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抗日铁军幸存将领对张灵甫将军的回忆(3)

------补充篇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6月11日讯】

张灵甫将军是中国抗战史上最杰出的将领之一, 他率部战上海,守南京,保武汉,数战长沙,扬威赣北,喋血鄂西,撕杀常德,驰援衡阳,威振湘西,参与了几乎所有重大战役﹐真是功勋至伟.

一九四五年四月, 在国军抗战中最漂亮的一仗—–雪峰山战役中,张灵甫指挥七十四军五十八师在铁山与日军主力血战大获全胜,张灵甫被称为“常胜将军”,战后获三等宝鼎勋章,并升任七十四军中将军长。

就在那一年, 王玉玲女士与张灵甫将军经人介绍在长沙一个理发馆里见了面, 开始了他们的交往, 并于这一年的金秋在上海金门大饭店举行了婚礼,之后定居南京二条巷焦园一号。当时, 张灵甫将军兼任南京警备司令. 据说张灵甫十分留恋这个家,曾说:“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住上太太亲手布置的家,我好幸福呀!”

中共抢劫抗战胜利果实, 蓄意挑起内战后, 一九四六年七月, 七十四军在南京誓师, 出征苏北. 之后, 张灵甫将军大部分时间都出征在外。当时, 由于国民政府为减少庞大的军费开支而消减部队, 军缩编为师, 第七十四军被缩编为整编第七十四师, 复员了一万多人, 整编后全师官兵约三万两千人.

一九四七年三月下旬,国军集中二十四个整编师约四十五万人,进军鲁南,张灵甫整编第七十四师也在其中。攻克鲁南后,四月上旬,国军开始向鲁中挺进。

张灵甫整七十四师是重装备部队,本来不适合于进入山区作战,进入山东后,张灵甫以丰富的作战经验立刻洞察出了整七十四师在山区作战面临的危险。整七十四师在进军中,在崎岖的山路上,人马拥挤,宿营、补给都非常困难,大炮不容易运动,几乎变成累赘废物,到处都是岩石,很难构筑工事,在这种绝境下,整七十四师官兵都怨气冲天。当时,张灵甫曾经向汤恩伯当面陈述自己的苦衷,汤恩伯当即向南京国防部汇报,但国防部主管调动军队的第三厅厅长中共间谍刘斐却要张灵甫:”逢山开路、排除万难、枕戈待命。” 张灵甫非常不满,曾对随军的国民政府要员毛森发牢骚说:” 我是重装备部队,如在平原作战,炮火能发挥威力,陈毅二,三十万人都来打我,我也力能应付;现在迫我进入山区作战,等于牵大水牛上石头山。有人跟我过不去,一定要我死,我就死给他们看吧!” 张灵甫早就惊人的预见到了在山区作战的结果! 不久,刘斐的作战计划下来了:“令张灵甫由孟良崮渡汶河,攻取坦埠;受纵队司令李天霞指挥及支援。令驻汤头镇张淦纵队,向界湖担任右翼策应;令驻蒙阴黄百韬军向北桃墟担任左翼策应。。。” 刘斐的计划很明显是要杀害整七十四师。

当时,中共党军本来在蒙阴东北集结,企图用人海战术围攻国军右翼的整编第七师及第四十八师,并没有打算要围攻张灵甫的整编第七十四师。但是,五月十一日晚,中共党军头子收到了间谍刘斐(郭汝槐)碾转送来的国军作战计划,见作战部署上整七十四师孤军突出, 这才打起了用十几万人围攻张灵甫的鬼主意。

七十四军按刘斐的作战计划开始进攻后不久,张灵甫就报告说:“我军少数渡过汶河,即被共军伏击。现陈毅倾巢南下,向我两翼包抄,似有十个纵队之众,对我取包围之势,左翼一部,直趋垛庄,截断我军后路。我已命令各部队,一面应战,一面从速退回原驻地。但是大炮、马匹挤在山地、河边,敌军向我密集轰击,秩序相当混乱。”汤恩伯命令张灵甫:“切实控制秩序,集中火力,压制敌军人海冲杀。”同时命令李天霞立即日夜兼程增援。

但李天霞部增援不力,国军丢了垛庄. 终于, 在刘斐(郭汝槐)的杀人奸计下,张灵甫整编第七十四师在孟良崮山区陷入了中共党军十几万人的重围。之后, 就有了上述两位整七十四师幸存者所亲身经历的故事.

