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史实大揭密—中华名将张灵甫(25)

武夷山:激扬铸剑(1)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19日讯】

武夷山:激扬铸剑(1)

第二次长沙会战结束后﹐十月十六日,蒋介石飞抵南岳,主持召开以检讨本次会战得失为中心议题的第三次南岳军事会议。

第三次南岳军事会议为期五天。蒋介石先后作了九次训话,从国军近年来暴露出来的种种积弊,到高级将领的战术素养问题、战略战术的运用问题及军队内部的管理训练等问题都进行了深刻反省﹐要求全体官兵发扬民族正气,从克服畏敌情绪、认真构筑工事、集中使用兵力、增强防御力量、封锁小路要隘、防止汉奸敌探、研究骑兵战术、加强实战训练等方面入手,来达成抗战建国的目的。

绚丽的晚霞在天上铺了一层又一层,把万山映得通红。为及时向部队传达南岳会议精神,张灵甫、蔡仁杰一回来就通知全师各团排长以上、师直各部班长以上的官佐连夜开会。

大家认为,长官晋升,当然要表示欢迎,所以当他俩一进小礼堂,即全体起立,热烈鼓掌。萧云成甚至激动得带头高呼:“恭喜张师长、蔡副师长执掌帅印!”明灿、高进、常宁等人更是群起响应。蔡仁杰对此急忙摆手,示意大家不要这样张扬,张灵甫则以他惯有的冷峻目光横扫会场一眼,然后将手杖横搁在讲台上。见长官脸上毫无喜庆之色,掌声这才稀落下来。

“有何喜可恭,还鼓掌?当不好师长,照样军法从事!”接着,张灵甫取下军帽,喝令全场:“全体立正,为本师所有烈士默哀三分钟!”

会场于是一片肃穆。

默哀毕后,张灵甫有感而发,首先从南岳会议的开幕式说起,将他对委座训示的理解、和对作战训练等方面的若干要求娓娓道来,针对性极强,加之音色洪亮,且不乏警句、排比句,脍炙人口的三国故事也信手拈来,显得既有气势,又通俗易懂,很是震慑人心。这是他接任师长后对全体官佐的第一次演讲,也是他一生中为数不多的长时间演讲。

“南岳会议第一天,委座就和全体同志一起起立,首先向全国死难烈士默哀,然后合唱《义勇军进行曲》。从今往后,本师也要沿袭这样的制度,来鼓舞我们的士气、纪念我们死去的袍泽。 ”

“刚才,大家恭喜本人和蔡副师长,说心里话,升任师长,我是如履薄冰,实在无喜可言。委座再三要求大家反省:抗战历经四年,倭寇疲弱衰竭,为何作战还会失利?盖因我们的军队不如从前。所谓不如从前,并不是说我们的武器差次,也不是说下级官兵退步,而是说高级将领升官太快、地位太高,不求进步、不思学习、目中无人、矜骄自满,以为什么人都不能教训我,甚至骄奢淫佚、走私牟利,平时不能将军队练好,战时定不能将敌人打败。所以,本人扪心自问,我张灵甫有何德何能方可担当此任?惟日后刻苦奋励,与众弟兄同进退、共生死、建功立业耳!”

“本次会议上,委座专门以曾文正为例,说明虚心好学的重要性。委座说,曾文正当初治军平乱,屡败屡战,仍忠贞自效,最后转败为胜,并没有旁的秘诀,就在于他肯学习,肯研究,不惜虚己下人,不吝随时请益,自己虽贵为统帅,但对幕僚秘书必恭必敬,尊之如严师,视之如铮友,主官如此虚心接纳,部将当然忠诚爱戴,以道义相扶持,以气节相砥砺,以学问相辅益,扫荡长毛的事业自然不会失败。”

“人要谦虚,不可狂妄。当然,我们是军人,军人要有军人的豪气,倘若别人问:能不能打胜仗?你不必谦虚,说自己不能,说自己带兵、练兵、作战样样都不行。所以,军人的豪气当是目中无敌人,而不是目中无人。“

