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欣赏:夜行船·秋思 (二)

(之二:庆宣和、落梅风)
岁 寒
    人气: 119
【字号】    
   标签: tags:

[双调] 夜行船·秋思 (之二:庆宣和、落梅风)
马致远

第三支曲 [庆宣和]:
投至狐踪与兔穴,
多少豪杰。
鼎足虽坚半腰里折。
魏耶?晋耶?

第四支曲 [落梅风]:

天教你富,莫太奢。
没多时好天良夜。
富家儿更做道你心似铁,
争辜负了锦堂风月。

【作者简介】

马致远(约1250-1321至1324间) 字千里,号东篱。他与关汉卿、白朴、郑光祖合称“元曲四大家”。其作品多写神仙道化,故有“马神仙”之称。曲词豪放洒脱,散曲成就尤为世人推崇。现存小令百多首,套数二十三套。其中套数[夜行船]《秋思》被誉为“万中无一”。

【字句浅释】

投至:及至,等到。狐踪与兔穴:这句话有省略和倒装。原意是说,豪杰们的坟墓都变成了狐狸和野兔的洞穴。鼎足:(古代烹调器具)鼎的三只铁足,比喻三方不相上下,形成稳定的分立局面。根据上下文,这里是指魏、蜀、吴三国鼎立。鼎足虽坚:鼎的三足虽然很坚实,比喻三国时各方都有很强的势力。半腰里折:(鼎足)从中折断了,比喻中途失败了。魏耶?晋耶?:魏吞并三国后,旋即被司马氏的晋所取代。莫太奢:这里的“莫”解作“没有”。富家儿:富人家。更做道:即使,纵使。争:与“怎”通用。辜负:对不起、对不住,错过了(好的机会等)。锦堂:华丽的厅堂。

【全曲串讲】

第三支曲 [庆宣和]:
自古来有多少豪杰,
其坟墓最终成了狐狸野兔的洞穴。
三分鼎立各称强的局势中途夭折。
魏晋江山现在谁得?

第四支曲 [落梅风]:

老天赐给你的富贵,你没有太豪奢。
可一生中没有多少美好的白天黑夜。
即便你是个富人家的子弟,心肠冷硬如石如铁。
你怎么就辜负了那锦堂上的清风明月?

【言外之意】

在第二支曲说了帝王之后,第三支曲紧接着说英雄豪杰。

英雄豪杰辅助帝王成霸业,南征北战、功勋显赫,位极人臣,造成天下鼎峙的局面。然而曾几何时,三分天下的局面早就没有了,英雄豪杰们的坟墓都成了狐狸和野兔的洞穴(比起帝王们来,又更惨了)。江山早已几经转手,英雄豪杰已经又由其他人来扮演过了。过去显赫的功勋也如一时的烟云,一阵风来就飘得无影无踪。

第四支曲便说富人。老天爷给了他们的富贵,他们也把钱财把守得很紧,舍不得大肆奢华铺张。可又被钱财所累,守财奴心态使他们享受不到生活中应该享受的美好时光。即便是富人家把钱财看得重,心肠冷硬,你又怎么能白白的辜负了那锦堂上的清风明月,而不珍惜和享用大自然给人的慷慨施舍呢?

至此,作者通过对帝王和英雄豪杰生前、死后处境的对比,以及富人对价值观的错置,说明了尘世间的荣华富贵都是无常的,因而也都是值不得自己去追求的。

有了帝王、英雄豪杰和富人这三种人作为负面的衬托,在下面的两支曲子里,作者就要正面摆出自己的处世态度来了。

【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马致远(约1250-1321至1324间) 字千里,号东篱。他与关汉卿、白朴、郑光祖合称“元曲四大家”。其作品多写神仙道化,故有“马神仙”之称。曲词豪放洒脱,散曲成就尤为世人推崇。现存小令百多首,套数二十三套。其中套数[夜行船]《秋思》被誉为“万中无一”。
  • 纵然在自己的坟头树起记载丰功伟绩的碑碣,后人所看到的也不过是荒坟伴着字迹模糊的断碣残碑而已,和平民百姓的归宿相比,又有什么大不同的呢?
  • 在第十支曲[青哥儿]里,作者在悠闲与恬静中旁观尘世中人,发现他们都像蜂争蚁斗似的争夺名利,像蝶讪莺羞似的互耍心机;他们就像骑着快马整日奔驰,而作者却毫不着急的坐在自己的热炕上,谁更能持久呢?
  • 商调:元曲宫调之一。集贤宾:曲牌的名字,也是这首套曲的名字和其中的第一支曲子。这首套曲包括十一支曲子,我们将分五次向读者介绍。退隐:这首套曲的题目。解题:这首套曲真实而形象的描述了王实甫晚年退隐后的闲适生活,表现了他当时的思想和情趣,不但在艺术上有很高的欣赏价值,不但在艺术上有很高的欣赏价值,在文学史上也有很高的参考价值。
  • 作者因厌世愤俗而归隐时,厌的是当时污浊的世,而不是为世所载的中华文明;愤的是利用传统文化去追名逐利的俗人,而不是被这些俗人滥用的中国文化。其实,中国历史上许多隐者都同时又是中国文明史上的顶尖人物。最为人知的就有:留下了《道德经》的老子,大诗人陶渊明、李白、白居易、王维,大医学家葛洪、陶宏景、孙思邈等等。
  • 想着那红尘黄阁昔年羞,到如今白发青衫此地游。乐桑榆酬诗共酒,酒侣诗俦,诗潦倒酒风流。
  • 这首套曲是一篇直抒怀抱的抒情诗,而这第一支曲子一开头就给人闲适、愉快和满足的感觉。年过花甲的老头,笑眯眯的一手拈著灰白的长胡子,一手举著酒杯,越喝越高兴,因为他终于走出了心路的迷途,心安理得的选择并实现了“退隐”的高蹈之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