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网络锁不住 视频争下载

更新: 2006-06-04 21:15:06 PM   標籤:tags: , 六四

【大纪元6月5日讯】(美国之音记者:东方2006年6月5日华盛顿报导)欢迎收听美国之音对比新闻。今天的话题是六四事件十七周年的相关报导。

*媒体报导 内冷外热*

中国共产党机关报人民日报六月四号头版头条的新闻是:长沙推行文明城管让市民舒心。中国中央电视台以及中国其他主要媒体都没有提到任何关于六四事件十七周年的报导。

然而,这个被中国官方媒体有意识遗忘的周年纪念日,在远隔重洋的美洲大陆,却受到不同的对待。

很多海外媒体在六四事件十七周年的纪念日当天,刊登文章,纪念十七年前被中国军队用坦克和机枪打死的民众,并且呼吁中国政府公布死伤者的确切人数,重新评价六四。

*36万比0*

记者在“六四”十七周年当天,用英文Google搜索中国天安门六四事件周年纪念,结果得到了36万4千多个网页;而记者用号称是中国最大的中文搜索引擎百度搜索六四天安门事件十七周年这几个关键词,得出的结果是“零”! 和这几个关键词相关的所有中文页面根本无法显示。

由此可见,尽管这个事件已经过去了十七年,中国政府没有忘记这个事件。人民没有忘记这个事件。海外媒体也没有忘记这个事件。

接下来,介绍海外媒体关于“六四”十七周年的相关报导。

*美官方表态*

美国华盛顿邮报六月四号刊登文章,题目是:美国敦促中国重新评价天安门事件。

华盛顿邮报说:“在中国血腥镇压天安门广场民主运动十七周年之际,美国敦促北京重新评价当年采取的行动。中国政府至今仍然坚持镇压“反革命暴乱”的说法,声称当时采取的行动是为了保护社会稳定,并为经济增长铺平了道路。”

华盛顿邮报援引美国国务院发言人麦科马克在一篇声明中的话说:“美国敦促中国就数以千计的遇难者、被拘禁者以及失踪者提供完整的说明,也说明政府在屠杀中的角色。我们还敦促中国处理目前仍在继续的对受害者及其家人的侵权问题,并且公开那些仍然在押的人员名单。”

华盛顿邮报也注意到,十七年前对天安门学生民主运动镇压的相关消息,除了香港和澳门特区之外,在中国不能被讨论。中国电视新闻和中国主要的报纸都没有提到“六四”周年。

在香港,数以万计的民众在维多利亚公园参加了纪念“六四”十七周年的烛光守夜活动。一片烛光的海洋涵盖了四个足球场这么大的面积。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麦科马克说:“弄清真相,以及把努力实现中国现代化和繁荣与中国人民享受更多的自由联系起来,符合中国本身的利益。”

*广场上的抗议和镇压*

美联社报导说,“六四”十七周年那天,中国警方在天安门广场上撕碎了一个抗议者的横幅标语,至少拘禁了两个人。据报导,有一名年龄较大的中国妇女试图打开一个横幅标语,标语上面的内容显然是政治性的。广场上的中国武警迅速撕毁了她的标语,并且把她抓上一辆面包车。

另外,还有一名中国农民抗议者显然试图从事和纪念六四无关的抗议活动,但是警察也迅速把他押上了一辆面包车。

六四当天的天安门广场上还发生了一起事件。一群显然是旅游者的人打开一个横幅摆好姿势准备照相,结果引起警方的注意,警方迅速让这批旅游者把没有政治内容的横幅收了起来,并让他们离开广场。这群旅游者并没有人被逮捕。

*赵紫阳的两封信*

“六四”十七周年前夕,被罢黜的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写给中央的两封信在海外曝光,引起舆论的广泛关注。香港太平洋世纪出版社在“六四”十七周年前夕,出版了由吴国光,张伟国,鲍朴编辑的《赵紫阳纪念文集续集》,书中收录了赵紫阳要求中共重新评价“六四”有关的两封信。

第一封信是1997年9月赵紫阳写给中共中央的。这封信流传到海外之后,舆论对信的真伪并非没有疑虑。不过,这本书的三位编者以及许多有中共高层工作经历的人士和专门研究中共政治的学者专家认定,这封信是出自赵紫阳本人。