“委座还曾举例说:德国大本营一个少校参谋,由中央统帅部派下去,对于前方高级司令部的一切计划和行动都可指挥监督。但依本人看,在我们国军里,自恃才高八斗的将领还大有人在,别说长官尊重下属,就连下属服从上司都尚且做不到。在座诸位,也请扪心自问,有无蔑视长官、中伤他人、甚至抗令不从之类的举动?委座训示:对长官信仰、对部下信任、对自己自信,有此坚定之共信——”

张灵甫以手杖击敲讲台,神情凛然道:“我们全体国军才能精诚团结、战力坚强!”然后,他顺手将右额前一绺刘海一扒,语锋一转,说起了三国故事。

“三国里也有不讲精诚团结的人,周仓当初便是。周仓此人力大、武艺不凡,但刘备让他给关公扛青龙偃月刀,心里老大不痛快,常与关公闹别扭、使小性子,甚至图谋暗害关公。关云长劲比我大,本事比我高,倘若杀了他,那自己不就天下第一了么?有一天上午,关公骑马出了城西,让周仓扛刀跟随。往常出门,关公总要离周仓远点,可这一回让他紧跟身后。周仓心里挺高兴,心想这一回你死定啦!瞅准机会,把手里的大刀往上一举。周仓,把刀放下!关公头也没回,却在前面大吼一声。周仓吓得一机灵,连忙把刀收回来。后来,他又举刀三次,可每次关公都仿佛像背后长眼似的,没回头就把他喝住了。周仓心里挺纳闷、也很害怕,真以为关云长是神仙下凡呢,连忙跪下求饶。其实,他们往西走,太阳在背后,关公当然不须回头,便可看到周仓的影子。从此,周仓一直陪伴在关公身边,兢兢业业,尽忠职守,最后为关公遇害而毅然自刎。”
 
“周仓效忠关公,关公效忠刘备,不为威武所屈,不为金帛所动,不为权色所诱。关公身在曹营时,曹操从心底慕其义、爱其勇,关怀有加。一日,见关公马瘦,特送战马一匹,此马乃为赤兔马,身如火炭,状甚雄伟。关公当即拜谢。曹操说:我屡次送美女金帛,你未曾下拜,今天赠马,你何故喜而再拜,这不是贱人而贵畜吗?关公回曰:吾知此马日行千里,今幸得之,若知兄长下落,可一日而见面矣。其不事二主的忠心与日月同辉。后来,曹操封关公为汉寿亭侯,并赐大印一枚,而关公辞曹投主之时,将此印悬于堂上,丝毫不为所恋。?? ”

“所以,精诚团结,贵在忠义,义不负心,忠不顾死。”

张灵甫加重语气强调道:“以言教者讼,以身教者从。本人当和蔡副师长一起竭忠尽能,对国以忠,待人以义,处世以仁,作战以勇,按照委座训示,从部队的组织、训练到教育各方面,切切实实作一番检讨和改进。”

张灵甫整整讲了一个小时。

蔡仁杰则站在他身边,也整整站了一个小时。

会议进入尾声,张灵甫和台下弟兄的一段对话,不经意间引起哄堂大笑。

笑话的起因是他在最后阐述治军方略时,引用了两段诸葛亮的名言:“夫为将之道,军井未汲,将不言渴;军食未熟,将不言饥;军火未燃,将不言寒;军幕未张,将不言困;暑不挥扇,雨不张盖,与众同也。孔明又曰:善将者,养兵如养己子,有难则以身先之,有功则以身后之,伤者泣而抚之,死者哀而丧之,饥者舍而食之,寒者解衣而衣之,智者礼而禄之,勇者赏而劝之。”

蔡仁杰插话道:“将能如此,所向必捷矣。”

“对!” 张灵甫颌首继续自己的思路说:“官兵同心,战无不胜。今后,弟兄们有何见解、有何困难,但说无妨。”

话音刚落,常宁就在台下起身:“报告师座,本人有话想说。”

“好,请讲。”

