”

“共产党怎么邪恶了啊?”大象这样问,不是不信,是想知道详细。

红说:“它无恶不做,现在还活取人器官牟利。

“噢,有图片吗?”大象是个视觉学习者,属于快人快语那类。“我给你传影片看看。”红传“医生亲口证实活体摘除器官”的文件给他,跟他说:“这是医院承认移植活体器官的影片。中共秘密进行活割人体器官多年了。”他问:“噢,秘密进行活割人体器官干什么啊?”看来他不能快速地洞悉中共的邪恶动机。

红得到了他的退出证书,把号码告诉他,恭喜他:“好了,共产党害死中国8千多万人的罪行跟你无关了。” “他怎么害死中国8千多万人?”大象想知道究竟。这倒给了红一个传九评讲中共邪教犯罪历史的机会。

“1950年镇反运动遇害人员及地主最少在五百万人以上。三反五反运动就是城市中的屠杀运动:有32万3千1百余人被逮捕,280余人自杀或失踪。1959年至1961年是死亡最多的政治运动,大跃进:非正常死亡和减少出生人口数,大约在四千万人左右。这一场大饥荒被中共歪曲成三年自然灾害,实际上那三年风调雨顺。文革是十年浩劫,胡耀邦后来对南斯拉夫记者说:当时有约一亿人受株连,占中国人口的十分之一,非正常死亡者至少达七百七十三万人。”

最后红问大象:“我给你看看一本书——《九评》——你看过吗?”

“没啊。”他说:“没的买的啊。”“我传给你啊。看了你就知道恶党有多阴险了。”她把《九评》传到他的邮箱。

这是一个“先退党,后传九评”的经典事例。讲真相和救人对于法轮功来说,永远是合二为一的。除了法轮功,共产党最知道这一点,但世人很多却不知道。

红这个劝退场合面临的是一个质朴的生命。大象显然没有很多官员、律师、作家、教师、教授的知识和学问,但他的眼睛和心灵没有被中共大红龙蒙蔽。没有丧失人的生命天然具有的灵智,保存着孩子般不断追问的天性,这是他的幸运。

回顾大象跟红网上的交谈,我们发现,他总是在探询:

“你的那个网站怎么上不去啊?”他也可以这么说:“你那个破网站,我怎么都上不去,你怎么搞的?!”这是质问,重心在责怪而不在探问。他没这样。

“就这样。可我怎么交上去啊?”他可以说:“好了,你帮我办吧,拜拜。”这种“老大”式的姿态正是中国共产党对台湾民进党和中国国民党的。他没有。

“共产党怎么邪恶了啊?”他上网找红要她帮忙退党,说的是他不喜欢它,它不给钱给他,还要他的。当听到她要他告诉他人中共的邪恶时,他可以不理会这个大陆中国人很少听、很少说的“邪恶”,就说“我知道了”,跟别人说退党时依然像很多自恋的邪知分子那样,用自己的话语和词汇去劝别人,遭人拒人顶。

“他怎么害死中国8千多万人?”他完全可以“哇!”的一声无语了,也可以怒吼一声“别说这没谱的话!”甚至喊道“编这么离谱的故事,让我怎么相信?!”,而后就下线从此不再理红了。可直爽的他并没这样做。

“噢,有图片吗?”耳闻之后,还要目睹。这说明他思维很正常。

“噢,秘密进行活割人体器官干什么啊?”中共教育下的人习惯的是相信就“哇!”一声表示震惊或者“真的啊?!”以再听一遍,不信的人则会“你瞎说些什么?”、“我不喜欢你说这些!”表示愤怒后离去。他都没有,而是不懂就问。

如今许多受过高等教育和所谓多年党的教育的老人已经不会这样问话了。有中年儿子给父亲传送一千多万人三退的事情时,父亲不是探问:“是真的吗?”“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啊?”而是非常认真的对儿子说:“我跟你说过多次,不要参与政治,要把精力都用在工作上,记住‘是祖国和人民培养了你’”。当一个父亲这样跟儿子说话的时候,实际上俨然党的化身。这时候他显露出一个不合格的父亲的形象:不相信儿子成熟了,可以有跟他不同的思想,可以接受新的信息;不相信儿子是认真工作的人,在给他一个自由的资讯;不相信儿子是出于严肃的态度和对父亲的关爱才告诉他这些。这位父亲在背党灌输给他头脑里的那些邪门歪道上的敌对斗争的政治话语,在板脸教训儿子。

许多中年人、成年人也跟老人一样背书似地说些中共打字员敲进头脑里的政治语言。有人在网上和网友聊天,谈到《九评共产党》这本书,说这本书给他很大精神层面的震动。网友同样没有询问,没有了解的愿望,而是说:“我不关心政治,我就关心‘台海之战’,关心‘南海主权问题’,你说的事情能解决台海之战吗?能解决南海主权问题吗?”

这样的回答,不仅不是在对话和沟通,而且尽说自相矛盾的废话——“台海之战”、“南海主权问题”分明都是军事化的政治问题,而且他没有看“九评”怎么就能自以为是地以为“九评”不能解决台海之战,不能解决南海主权问题呢?如果别人跟他说,你去看,能的。他马上会说他不信又扯开去。这根本就是没有受过形式逻辑思维训练的跳跃不定的情绪化思维。他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在听什么?根本就不想理智的思考。

从有神论角度上看问题,上面那位父亲和网友都在遇到自己戒惧的问题的时候,自觉、自律地放弃了自己的思考权利,将头脑交给了中共隐形的红龙邪魔。

这当然不是人的正常思维。人的正常思维其实跟走路一步一步的前行一样,是一个一个问题的探询讨论递进的,是理智支配的而不是情绪冲动的。正如网络作者顾岚所说:“人的正常思维应当是有承负力的而不是脆弱的,人的正常思维应当是顺应宇宙规律的而不是违背的。也许大家彼此看法不同,但思考问题上绝对不应是对生命不负责任的……”与这位不尊重儿子的父亲和不尊重网友的网友相比,北京的大象是尊重红的,故而询问多。他虽然知识不多,心智却是正常的:

“说厉害点!”

“它怎么害死中国八千万人?”

正因为大象的思维正常,所以他才会主动去找红帮他退党,并以探询的方式如饥似渴地也了解真相,而且没有猜忌和戒惧就接受了《九评共产党》这本书。

可以断定:天灭道解中共的新中国必定属于大象们,属于能正常思维的人。@(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6-06-10 11:4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