在编辑《赵紫阳纪念文集续集》一书的过程中,编者又得到了赵紫阳写于一九九七年十月的另一封信稿,从而进一步证实:一九九七年九月赵紫阳致中共十五大要求重评“六四”的信属实。这两封信都是珍贵的历史文献,在中共政府至今没有对六四事件重新评价的今天,赵紫阳的这两封信,中共控制的媒体,没有进行任何报导。连赵紫阳本人,在写了这两封要求重评“六四”的信之后,处境也进一步恶化,完全失去人身自由直到去世。

接下来,我们就为听众朋友介绍赵紫阳写给十五大以及中共中央政治局的两封信的要点:

首先介绍赵紫阳致中共十五大主席团并转交全体代表的一封信。赵紫阳在信中说:

“这次召开的十五大是我们党在二十世纪最后一次代表大会。请允许我向大会提出一个对“六四”事件重新评价的问题,请予审议。 令举世震惊的“六四”事件已经过去了八个年头。现在回过头来看,有两个问题应该采取实事求是的态度给予回答。 第一,那次学潮不管存在什么偏激、错误和可指责之处,但把它定性为“反革命暴乱”是没有根据的。既然不是反革命暴乱,就不应该采用武装镇压的手段去解决。”

赵紫阳在信中认为,武装镇压六四的决策和行动,使中国共产党,中国军队和中国人民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使十三大开始的政治改革中途夭折,政治体制改革严重滞后,造成种种社会弊端迅速滋生蔓延,社会矛盾加剧,腐败惩而不止,愈演愈烈。

赵紫阳在信中坚持他当时提出的“在民主和法制的轨道上解决问题”,是解决学潮的最好办法。当时学生中的多数是要求惩治腐败和促进政治改革的,并不是要推翻共产党,颠覆共和国。如果我们不把学生的行动视为反党、反社会主义,而接受他们的合理要求,采取耐心的协商、对话、疏导,事态是可以平息下去的。

赵紫阳最后说:“对于“六四”事件的重新评价问题,迟早是要解决的。即使时间拖得再久,人们也不会淡忘掉的。”他希望党能够审时度势,早作抉择。

这封信在发给十五大代表之后,中共不仅没有尊重赵紫阳的意见,重新评价“六四”,反而对这位八十岁的老人,加强了监视和迫害。赵紫阳不得不写了第二封信,对中共对这位前总书记人权的粗暴践踏提出抗议。

赵紫阳在致全体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委员的一封信中说:“我在9月12日曾给党的十五大写过一封信,建议重新评价“六四”问题。此信想必你们都已看到。自从信发出之后,我就被禁止会客、外出,完全限制了我的自由,把我从半软禁升级为完全的软禁了。对于这一严重违法行为的发生,我曾写信给中央办公厅要求解决,但一直至今,对我的软禁仍在继续,因此我不得不直接向你们反映。 ”

赵紫阳说:“我作为一个党员,就某一问题向党的代表大会提出建议,是正常行使党员的权利,这是党章明文规定了的。我既不违反党章,也不违反国家法律。而现在对我实行软禁,剥夺我作为一个公民的人身自由,就是己经把我作为一个触犯了国家法律的人对待了。但我不知道我究竟触犯了什么法律,也不知道是由国家哪一个执法部门经过何种法律程序行使实施对我软禁的权利的。这样不明不日的随意就可以对一个人实行软禁,可剥夺一个人的公民权利,难道不是对社会主义法制的粗暴践踏么?! ”

赵紫阳回顾说,在共产党的历史上,除了文化大革命外,因持有不同意见而被剥夺人身自由实行软禁的事,很少发生。赵紫阳说:“在我们党早已深刻总结了过去左的沉痛教训以后,十多年来一直强调建立社会主义法制的今天,尤其是在江总书记刚刚在党的十五大向国内外郑重宣布了我党要坚持‘依法治国’,要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时候,在中央身边竟然发生了如此粗暴破坏社会主义法制的事,实在令人难以理解! ”

刚才介绍了海外媒体在六四事件十七周年之际,广泛报导的有关赵紫阳给中央的两封要求重新评价六四的信件。接下来介绍前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所所长严家祺在海外中文的世界日报上发表的一篇文章。

*严家祺对比两个天安门事件*

严家祺提出了一个观点,那就是六四与八九民运是两回事。他认为,八九民运是一场伟大的民主运动,为六四翻案,并不是为了如何去评价八九民运,而是要翻一个重复了17年的谎言,那就是六四前后,北京发生了“反革命暴乱”,因而需要“平暴”。