“我们北方士兵吃不惯大米饭,那饭粒一颗颗硬得跟枪子似的。”

“那就吃软饭嘛,本人就喜欢吃软饭。” 张灵甫想也没想,脱口而出。

那知台下传出一阵窃笑,笑得张灵甫莫名其妙,心想自己没说错什么呀。他的胃不好,当年在西安求学时,为临摹文庙的碑帖,专注得常常饥一顿饱一餐,落下胃病,更是沾不得过硬的米饭,只适合吃面食,但南方的小麦又不多见,所以炊事班总是尽量跟他把米饭蒸得很软和。于是,他理直气壮地反问一句:“吃软饭难道不好吗?本人提倡大家都吃软饭!”这一下全场暴笑,连刚才想笑又不敢笑的常宁,更是笑得肚子抽筋,蹲在地上直叫唤:“哎哟哎哟,我笑不得、笑不得了。”

一直肃立在他身边的蔡仁杰,也忍不住笑出声来。这个书生气十足的老伙计呀。他凑着他的耳边,把“吃软饭”的另一层含义作了一番解释。

“你看看你们,平时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何不装些高尚的文章、雅致的情趣?”张灵甫哭笑不得,把额头上的那绺刘海又向右边一扒,然后拎起手杖,向前一挥:“散会!”

从此,张灵甫那扒刘海的经典动作、“吃软饭”的反问句式,成为弟兄们茶前饭后津津乐道的传统剧目。“吃软饭难道不好吗?”模仿这句话的时候,还要左手叉腰,右手一扒额头。接着,从这一句话,又延伸出另外一些暧昧的反问句:“吃豆腐难道不好吗”、“吃米粉难道不好吗”,回应者则一本正经地说:“本人提倡大家都吃吃豆腐、都吃米粉!”

看来,要让弟兄们的大脑里装些高尚的文章、雅致的情趣,还得好好磨砺一番。

七十四军回到宜春不久,即开赴衡阳整训,接着又奉调广西,准备配合第四、第七战区反攻广州,从此离开了驻扎两年之久的赣北。

这年十二月八日,日军偷袭珍珠港,美军在战术上的惨败,却是全世界人民反法西斯战线在战略上的重大喜讯,美国人民自此以雄厚的国力、牛仔的剽悍向德、日、意轴心国宣战,胜利的天平终于开始向苦难深重的神州大地倾斜,胜利的曙光就要来临了。

珍珠港事变当天,驻扎广州的日军进攻香港。为策应英军,牵制倭寇,国军最高统帅部从第九战区抽调第四军、第七十四军,配合第四、第七战区大举反攻广州。

两支铁军挥戈南下,广州空虚,岌岌可危,日军大本营果断决定发起第三次长沙会战,以反牵制中国军队的南下行动。想到上一次进攻长沙功败垂成,阿南惟几在部署作战意图后,咬牙切齿地说:“这一次要收薛岳、罗卓英的尸!” 而第三师团师团长丰岛、第六师团师团长神田、第四十师团司令官育木等人则更是扬言,要在元旦那天到长沙过新年。

无情的现实却是薛岳扒了日军的坟。

从十二月二十四日到一月四日,整整十天,日军三个师团又一个旅团、一个支队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苦战在长沙城下,头破血流。而国军第十军军长李玉堂、预十师师长方先觉死守阵地,为从外线赶来的强大援军反包围日军立下首功;集中在岳麓山上的国军第九战区炮兵旅也大显神威,以居高临下的炮火炸得侵略者人仰马翻。第三次长沙会战打得之干脆利落,令世人眼睛一亮:前十天敌步步进逼,后十天国军转守为攻,仅历时二十天,日军就死伤五万六千九百余人,被俘一百三十九名,其中四名联队长、五名大队长被击毙,创侵华日军伤亡人数最高记录。

