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六四”绝食感言

--即中共以黑帮手法围堵我全家的第192天
更新: 2006-06-05 09:24:42 AM   標籤:tags: 高智晟 , 六四

【大纪元6月5日讯】17年前的今天,冷血的专制独裁者在天安门广场干出了惊骇天地的大屠杀。凶手们诬蔑那些被屠杀的同胞是搞“反革命暴乱”,而事实上,那些罹难的同胞被杀前的行为的全过程是光明的,这种被持续地昭然在阳光下的行为即是:他们和平地、以符合中国宪法厘定的方式提出了朴素的国家政治民主化及法治化的民主要求,这样的要求竟为他们以至这个民族招致了杀身之祸。

这样的屠杀已经过去了17年,今天的中国依然专制独裁及专制独裁者依然冷血。从那些可敬的天安门母亲们最近书写的公开的呼吁书中,极具理性地提出的要求改变的内容,即可以看出,在这样的杀戮发生了17年之后,这些坚韧的母亲们获得了什么,她们至今仍在凶手们那里争取为自己心爱的孩子们进行公开的悼念活动这样的权利,而这样的权利原本就不属于那些凶手们,而属于人伦范围内的人者固有范围内的权利。

对于“六四”逝去生命悼念的自由选择形式,对那些至今亲人被杀、被致残,及因关涉“六四”的原因而煎熬了17年之久的被迫害的同胞们表达敬意和声援,今天,全国29省数百名固定参加周六接力绝食的同胞们决定,行24小时的绝食行动。

最近,有涉“六四”问题的反思及揭露文字可谓铺天盖地,我在昨日以《胡温与“六四”屠杀罪责的关系》为题也发表了这方面的文字,故今天将不再行相关的重复触及。但在最近关涉“六四”的文字中,让人不得不警惕一些倾向是,一些专门的文字仍在继续兜售非政治化及“维权应注重实用效果”的思想,令人惊愕!今天在这篇文字中无意作与专门评述。

人类至今天,以现代法的精神,以和平的方式,争取及维护人权早已成为人类社会的普世共识,而以现代法的精神、以和平的方式创设及维护人权本身即是一种迄今最高且最理想的政治。我们不认为非政治化的主张是一种错误,因此,我们从未去批评那些对非政治化模式的痴迷者,但我们却要反对借此将维权政治妖魔化的意图。而有涉“维权应注重实用性效果”论本身就是一种怪诞的命题。我想,提出这样的主张者,难道他自己会认为天安门母亲们17年后的失望,是她们主观不注重“维权应注重实用性效果”导致的吗?

中国人民在追求民主、自由及法治社会的事业在几十年里前赴后继,付出了血和生命的代价仍然成效不彰也是因为人们不“注重维权实际效果”所致么?有谁只是痴迷关心维权过程而不关心维权的实际效果的所谓维权呢?此外,这“注重实效维权”有无原则底线呢!

在“六四”暴行发生17年之际,面对我们在17年后仍被当年的凶手们及他们的帮凶死死扼住我们民族命运咽喉的严峻现状,在这里,在这样的日子里,我再次竭诚呼吁那些极具强烈的山头老大心理的笔杆子们,放弃将国内维权循以你们的意志模式化的谋求,放弃今年以来屡屡向中国人民维权运动发难的不健康举动!这样的谋求今年以来已导致了一系列令人痛心的事件!使自己成为改变中国的有益力量,才是每个中国人今天的要务。

就改变野蛮暴政而言,我们应谨记蒋介石先生的一句名言:“人无老幼,地无南北,均有抗战守土之职责”。一切人,一切形式,只要符合现代法的精神,只要是和平的,是以和平的方式,只要对和平改变专制中国有益,我们都应当去鼓励之,支持之,而不是,也不应当是指责他们。

事实上,“六四”罪恶至今还没有结束,只要天安门母亲们的那些低得可怜的愿望还未落实,只要在这样的日子里我们的窗户外面还能看到大批的中共特务身影在游荡,我们就有理由、且有权利这样结论!

结束“六四”罪恶,结束随时都会再行杀戮的专制暴政,应是在这样的日子里、这样的时代、全体中国人的当务之急!在这样的日子里,我再次向胡、温及中共领导体系里的一切对中国的明天,对自己子孙后代的明天抱有责任的有识之士们发出呼吁:与中国人民一道和平地、理性地通过协商对话的方式,结束使我们民族长期身涉灾难的专制统治,共同开启我们民族美好明天的曙光。

英国历史学家阿克顿说过:“自由民主事业作为一种道德问题的紧迫性远远大于作为政治问题的紧迫性。”因此,虽然我们发生过流血的暴力与冲突,但是,如果流血没有得到非暴力的宽容与仁慈的有力制约,那就还有可能再次发生流血,结局将是令人恐怖的。历史已经证明,和平的协商对话手段是解决我们这个时代所有尖锐的政治问题和道德问题的正确方向。

就结束南非前种族隔离制度时,他们的总统得克乐克说过:“结束过去的罪恶,加害者必须承认自己过去罪刑的过错,加害者应表谢罪,受害者则应胸怀宽恕的宏量,为了构建永续的和平,两者必须携手努力”。他进一步指出:“这里所讲的宽恕,并非意味着忘却盲目的过去,而是立足于严峻的自我反省,踏出建设未来的第一步的勇气和行动。人类内心的变革,比政治经济的层次更深远。因此以人类内心的变革,来构筑精神和平,才是构建真正和平的基础”。

让我们不要通过传统的饮用仇恨恐惧的祸水,来消减我们向往自由民主明天的旱渴。仇恨只会腐蚀我们的肉体和灵魂,恐惧会使人怯懦而退缩,仇恨和恐惧会使我们容易丧失尊严、理性、宽容、仁慈和妥协,从而在我们身上滋长顽固、僵化、残忍和暴力的不宽容、不妥协的性情。仇恨和恐惧都会寻求暴力的手段来解决冲突,保护自己;而暴力,只会导致更大的仇恨和恐惧,为社会增添更多的邪恶。

历史不堪等待,我们的民族已在苦难的深渊里,煎熬了数千年,在对峙和冲突中,不断消耗着我们民族在不同阶段积累的各种物质和精神文明资源,及至今天,当今世界其他民族都在大踏步向文明的阶段迈进的时候,我们的民族仍然还处在对立和冲突的徘徊中,这实实令人扼腕叹息!

对民族,对个人都百利无弊,对之拒绝者,既无理由,亦无理智!

2006年6月4日 在有大批特务围堵的日子于北京家里
(根据录音整理)(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