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唐子:学会关心他人 你就会走向阳光

——来自劝退前线的报导(52)

唐子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15日讯】看见这个网友在下载我的语音,我就加了他。我问他听了吗?他说“我听了,我没啥感觉。”我跟他谈我学法轮功而健康开朗,告诉他法轮功在全球80多个国家都是合法的,他以“啊”回应,我问他“怎么样啦”,他说“好个屁。”

“有什么疑问可以说说哦。”我说:“全球80多个国家都是合法的不是偶然的,不要让谎言蒙骗自己,对你不好。”他说“我心里不爽”。我说:“因为你听了那些谎言。我跟你说哦。中共强暴法轮功女学员,非常的残忍,你要是知道这些学员被迫害那么残忍,你就不会不爽了。”他说:“你玩我。”

“我跟你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也是为你好。因为你误解好人就是帮助坏人行恶了,对你不好。所以我是真诚的要帮你。”他“嘿嘿”地不信。我继续说:“共产党现在还活割这些学员的器官,活活把他们烧死,你说你愿意跟坏人一起吗?”他说:“我愿意我是坏人。”我说:“那会遭报的。”他说:“我不怕。”我说:“没有人愿意跟坏人一起遭报的。”他说:“我是坏人我不是好人呀。”

我问他:“如果那些被活割器官强暴的是你的女友你作何感受?”他说:“我没女友。”我再问:“如果是你的亲人你作何感受?”他说:“我是孤儿。”我说:“你如果是真的孤儿,应该更能体会那种被关心的期望,这些学员不要你如何去拯救,但至少你不要帮着坏人去栽赃他们是不是啊?他说:“我不理解,我吃饱了。”我说:“我们能够当人,哪里是吃饱了就好呢。人有基本的良心啊?”他说:“我谁都不信我只信自己?”我说:“你也相信坏人了?”他说:“我不信坏人。”

“你知道吗,这些学员中有很多跟你一样是孤儿,因为恶人抓走了他们的父母。”他说:“我不懂我是孩子。”我说:“你是孩子你就更能感受的。这些法轮功学员的小孩说,我要妈妈,我要妈妈。难道你要帮着坏人去误解吗?”

他说:“我不要。”我说:“我没有要你如何,我只是希望你好,希望你善良的一面远离那些谎言。”他说:“谢了,小姐。”我说:“我传一首很好听的歌给你好不好?”他喊叫起来:“我不听!我不听!你不要再来伤害我。”我说:“我不是伤害你,我不要你被坏人利用。”他说:“我不会的。我是坏蛋。”我很纳闷,问:“你为什么要一直说自己是坏蛋?”他说:“我爱骗人呀。”

我问:“你希望你自己活的快乐,活在阳光下吗?”他答:“我希望活在黑暗中。”我问:“为什么?”他还是说:“因为我是个坏蛋。”我说:“你不要这么想。当你去了解这些事情,你就知道不只是你那么不如意的。学会关心他人,你就会走向阳光。请你相信我的话。”他说:“我只会害人。我不想信你说的全部。”

我想跟他打电话。他说他很穷,没听筒。我教他不要说自己不好,那会加强不好的因素。他问我大姐你不累吗?他说他快病死了,还有一个月。我教他从今天起每天想“法轮大法好”。我要他答应我,我真的希望帮助他。他问我他都这样了我怎么救他。我说你就真诚的念“法轮大法好“,会出现奇迹的。他跟我说再见,说他骗了我。我告诉他骗我也没关系,我相信我的真诚已经触动了他。

最后,我要他好好的去了解真相,跟他再见了。

这则消息里的“他”,网名叫“龙祥”。阅读红与他的聊天记录,我心里很是沉重。这是个自卑心病很严重的孩子。他听红说法轮功如何好心里不爽,他说粗口,说她在玩他,说他是坏蛋,说他希望活在黑暗中,说他只会害人,说他不信她的话……总之,他的心里灰色的地带很多。也许别人——父母、老师、邻居等——对他的评价都不好,他听多了说他坏、说他害人渐渐就认同了这种负面评价。

这个孩子(如果他真是个孩子),错别字很多,“嘿嘿”打成“暗暗”,“再见”敲成“在见”,很多话都不通顺。这我就可以想像他父母或者养育他的长辈对他肯定训斥很多,他就没怎么听到别人说他好,自然对别人嘴里出来好话就非常不爽。如果父母和老师表扬谁,他心里一定会很嫉妒。

嫉妒根植于人性的私心里。在中华传统里,儒家忠恕之道讲修忍,缺少对人格的神的信仰,父道和师道尊严传统下批评“失败”的孩子属于家常便饭,欣赏教育在中华古代直到今天都比较稀奇。记得小时候,我母亲激励我的方式就是专门挑我的毛病,拿我的短处比我姐姐的长处,刺激之下我就曾经一次烧我姐姐的作文,差点把房子都点燃了。龙祥说“我是坏蛋,我喜欢活在黑暗中”,如此的自我否定背后一定有许多悲哀的故事。如果红能打开他的心扉,就能对他讲真相。

龙祥如果是一个成绩不好又心里总不想好话、好事的孩子,那么他极可能没入队也没入团。因为孩子一般都很纯洁,如果把“我是坏蛋”的话挂在口头的“坏孩子”吸收到少先队和共青团,中共要骗少年儿童那就很难了。如果共产党的预备队都是些社会公认的坏人,那共产党再有骗人的心,话也骗不了人。但这个孩子单从撒谎骗人这点来说,他倒是同化了中共大红龙的本性,是这样一个龙祥。

这场聊天,对于红来说,我觉得也是不轻松的。我能感受得到。

跟龙祥如果不用劝退,那还是要讲真相。可跟龙祥讲真相不能是普通套路,应该首先是一个心理辅导的过程,是一个正面价值确立和积极心理的建构过程。我懂得要这样做,也许技术上的事情我也能说甚至能教,但这是一门功夫。

在施展这门功夫之前,红要紧的要取得他的信任。而龙祥恰恰是不信任任何人。难度在这里。她跟他讲中共的残暴,他说她在玩他。既然他谁都不信,那么他跟现在许多既不信共产党好也怀疑法轮功所讲的话的人就很相似,而且更消极。如果他说他是孤儿是在骗红,但他的孤独是真实的。他上网是在躲避世人,也在排遣内心的孤寂。他在网上也许是什么都在下载,所以才下载了红的录音。但红说法轮功如何好,这在人生的阴影里难以走出的龙祥的心里的确不爽。也许他还没有学会同病相怜,倒是懂得幸灾乐祸。这是红要把握的他的心里。如果红能取得他的信任,以法轮功修的慈悲心去帮助他,一定是可以帮到他的。

事实上,龙祥由称她小姐到喊大姐,的确已经被她的真诚触动了。

“学会关心他人,你就会走向阳光。”红对龙祥说的这句话,唐子觉得挺棒,也就不想挑她的语病了。呵呵。不管龙祥说他有病是不是在骗红,但如果他能真诚地每天念“法轮大法好”,是可以帮他排除心灵的阴毒走向阳光生活的。@(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6-06-15 7:0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