尤其是当国军全线扑向长沙﹐即将将日军第三及第六师团反包围歼灭时﹐阿南惟几竟没有注意到这种危险情况,对大难临头毫无察觉﹐反而让部下加紧猛攻长沙城。若不是第十一军的参谋长木下勇少将,以及全体的参谋这时已发现日军如不立即撤退将全军覆灭﹐因此集体向阿南惟几提出反对意见,阿南只得下令撤退的话﹐恐怕日军两个师团连同阿南惟几的指挥机关就将在国军的全线合围下全军覆灭了。撤退中﹐日军慌不择路,到处找渡河口逃窜,狼狈不堪。其中第六师团,在溃退 中,又被国军围住,最后几乎弹尽粮绝,靠空军的支援及第九混成旅团的帮助,狂逃了八天﹐才脱离了危险。

掉头北援的第七十四军,刚赶到株州,整个会战就以日军在冰天雪地中狼狈逃窜而结束。

据历史记载:薛长官从岳麓山一进长沙城即下令,将已经掩埋了的日军再扒出来,堆成几堆,示众三天,供中外记者和广大市民参观,得意之情溢于言表;而他的参谋长吴逸志则更是“借题发挥”,于尸堆边勒石留念,上书“倭寇万人冢”,旁书“陆军中将吴逸志题”。

伴随着国军在长沙会战中的胜利﹐新的一年的春天到来了。而对于日本人来说,樱花开放的季节却是噩梦的开始。

一九四二年四月十八日中午时分,美军十六架经改装后的重型轰炸机,在杜立德中校的率领下,从“大黄蜂”号航空母舰上强行起飞,直扑日本本土,将天崩地裂般的炸弹第一次毫不留情地倾泄到东京、千叶、横滨、神户、新泻、名古屋等大中城市。由于飞机一起飞,航空母舰即悄然返航,因此,牛仔们在日本人头顶上尽情折腾三个多小时后便向中国大陆的浙江方向呼啸而去。

当天夜里,因与地面失去联系,美军飞机未能找到预定的衢州机场,除少数几架平安降落玉山、丽水以外,大部分终因燃料耗尽,弃机跳伞或迫降,杜立特中校的座机也坠毁在天目山区,还有一架不幸降落到日军占领的南昌机场。整整八十名飞行员中,五人丧生、八人被俘,其余六十二人(包括杜立特中校在内)经顾祝同的第三战区军民的全力搜救,最后安全脱险。

日本本土首遭空袭,举国震惊,舆论哗然。五月十五日,日军为报复美国人的行动﹐而向中国人撒野﹐发起了浙赣战役,总兵力超过十五万人,规模仅次于武汉会战,共计七个师团、五个混成旅团,以及两个混编支队、一个战车联队、三个工兵联队、一个飞行师团。其中,日军第十三军指挥第十五、二十二、三十二、七十、一 一六师团和三个旅团等部自杭州方向进攻衢州;日军第十一军指挥第十三、三十四师团和两个旅团等部由南昌方向进攻上饶,企图东西合击、打通浙赣线,彻底摧毁衢州、玉山、丽水等地的军用机场,以达到安定民心、鼓舞士气的目的。

这时候的七十四军,已经恭候在龙游以南及遂昌一带,只等日军上门了。
  
上一次在长沙未能痛宰倭寇,这一次弟兄们可铆足了劲。

和七十四军一起东调浙江的,还有原东北军出身的第四十九军和原西北军出身的第二十六军,他们都是在第三次长沙会战前后从湖南抽调过来的,国军最高统帅部鉴于第三战区战略地位上升,早已未雨绸缪,决定改反攻广州为增兵浙江。

刚过完春节,七十四军便从株州经萍乡、宜春、樟树、临川、鹰潭、上饶赶到浙江西部的江山、常山两地。七十四军在江山、常山两地休整了一天。凑巧的是﹐常山是陈芷若的故乡。弟兄们宿营在这个美丽小山村的时候,常宁一时贪嘴,摘了陈家门前的香椿叶,又在路上打了一只“野鸡”,差一点被军法从事。不过,当时谁也不知道这就是陈芷若的家。