有人说﹐怎么老把国军失败的责任推到间谍身上﹐其实这是没有看到事情的本质。间谍有大间谍﹐有小间谍﹐中共的间谍在国民政府的国防部指挥调动全国的军队﹐专门往中共党军的包围圈里送﹐事先让中共党军头子知道作战计划及兵力部署﹐看牌出牌﹐加上被骗来的无数农民炮灰﹐就非同小可了。照这种中华五千年历史上第一大盗手法﹐第一作弊手法﹐那蚂蚁军团都可以以绝对优势的蚂蚁数量一步步的将人类军队各个歼灭。

这里给大家介绍一个常识﹐那就是中共党魁所吹嘘的“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也就是“人海战术”﹐必须有一个先决条件才能实施﹐ 那就是事先知道对方的作战计划及兵力部署﹐找出孤立部分﹐然后还得有充足的兵力去阻击对方可能的增援部队﹐用成批的人海去攻击被围的部队﹐才有可能实施﹐而这只有靠大间谍才能做到﹐而中共为了欺骗大陆百姓﹐对大陆同胞进行党文化洗脑﹐因此特意对人民隐瞒了使用间谍这一关键性的步骤﹐让百姓看到的就是那一个个的打仗大拿﹐一个个的‘神机妙算’﹐就是到了很多真相显露的今天﹐有人还在吹嘘中共的‘党将军’﹑‘党元帅’如何如何能打仗﹐党文化的毒害使人忘记了起码的常识判断。就象那‘恶霸地主周扒皮的半夜鸡叫’﹐竟还有人信。我这里告诉你一个常识﹐你就知道是欺骗了﹐农村中的劳动人民是天亮了才去干活﹐因为眼睛看的见﹐而不是鸡叫了去干活﹐这是任何一个老农都懂的小小的不值得一提的常识﹗因此﹐作者高玉宝根本就没有干过地主的雇工﹐整个一个大骗子。

另外﹐从另外一个常识的角度﹐古今中外五千年历史上那么多的军事家﹐包括兵圣孙武﹐能掐会算﹑料事如神的诸葛亮﹐等等﹐怎么从来没有用过(或者很少用)这种“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的打法呢﹖连小孩都知道十个人打一个人会占优势﹐怎么他们竟不用呢﹐那就是这种办法根本行不通﹗除非有大间谍及充足的人海及蔑视生命的残忍﹐这三个因素缺一不可。而中共竟吹嘘了几十年﹐等人们被其洗了脑之后﹐才敢允许当年的间谍们写‘回忆录’﹐而那无辜害死中国人八千万的人间第一蔑视生命的邪恶中共﹐只有当<<九评>>横空出世的时候﹐才大白于天下。

当年任新二十二师师长﹐率部参加昆仑关战役﹐创昆仑关大捷的抗战名将﹐德国陆军大学毕业﹐后任第五军军长﹐率部将中共党军打的落花流水﹐使其哀叹“逢五不打,闻五就逃”的国军著名将领邱清泉就曾说﹕“国防部的命令未到手,副本早送给陈毅了,我们还打什么?” 有一次在南京,他对曾担任过第五军参谋处长的张绪滋说 :“绪滋,国防部有共产党……”云云。在评论中原会战国防部的作战计划时,邱清泉有一段名言:“今天这个仗是亮子和瞎子打架,瞎子本领再高强,无论如何也不会打赢亮子。中原会战共匪是亮子,而我们是瞎子,如何能战?”“国防部给我的命令,副本先到那边。”一九四八年十月徐蚌会战开始前﹐邱清泉参加在徐州花园饭店召开的军事会议﹐当中共间谍郭汝槐部署作战计划时﹐邱清泉就直言警告﹕“你(郭汝瑰)今天这个部署就等于当年项羽在垓下的部署,今天陈毅从济南下来,也就等于刘邦当年的情势一样。而今时代变了,战略地势没变,我们现在在九里山,也就是当年项羽失败的地方,这个部署非蹈历史覆辙不可!”