严家琪指出,铁的事实是,六四不等于学运,也不是民运,而是一场政府对无辜民众的大屠杀。

严家祺对比了两个天安门事件,在1976年清明前后,也发生了一个天安门事件,毛泽东为了驱散天安门广场的民众,出动了三千名警察、五个营卫戌部队以及工人民兵。但是毛泽东没有向民众开枪。1976年毛泽东批准的天安门事件中,共逮捕二百多人,虽有人受伤流血,但无一人死亡。

然而,对比1989 年的天安门事件,则完全不同。严家祺指出,当时陈希同等人捏造事实,声言6月3日凌晨至下午,北京发生了“反革命暴乱”,邓小平下令“明天天亮前解决问题”、“万不得已部队可以采取一切手段”。六四“平暴”出动了至少数万武警和军人、数千辆军车、装甲车,“平暴11小时”,造成了数千人伤亡,丁子霖等人统计到的死难者就有数百人。

*鲍彤:六四和文革同源*

法国解放报在“六四”十七周年之际,采访了赵紫阳的助手,六四事件后被关进监狱的级别最高的中共官员鲍彤。鲍彤谈到他对六四事件十七周年的感想时说:“六四和文革是同一片土壤的产物。十七年来,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如何改变这片土壤,使六四和文革这种人类的悲剧不再重演。”

鲍彤认为,中国目前实行的制度没有一丝一毫社会主义的味道,尽管社会主义曾经是中国共产党最响亮的口号。鲍彤说,他看不到今天的中国再次发生大天安门事件的迹象,但是小天安门事件此起彼伏,没有断过。鲍彤说:

“去年全国发生了八万多起(民间维权抗争事件),平均每五分钟一起,人数从数十到数百、数千不等。鲍彤指出:“共产党是靠支持民众维权起家的。现在的中国真正进入了民众维权的时代,共产党应该为之欢呼。中国社会将通过民众维权而进步,而告别专制制度,而进入人类文明”。

*监控下的祭奠*

接下来介绍多次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的六四难属组织“天安门母亲”在六四当天举行纪念活动的情况。“六四”上午九点,在京的二十多位“六四”死难亲属按每年惯例,来到北京西郊的万安公墓,祭奠在十七年前那场大屠杀中死去的亲人。公安当局对张先玲女士和周淑庄女士做了全程监控。在墓地,一如往常,有公安的便衣警察在四周警戒、监视,阻止民众参与祭奠和境外记者采访。难属们为死者洒酒、鲜花,行礼,场面悲壮肃穆。

张先玲女士代表参加仪式的难属宣读祭文。祭文说:

“我们是一群大部份都年过古稀的老人,每年在“六四”这个伤心的日子, 都盼望着聚集在儿女们长眠的地方,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以释放心中的郁闷,默默地倾诉衷肠,以和着滴滴泪水的薄酒来慰藉含冤离去的亲人。可是,政府连这点最起码的精神寄托都不让我们自由的表达,年年都派警察跟踪、监视、干扰,甚至把我们彼此隔离起来,这不是在我们没有愈合的伤口上再撒上一把盐,再猛猛的扎上一刀吗!当局宣称要建立“和谐社会”,但我们眼前哪有一丁点和谐的影子! ”

天安门母亲在纪念遇难者十七周年的祭文中,重复了他们两年前提出的一个口号 :“说出真相,拒绝遗忘 ,寻求正义,呼唤良知。”

*网络锁不住 视频争下载*

虽然十七年过去了,尽管当局不让年轻一代知道六四的真相,但是,互联网所引起的信息革命,使越来越多的中国年轻人了解当局不让他们接触的信息。

《亚洲周刊》最新一期介绍说,现在的大学校园内,经常有人在校内局域网上发布介绍六四真相的视频片,时间虽短,但次数多,同学们都迅速下载。对当代大学生而言,这简直就是一场新启蒙。

亚洲周刊援引一位中国大学生的经历报导说,他确切知道六四事件的机缘,是因为大学内部局域互联网上,突然出现了标题是《天安门》和《六四真相》的视频下载,有六集,每集长约半个小时。这些视频只在网上出现了二十分钟,后来就被删除了。但是这二十分钟里,全校点击下载量达到几百次。听说的同学都互相通知,已经下载到的就在私人圈子互相传,传播工具包括聊天工具QQ,私人的FTP加密下载,以及移动硬碟。

亚洲周刊报导说,很多同学看了那六集视频后,觉得压抑、难过。亚洲周刊报导说:“对八零年后出生的一代人,互联网简直就是新启蒙。---无论权力者的阻力有多大,互联网不断强化历史磁场,并拓宽它的跨度,使真相不再局限于权力的媒体、书本、报纸。互联网使被垄断了的历史论述及话语逐步回到公民手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