常宁也是合该要出事,被明灿逮了个正著。

第二次长沙会战之后﹐第五十八师的一七二团及一七四团两个团长位置出现空缺﹐张灵甫报请军座同意﹐将卢醒从五十一师调过来,担任师参谋长兼一七四团团长,一七二团团长一职则由明灿升任。

那天上午,明灿、萧云成来师部开了一个短会。鉴于闽浙赣边界地形复杂,卢醒决定将萧云成的特种作战训练班配属给明灿,指示他们作为全师的先遣队,一定要通过当地政府和向导,将地图与实地一一对照,以校正差错、利于全师在衢州地区作战。

会后﹐明灿及萧云成带着两个卫兵一起骑马去了县府,又是找向导核对地图,又是分头出城看地形,果然发现地图上有好几处山脉、河谷的走向与实地不符,路口、桥梁、古塔等一些地形标记也出现偏差,一直忙到下午才收工。

明灿带着卫兵在和向导分手后,掉头回城,经过城外一个小山村的时候,就看见常宁坐在树丫上摘香椿叶,手上的干粮袋都快塞满了。香椿树长在人家院子里,不是野树,这和土匪糟践庄稼有什么两样?

“喂!小子,你搞邪完了,还敢摘老百姓的香椿?!”

常宁的枪法,人人皆知,明灿认识他,他还不认识明灿呢。常宁理直气壮地反问一句:“吃香椿难道不好吗?”一支脚还吊儿浪当地摇晃着。

他奶奶的,这不是在学师座的口吻教训人吗?明灿连弟兄们赌钱都要关禁闭,何况拿百姓的东西﹐当即大怒,举起马鞭指着他喊道:“你跟老子下来!”说着,自己也翻身下马,带着卫兵进了院子。

见这骑马的长官发了火,常宁赶紧滑下树干。

明灿一眼又看见树底下还有一个蠕动的布袋,鞭子一指,问道:“这里面是什么?”

“是……野鸡。” 常宁迟疑了一下。

“野鸡?”明灿扯开布袋一看,里面分明是一只芦花小母鸡。“哼哼……哼哼……你个猡日的还敢撒谎?” 他冷笑一声,喝令左右:“给我捆起来!”

常宁一边挣扎一边抗议:“你不是我们长官,管不了我!”“老子管不了你?哈哈,师座今天才下令,把你们配属给本团!你们萧班长大概还没有回来给你们讲吧?”

高进、李欣、曾有满等人听见外面的动静,急急忙忙从房间里跑出来。李欣凭著自己和明灿都是湖北老乡的关系,在一边大胆劝和道:”明团长息怒、息怒,有话好讲。“众人一听这两眼深凹、满脸怒容、像天王殿门外护法金刚的长官原来就是大名鼎鼎的明灿团长,心里暗自叫苦不迭。果然,明灿毫不留情地眼睛一瞪:“如此偷鸡摸狗、败坏军纪,还有什么好讲的?”举著马鞭往众人面前一扫:“想必诸位也知道吧?前不久,本团有一新兵抢劫民衣一包,被鄙人枪决于浙赣路上,被军座传令全军,以示效尤。”最后将马鞭指点着常宁,恶狠狠地说了一句:“别以为你小子有能耐就可以高人一等,老子照样毙你!”

明灿说罢,头一扭:“带上赃物,押回团部!”

众人面面相覤,只听见被皮带反绑双手的常宁出了院子后不停地大声呼叫:“放开老子!老子要死也死在战场上!”

高进找来一匹马,说要进城找师座。正在这时,萧云成回来了,他是和向导一起回驻地的,向导在县府里当民政科长,辛苦了一天,准备请他吃餐便饭。一回来得知出了这事,萧云成心里就埋怨起常宁来,在七十四军也呆了一年多,怎么绿林好汉的习惯没改多少!考虑到师座也不便处理这类棘手的问题,讲情面吧,其他人不服;不讲情面吧,常宁就没命了,大家还连个转圜的余地都没有,因此他没有让高进去找师座,而是自己和向导一起去撵明团长他们,如实在劝说不动明团长,再让高进去找蔡副师长和卢参谋长。

