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欣赏:夜行船·秋思 (三)

(之三:风入松、拨不断)
岁 寒
    人气: 192
【字号】    
   标签: tags:

[双调] 夜行船·秋思 (之三:风入松、拨不断)
马致远

第五支曲 [风入松]:
眼前红日又西斜,
疾似下坡车。
不争镜里添白雪,
上床与鞋履相别。
莫笑巢鸠计拙,
葫芦提一向装呆。

第六支曲 [拨不断]:

利名竭,
是非绝。
红尘不向门前惹,
绿树偏宜屋角遮,
青山正补墙头缺;
更那堪竹篱茅舍。

【作者简介】

马致远(约1250-1321至1324间) 字千里,号东篱。他与关汉卿、白朴、郑光祖合称“元曲四大家”。其作品多写神仙道化,故有“马神仙”之称。曲词豪放洒脱,散曲成就尤为世人推崇。现存小令百多首,套数二十三套。其中套数[夜行船]《秋思》被誉为“万中无一”。

【字句浅释】

不争:这里是“与其……不如”的意思。白雪:指雪白的头发。上床与鞋履相别:就是“与鞋子告别,上床去了”,也就是“睡觉”的诙谐说法。巢鸠计拙:“巢鸠”是成语“鹊巢鸠占”的缩略语,原意“鹊筑起巢,却被鸠占用了”。“计拙”即“计策笨拙”。葫芦提:糊里糊涂。一向:一直。竭:(穷)尽。红尘:本指尘世、人间,这里指人世间的麻烦。青山正补墙头缺:青山正好补上了墙头上那块缺口。这也是一种诙谐的说法,意思是“从墙头上那个缺口往外看,正好看到外面的青山”。更那堪:“更何况,再加上”。

【全曲串讲】

第五支曲 [风入松]:
眼前火红的夕阳又在西边斜著挂,
就像滑坡的车儿急滚下。
与其不高兴看镜子里增添的白发,
不如告别了鞋子上床睡它个潇洒。
别笑鸠占用鹊的巢主意低下,
我何妨就一直糊里糊涂装呆卖傻。

第六支曲 [拨不断]:

名利不在心间,
是非自然不沾。
清静的门前不会招惹世俗的麻烦,
屋角偏有绿树成荫好把房子遮掩,
墙头上有缺口正好观赏屋外青山;
竹篱笆围着茅草房特别让人安闲。

【言外之意】

树立起了帝王、英雄豪杰和富人这三种负面衬托之后,作者便正面推出自己的处世哲学并描绘出自己乐在其中的归隐环境。

“光阴似箭”是个好比喻,但说多了、说滥了,就不新鲜。作者在这里将就眼前的夕阳晚景,用下坡车的比喻,生动形象、新颖的表达了“光阴似箭”这一内涵。少看镜中的白发,把生命短暂的可悲信息消溶到香甜的梦中。这不是简单的逃避现实,而是从不同角度对生命历程的不同诠释。从作者对“睡觉”的诙谐说法,可知作者不是被动的到梦乡中逃避现实,而是主动的选择自己生命的旅途。“鹊巢鸠占”的典故似乎隐喻著时人对作者的不理解和诸如“不上进”“懒散”一类的指责,而作者的回应就是大智若愚、顺着别人的意思装糊涂。

心中能放下对名利的追求,许多是非烦恼自然就牵扯不到你。身不在红尘,心也清静,世俗的麻烦就不会找上你。有了好的心态,环境也显得处处称心满意:屋角上偶然有片树木,作者马上发现它的树荫能遮掩房屋,给人安适的感觉,因而乐不可支;围墙有损坏,墙头都缺了一块,作者却因为能够向外瞧见青山而加以赞赏;至于说竹篱笆围着茅草房,本来就是隐居者典型的住处,就更让作者说不出的满意了。当然,常人看来就可能是穷困的象征。

时光飞逝,人生短暂。应该跳出常人的观念,为自己寻求一个潇洒闲适的空间。哪怕别人说你是傻蛋,尽可大智若愚、只要心安。名利不求,是非不沾,就没有世俗的麻烦。得到了心的追求,也就得到了身的安闲。生活的环境,哪怕别人看来破烂穷酸,自己却能乐在其中,处处顺眼、事事喜欢。这就是作者的处世观点。

【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杏花村、瘦竹疏梅,烘托出一种田园风韵和清新恬淡、飘逸高雅的隐居情趣。自耕自种、自己收获,完全的自食其力。
  • 在第十支曲[青哥儿]里,作者在悠闲与恬静中旁观尘世中人,发现他们都像蜂争蚁斗似的争夺名利,像蝶讪莺羞似的互耍心机;他们就像骑着快马整日奔驰,而作者却毫不着急的坐在自己的热炕上,谁更能持久呢?
  • 商调:元曲宫调之一。集贤宾:曲牌的名字,也是这首套曲的名字和其中的第一支曲子。这首套曲包括十一支曲子,我们将分五次向读者介绍。退隐:这首套曲的题目。解题:这首套曲真实而形象的描述了王实甫晚年退隐后的闲适生活,表现了他当时的思想和情趣,不但在艺术上有很高的欣赏价值,不但在艺术上有很高的欣赏价值,在文学史上也有很高的参考价值。
  • 作者因厌世愤俗而归隐时,厌的是当时污浊的世,而不是为世所载的中华文明;愤的是利用传统文化去追名逐利的俗人,而不是被这些俗人滥用的中国文化。其实,中国历史上许多隐者都同时又是中国文明史上的顶尖人物。最为人知的就有:留下了《道德经》的老子,大诗人陶渊明、李白、白居易、王维,大医学家葛洪、陶宏景、孙思邈等等。
  • 想着那红尘黄阁昔年羞,到如今白发青衫此地游。乐桑榆酬诗共酒,酒侣诗俦,诗潦倒酒风流。
  • 这首套曲是一篇直抒怀抱的抒情诗,而这第一支曲子一开头就给人闲适、愉快和满足的感觉。年过花甲的老头,笑眯眯的一手拈著灰白的长胡子,一手举著酒杯,越喝越高兴,因为他终于走出了心路的迷途,心安理得的选择并实现了“退隐”的高蹈之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