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欣赏:夜行船·秋思 (一)

(之一:夜行船、乔木查)
岁寒
    人气: 94
【字号】    
   标签: tags:

[双调] 夜行船·秋思 (之一:夜行船、乔木查)
马致远

第一支曲 [夜行船]:
百岁光阴一梦蝶,
重回首往事堪嗟。
今日春来,
明朝花谢。
急罚盏夜阑灯灭。

第二支曲 [乔木查]:

想秦宫汉阙,
都做了衰草牛羊野。
不恁么渔樵没话说。
纵荒坟横断碑,
不辨龙蛇。

【作者简介】

马致远(约1250-1321至1324间) 字千里,号东篱。他与关汉卿、白朴、郑光祖合称“元曲四大家”。其作品多写神仙道化,故有“马神仙”之称。曲词豪放洒脱,散曲成就尤为世人推崇。现存小令百多首,套数二十三套。其中套数[夜行船]《秋思》被誉为“万中无一”。

【字句浅释】

双调:元曲宫调之一。夜行船:曲牌的名字,也是这首套曲的名字和其中的第一支曲子。这首套曲包括七支曲子,我们将分四次向读者介绍。秋思:这首套曲的题目。解题:这首套曲就是被人们誉为“万中无一”、被公认为元代散曲中最高水平的作品,也是作者写隐居生活的众多散曲中的代表作。光阴:时间。梦蝶:庄子梦中化蝶、醒来后不知是自己梦中变成蝴蝶还是蝴蝶现在变成了庄子。嗟:感叹(声)。急罚盏夜阑灯灭:是“急(喝)罚盏(酒),(否则)夜阑灯灭”的意思,就是“赶快把受罚的酒喝完,不然夜深灯火就要灭了(酒也就喝不完了)”。阙:这里指天阙,皇帝宫殿所在的地方。恁么:如此,这样。渔樵:渔夫和樵子(打柴为生的人)。不辨龙蛇:不能辨别其年代。这里的“龙、蛇”指年份,如龙年、蛇年。也就是说,碑上刻的字迹都看不出来了。但根据上下文,这里的“龙、蛇”还隐喻“帝王、平民”。“不辨龙蛇”就是“帝王和平民并无分别”。

【全曲串讲】

第一支曲 [夜行船]:
人生在世百年光阴就像梦中化蝶,
回顾往日重温旧事令人感叹不迭。
今天迎接春天到来,
明朝又是百花凋谢。
快把罚酒喝完不然夜深灯火要灭。

第二支曲 [乔木查]:
想那秦朝宫殿汉代天阙,
现在都成了长满衰草放牧牛羊的原野。
不然那些渔夫樵子们还没有话题闲扯。
即使荒坟前留下些残碑断碣,
也难辨字迹认龙蛇。

【言外之意】

第一支曲 [夜行船]总领散曲全篇:说人生如梦,要抓紧时间痛快的饮酒。看上去好像还是老生常谈,但作者在这里突出庄生化蝶的典故,却比起泛泛而谈的“人生如梦”要丰富和深刻得多。庄生化蝶中不仅有“人生如梦”的内涵,而且还有“人迷世间”的内涵,因为庄子对自己梦中化蝶和蝴蝶变成醒来后的庄生给予了同样的可能(他这种奇想式的思辩,为他赢得了西方人给予他的“蝴蝶哲学家”的称号)。作者在这里特别强调了酒,因为作者在通篇散曲里都是把醉酒当作避世的理想手段来描写的。

在总领全篇的第一支曲后面,作者用了三支曲来分别谈论帝王、豪杰和富人,以证明人间富贵的无常。

第二支曲说的是帝王。帝王在人世间是有至高无上权威的,但作者以否定的口气指出:帝王的霸业王图哪怕生前显赫一时,最终也不过作为樵夫、渔父茶余饭后谈古说今的材料。就连秦、汉两朝的宫殿和天阙,到头来还不都成了长满野草的牛羊牧场吗?纵然在自己的坟头树起记载丰功伟绩的碑碣,后人所看到的也不过是荒坟伴着字迹模糊的断碣残碑而已,和平民百姓的归宿相比,又有什么大不同的呢?

【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马致远(约1250-1321至1324间) 字千里,号东篱。他与关汉卿、白朴、郑光祖合称“元曲四大家”。其作品多写神仙道化,故有“马神仙”之称。曲词豪放洒脱,散曲成就尤为世人推崇。现存小令百多首,套数二十三套。其中套数[夜行船]《秋思》被誉为“万中无一”。
  • 杏花村里旧生涯,
    瘦竹疏梅处士家,
    深耕浅种收成罢。
    酒新𥬠,鱼旋打,
    有鸡豚竹笋藤花。
    客到家常饭,
    僧来谷雨茶,
    闲时节自炼丹砂。


  • 在第十支曲[青哥儿]里,作者在悠闲与恬静中旁观尘世中人,发现他们都像蜂争蚁斗似的争夺名利,像蝶讪莺羞似的互耍心机;他们就像骑着快马整日奔驰,而作者却毫不着急的坐在自己的热炕上,谁更能持久呢?
  • 商调:元曲宫调之一。集贤宾:曲牌的名字,也是这首套曲的名字和其中的第一支曲子。这首套曲包括十一支曲子,我们将分五次向读者介绍。退隐:这首套曲的题目。解题:这首套曲真实而形象的描述了王实甫晚年退隐后的闲适生活,表现了他当时的思想和情趣,不但在艺术上有很高的欣赏价值,不但在艺术上有很高的欣赏价值,在文学史上也有很高的参考价值。
  • 作者因厌世愤俗而归隐时,厌的是当时污浊的世,而不是为世所载的中华文明;愤的是利用传统文化去追名逐利的俗人,而不是被这些俗人滥用的中国文化。其实,中国历史上许多隐者都同时又是中国文明史上的顶尖人物。最为人知的就有:留下了《道德经》的老子,大诗人陶渊明、李白、白居易、王维,大医学家葛洪、陶宏景、孙思邈等等。
  • 想着那红尘黄阁昔年羞,到如今白发青衫此地游。乐桑榆酬诗共酒,酒侣诗俦,诗潦倒酒风流。
  • 这首套曲是一篇直抒怀抱的抒情诗,而这第一支曲子一开头就给人闲适、愉快和满足的感觉。年过花甲的老头,笑眯眯的一手拈著灰白的长胡子,一手举著酒杯,越喝越高兴,因为他终于走出了心路的迷途,心安理得的选择并实现了“退隐”的高蹈之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