很快,他追上明团长一行,先让常宁把事情的经过作了一番解释。常宁说,房东交代过,家里的东西可以随便吃;至于这“野鸡”,也不是他故意撒谎,附近一处农舍被炸了,不见人影,只有这只鸡在废墟旁边咯咯叫,就把它捉来了,因为是一只无主的鸡,所以才说是野鸡。

“这也构不上抢劫吧?明团长?”萧云成求情道。再加上县府那位科长也帮着说话,明灿最后才终于松口:“好,看在两位面子上,只要有村民保他,我就免他一死。”一行人于是又调头返回村里。栽有香椿树的那户人家,主人姓陈,是位老者,青砖瓦房,朱门白墙,一看家底就很殷实。但老先生在把房子出让给国军暂住后,带家眷去了城里自家开的的钱庄。这时候,天已经快黑了,高进赶紧骑马进城找人。

好在城里的钱庄就那么几家,很快就把房东找到了。

叩开大门,说明来意,一听为了这点小事就要军法从事,那身穿青布长袍的房东老先生仰天长叹:“铁军乎?义军乎?闻所未闻乎!”顾不得吃晚饭,当即坐上马车往村里赶。

一下马车,未进院门,老人便连声高呼:“刀下留人!刀下留人!”

明灿见老人浑身散发着翰林墨香的鸿儒气息,不由得肃然起敬,言必称先生,答应从宽处理,并为自己的弟兄拿了村民的东西而赔礼道歉。明灿的言行,让老人顿生好感。老人再四处一瞅,见里间的地上铺满稻草,靠墙一边搁著一溜背包,而床上被单依然如自己昨天临走前那般整洁,便知道弟兄们并没有睡自家的床,心中更是感叹不已。

当明灿后来又拿出一块银圆,作为买鸡的钱,想请老人代为转交给户主时,老人坚辞不受,说:“犬女也在国军当差,老夫已深知牺牲之惨重、作战之艰难;如今为我家乡免遭倭寇蹂躏,众弟兄又劳顿千里,何以为报?惟有替乡邻倾出所有,略表寸心。”说着,便要去库房取金华火腿,让弟兄们尝一尝,硬是被明灿和大伙劝住才作罢。

为让老人安心坐下,明灿转移话题,问道:“请问令媛在那一战区?”

“犬女不让须眉也,服务于桂林陆军总医院,已晋升为护士长、领上尉薪水啦。”老人捋著胡须骄傲答道。明灿一听,觉得好不惊奇,记得师座好象也在桂林医过腿伤,说不定他们之间还认识呢。正要进一步打听人家尊姓大名,不料,不知什么时候出去的萧云成,忽然买回来一篮子豆腐,一进门就乐哈哈地对大家说:“咱们来一个香椿拌豆腐,怎么样?一清二白啊!”那位民政科长也拎着两只大公鸡跟在后面讲:“光那一只芦花小母鸡也不够呢,这不又买了两只,总得让各位弟兄一人拈一筷子吧?”

这一打岔,让明灿只顾得埋怨他们乱花钱了。

晚餐气氛十分融洽。

常宁也松了绑,端起黄酒,必恭必敬地给老人、客人、长官和众弟兄一一敬酒,感谢各位的救命之恩。

饭后,送走老人和民政科长,有些喝高了的明灿,剔著牙齿对常宁说:“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怎么著也得给你一顿教训。”

常宁一个立正,说:“甘愿受任何处罚。”

“行,有种!来人,给我抽这小子十记马鞭!”

他的两个卫兵便上来,笑嘻嘻地拍著常宁说:“得罪啦、得罪啦。”然后把他架回堂屋里,屁股朝天地放倒在长凳上,这处罚已经算不了什么了,所以大家都围上来幸灾乐祸地看热闹。执刑的卫兵其实也摸透了长官的心思,并没真打,前三鞭的确很重,但接下来却是一鞭比一鞭轻,动作反倒一下比一下夸张,挨打中的常宁也很快察觉出其中的奥妙,当然很配合,发出的呻吟是一声比一声痛苦。

明灿坐在太师椅上,心满意足地摇晃着二郎腿,连连叫好,说:“打得好,打得好,你这小子,人家一只小母鸡,你也下得了手哇!”

