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唐子:什么功我不问 我知道什么是良知

——来自劝退前线的报导(51)

唐子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11日讯】 郑重声明

共产党打天下靠的是民心!可得到天下以后负心。表面说是人民公仆!可做的全部是欺压老百姓的事情。全部是玩弄人民的套路!就是黑!!秋艾亚声明退出共产党,赵功林声明退出少先队等一切党的相关组织!我们要和恶党他们划清!

江苏东台 父亲秋艾亚 儿子赵功林

此则声明里的秋艾亚、赵功林都是化名。赵功林是要用真名的,但红为他的安全考虑,当然也是要圆他不断揭露中共的黑暗的心愿,劝他用了化名。

这则劝退消息特别之处是,赵功林本来是来揭露中共的罪恶的,却爽快地跟中共办了“离婚”手续,主动地抛弃了共产党。他见到红就说:“我有好多关于我们这里腐败的问题。我是看不下去了。你们可以帮助报导出来吗?”赵功林找红跟我很相似,也是看了小红网站,也知道面对的是法轮功。我是去了解法轮功,去向一个艰辛救人的法轮功表示理解和支持。他不是,但他的表白也独具特色:

“什么功我不问,我知道什么是良知。”是啊,一句话就托出一颗善良的心。就是这个讲善心良知的人,听红告诉他可以投稿大纪元,用自己的笔报导自己眼见的中共的黑,立刻就同意了:“我要报导的一切,全部以事实为依据!官说是人民的公仆!可做的全部是欺压老百姓的事情。全部是玩弄人民的套路!”

人跟人就这么不同。有人是作家,也知道中共黑,甚至混在众多的自由作家中做南郭先生,还要找个对中共的黑看见了不说的懦夫行为的理由。其实上苍让这个世界存在作家这一职业,也不是为了出鲁迅似的斗士的。赵功林也不想战斗,所以他对红说:“我的这个名字你们不要说出来。”其实头上有没有自由作家的帽子不重要,重要的是不惧跟法轮功走近受连累,敢对中共的犯罪行为说不,敢参加三退活动。不惧三退的赵功林,开始对三退一无所知。

“你声明三退了吗?我帮你好吗?这事情重要,目前国人有1098万人声明了啊。每天有3-5万人,平均3-4秒钟就有一人退出。我帮你写成声明好吗?”赵功林跟红没聊几句,红就跟他说三退了。嘿,这红开车可能转不了弯,话题转弯却是手指头啪嗒啪嗒几下。这功夫我知道,却施展不出来啊。这是修炼出来的。

“声明?什么意思?”见到红之前,赵功林已经知道法轮功了,却真还不知道声明退党、退团、退队这一“道解中共”的大事。红对他而言,可谓天使。

红问:“你是党员、团员、队员吗?”

赵功林答:“我全部不是。”没入党没入团的成年人都会这样回答。

“你没带过红领巾吗?我朋友说几乎人人都带过呢。”

“有过。我爸爸要退党!可就是退不了!和平时期退党不是背叛人民。”

“我帮你父亲声明好吗?声明用的是化名,不是到党支部去退,是在大纪元网上。每个声明的人都有一个证书号来证明你跟恶党无关,是正义的表态。”

“好!他们单位要退的人好多!工资都很高,但单位黑。”这里透露的信息很重要。中共靠增加收入来买人心的方法已经失灵了,人心是要讲黑白的。

“那我来帮吧,全部都取化名。你知道越多,你就知道声明的重要。”

“哦。以后有用?”赵功利起先还不太重视这退不退的事,现在开始关注了。

“非常重要。”你看到大纪元这样刊登吗?我们郑重声明:所有参加过共产党与共产党其它组织的赶快退出,抹去邪恶的印记。一旦谁对这个魔教清算时,大纪元储存的记录可以为声明退出共产党和共产党其它组织的人作证。所以非常重要。只声明不明白为什么,是没意义的。”这些话应该告诉那些作家,不怕他们笑。“下士闻道,大笑之。”笑也要告诉他们,听懂了就可以升级自己的人生。

“好。要不我帮你们找党员和你们聊,怎么样?”

“好。”

网上不时地有人在质疑三退人数的真实性和意义。这种质疑是因为懒惰而生,因为对共产党的暴力和谎言的力量的迷信所生。如果真心地不喜欢过共产党强加给自己的猪狗似的生活,那么看一看我的劝退报导的系列文章,一切就很清楚了:三退的活动真切的每天在进行,有红这样的修炼者成千上万的天天不厌其烦地劝,有高智晟、唐子等人推动和促进,还有心里对中共早生离异之心想退却不知道怎样退出来的人听了广播、看了九评、上了大纪元等网站主动来退的,三退人数岂能不真实?玩虚假的数字游戏,法轮功等于是在砸“真善忍”修炼的牌子。跟共产党如果属于邪类,打邪仗决不会一边是暴力一边却是和平。以和平讲真相的方式来驱邪的必定是正,也只能是正。其意义也必定是压邪除恶,让中共完蛋。

“共产党打天下靠的是民心!可得到天下以后他负心。”赵功林说。

红说:“共产党打天下靠的是谎言暴力。”

“所以我恨共产党,真的。”

“您父亲同意退吗?”

“他自己要求的。他们那个局长是个坏局长,我们要和他们划清界限。”

这几句对话可以写进电视剧里了,演给胡锦涛和温家宝看看。如果电视剧的人物对话配字,那么“他负心”的“他”字一定要写成“它”。这可不是别字啊。如果用“他”,隐形看电视的中共红龙会得意地笑。如果用“它”,中共红龙会心慌意乱,甚至可能气喘吁吁。用“他”说中共,是不识真相;用“它”说中共,却是在揭真相。中共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谁揭露其邪恶真面目。胡锦涛应该已经知道中共是什么东西了,但他们恐怕要被棺材里的毛泽东的阴魂缠到死了,恐怕已经在江泽民的蛤蟆功斗法轮功喷吐的黑气场里出不来了。

“以后有什么黑的东西,我会向你们反映。”

“你尽管写文章,我帮你投。我给你安全软件,你可以看到其他人的心声。”

“这个我有。我常看海外网站。”赵功林上海外网站应该不是一天两天。他上来就对红说:“我看不下去了。”当然这也可能是说,他看周围的黑看不下去了。

是啊,警察在办公室强奸“妈”一样年纪的法轮功女学员,医生活体摘取法轮功人体器官并焚尸毁迹,这样的邪、这样的恶、这样的黑、这样的罪还能看下去吗?

“什么功我不问,我知道什么是良知。”多质朴的心声啊!

网上那些整天“轮子功”挂在嘴上的作家、律师们,听听这句话吧。

听不懂,读九评。听懂了,就三退。@(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6-06-11 11:3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