但愿以上的一些常识及史料﹐能让那些还被中共党文化给弄的迷迷糊糊的大陆同胞清醒清醒﹐彻底抛弃骗人的党文化。中共的很多骗局也有一个识破的绝招﹐那就是这些骗局都不符合常识﹐用常识一看就知是假的。例如﹐‘天安门自焚伪案’﹐那‘王振东’脸上烧焦了﹐能在那纹丝不动﹐我炒菜手上溅上一滴油就得疼的跳一下﹐这还不是火呢﹐那‘王振东’如果真是火烧在肉上﹐早地上打滚去了。因此﹐那火没有烧在‘王振东’的肉上﹐而是烧在伪装的面具上﹐谁故意伪造呢﹐那当然就是中共了﹐那‘王进东’当然是假的了﹐是一个‘拖’。那被吹了几十年的‘邱少云’﹐能在大火中纹丝不动﹐火烧在肉上都能不动﹐那当然就是假的了﹐有人揭露出是由于身体长时间扒在地上导致麻木无直觉才会那样﹐有一定道理﹐相信这个骗局将来会被揭开的。

这年的三月,王玉龄在南京别墅里生下儿子张道宇,几十天后就接到张灵甫阵亡的消息, 那一年,王玉龄十九岁。一年以后的一九四八年,王玉龄告别了这座花园别墅,挚母将雏,坐海轮去了台湾。当初精心构建,却仅仅住了三年的别墅,饱蕴着她的多少欢乐与痛苦。她一生的爱情生活, 正如张灵甫寄给她的那张在淮阴农家拍摄的昙花盛开的照片,就像昙花一样转眼消逝了。

到台湾以后, 王玉玲作为国民政府追授陆军上将的遗孀, 本来可以不用工作就可以生活, 但她念自己才二十岁出头, 想走自己的路. 因此, 在王玉玲的亲戚–时任国军陆军总司令的孙立人将军的帮助下, 1952年,王玉龄只身赴美,就读于纽约大学, 大学毕业后一直留在美国工作, 一直到退休.

王玉玲一直想念张灵甫将军, 没有再嫁, 五十多年后碾转托人寻回了将军的遗骨,安葬于上海浦东玫瑰墓园.

玫瑰墓园,由黄埔将领后代投资兴建,座落在上海浦东最东端的一个荒凉小镇上,由黄埔将领后代投资兴建,许多当年叱咤风云的黄埔将领安葬其中。在玫瑰园一处草坪上立有一尊父子雕像,将军轻抚飒爽少年,微微曲臂遥指远方。那是根据抗战时期率国军第十军死守衡阳四十多天, 使日军第十一军司令官横山勇焦头烂额的抗日名将方先觉和他儿子的形象塑造的。铜像中的少年,就是方先觉的儿子方庆中,是玫瑰墓园的投资者。

玫瑰墓园建成后, 第一个迎来的就是张灵甫将军的灵葬。二○○三年十二月底,王玉龄在上海浦东玫瑰园举行了灵葬安放仪式,同来的还有张将军的儿子,一位和张将军同样魁伟的北方汉子,他同时也是墓园投资者之一。
  
摆放在玫瑰墓园二楼的“室内葬纪念区”的纯白玉晶石上刻写着将军夫人王玉龄的哀思:”当年有幸识夫君,没世难忘恩爱情。四七硝烟伤永诀,凄凄往事怯重温。”肖像下方是将军的生卒年:一九○三—一九四七。一九四五年他们结婚的时候,将军已经四十出头,而王玉龄还不到二十岁。结婚只三年,将军战死,六十年来,王玉玲没有再嫁,现在已是80岁高龄。

@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6-06-11 6:4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