众弟兄今天算是见识了这位平时作风强悍的长官,既有文质彬彬的一面,也有说话风趣的一面,心中生起几分敬意。

@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就在那一年, 王玉玲女士与张灵甫将军经人介绍在长沙一个理发馆里见了面, 开始了
    他们的交往, 并于这一年的金秋在上海金门大饭店举行了婚礼,之后定居南京二条
    巷焦园一号。当时, 张灵甫将军兼任南京警备司令. 据说张灵甫十分留恋这个家,
    曾说:“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住上太太亲手布置的家,我好幸福呀!”
  • 民国三十六年五月十六日的黄昏,张灵甫将军站在石洞指挥所裹,他目视着洞外不远
    的厮杀,终于向天掷出长长的苦喟!他集合了在石洞裹的副师长蔡仁杰将军、五十
    八旅的旅长卢醒将军、五十七旅的副旅长明灿将军、团长周少宾上校、参谋处长刘
    立梓上校,对他们晓示守土卫国的军人天职,眼看阵地将失守,惟有杀身以表白一
    个军人的志气。将领们都表示了不能成功只有成仁的决心。张将军频频颔首,随着
    从容地写下了他的诀别书。
  • 孟良崮是一处东西连绵十数里的石头山,乱石遍布,怪岩错落,既无村舍,亦无树木,缺乏水源。匪军迅即调集八个纵队(军)四面围攻,战况激烈,双方伤亡惨重,我军缺弹药粮水,枵腹征战,所用水冷式重机枪因缺水无法发射(初以人尿代替后来尿亦无出),空军虽空投弹药、大饼馒头及茶水,因山陡多落敌区。在万般困难状况下,浴血苦斗,黄沙滚滚,杀声震天,至十六日中午匪军己接近军指挥所附近,张将军毅然写下遗书:“十余万之匪,向我围攻数日,今弹尽援绝,水粮俱无,我决与仁杰(副军长蔡仁杰)战至最后以一弹饮诀成仁,上报国家领袖,下对部属袍泽。老父来京,未克亲侍,希菩待之,幼子希善抚之,玉玲吾妻,今永诀矣。三十六年五月十六日灵甫绝笔。”遗书先交随从杨少校突围带出(此一遗书原件现藏凤山陆军官校校史馆)。苦战至十六日下午三时,张将军即与副军长蔡仁杰、师长卢醒等六将领从容持枪自戕殉国。
  • 刘骁留给孟玲玲的遗书,孟玲玲还来不及收到,自己也牺牲了,死得很惨,一个人死在路边,她的遗体直到在战后才被高进和萧云成他们找到。
  • 张灵甫 WY三剑客

    捞刀河:虎落平原(4)

    时间一晃过去两个月,侵华日军又向长沙发起了第二次进攻。这是七十四军成为全
    国战略攻击军后的首场恶战。最高统帅部和第九战区都对七十四军寄予重托,期望
    其再发虎威,力保长沙。

  • 捞刀河:虎落平原(1)七月七日,赣北宜春。暴风雨即将到来的时刻,没有一丝风,阴沉沉的乌云扣在明月山上,像蒸笼罩住了闷热的潮气,山下的河边卧著一头老水牛,只把鼻子露出水面,几株河柳也没精打采,片片树叶低垂,连树上的知鸦都懒得叫了。
  • 至下午五时许,云头山之战已到白热化程度。

    日军志在必得,国军寸土必争,双方都打红了眼睛,不顾一切代价殊死拼杀,猛烈的枪炮声好似怒海狂潮,一浪高过一浪,而云头山则在惊涛骇浪中摇摇欲坠,一团团黑红的火焰带着巨大的爆炸冲天而起,遮天蔽日;数不清的人影在硝烟里伴随着嘶哑的杀声迎面相撞,惨烈厮杀,将雪亮的刺刀互相扎进对方的身体。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