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花

随缘
【字号】    
   标签: tags:

台湾的花很奇怪,过节时特别贵。

一飙就是几倍,原来一朵十元的,过节这天要二十元、三十元,不管玫瑰、香水、百合、康乃馨,在嘉年华会这日都被操作着她们的身价。

情人节玫瑰花一捧就是上千元,买一朵、两朵情人不开心,所以要买九百九十九朵,商人这么宣传大家只好这么被教育,没有九百九十九,也要九十九朵。如果一朵十元,九百九十九朵也要上万元,就是九十九也要一千元,嗯!这么贵,花农不知赚到了吗?白居易的诗“买花”已昭告上层社会买花的豪奢,说“帝城春欲暮,喧喧车马度,共道牡丹时,相随买花去”,又叹“家家习为俗,人人买花去”,“有一田舍翁,偶来买花处。低头独长叹,此叹无人喻”,原来“一丛深色花,十户中人赋”!

届逢母亲节,我也去花店看花了,量贩式的花店一地已包装好的花束,很壮观但没有种在土里漂亮,多了造作,过多的包装。

透明的玻璃纸团团围住花的容颜,想保住花的娇嫩吧,一圈圈的捆和绑,金线的缠绕象征喜气和贵气,台湾人最爱的富贵气,还有小珠珠的链子缠绕着一大束的花,甚至有的还配一个熊宝宝,千奇百异,百般装饰,千样配缀,几乎忘记花本身就是最美的主角,但还是佩服设计者的巧思,锦上添花的神功真是绝技一流。

去过欧洲,一次在匈牙利的布达佩斯大街上逛,有人卖花,那花只是随意一扎,简简单单,可以是百合一朵,再配几片绿叶,自然大方,温馨美丽。到德国,坐火车时,在月台看见他们迎接亲人手中也是拿着几朵好像才自园里采下的鲜花,车一停,亲友一下车立即献给久未见面的朋友,再一个拥抱,花朵交接,馨香的是亲情和友情,感情自然的交流,真是好。

若收到我们台湾特产的超伟大的花束带回家是件浩大工程,我不喜欢过度包装,我会拿起剪子,将包装纸层层剪开,露出花瓣和叶子,由清水自然供着,开心到花谢。

这季节五月六月陆续有盛事,五月的母亲节、六月的毕业季,花束的流窜势必如凤凰树上盛开的红花一样汹涌燃烧。你要送人花吗?要送花束?还是去采几枝小野花?那野花可以是咸丰草、紫花霍香蓟,或是酢浆草花,或是花东山坡上的野百合,更或是菊岛上的天人菊,一束自然风雨浇灌的花比商人刻意包装的花要美要自然呢。

如果有人送我的是一把春天的鲁冰花,一把夏天的太阳花,一把秋天的五节芒,一球冬天的白雪花,我都要感激有人知道我。花不表示天长地久,只是浪漫的推手和助燃剂。如果心不够真诚,再多的花也是一场空,届时花的心藏在蕊中,即使花期错过,也不要大惊小怪,因为过多的包装纸蒙蔽你赏花的眼,你看人的心也被世俗的功利观念所蒙蔽了。

买花看花也可以看出朋友交往是否真心真意,庆祝母亲节,今天我买到在店里身价被老板抬高的一束一千三百元的花,也买到在骑楼底下一束五百元的花,生活也一样,淡泊的心天天是好日,求名的心天天有得失。

下次如果你们答应我不买花送你们,要是我经过原野,就送你一把自然培养的野花,五爪金鹰、马樱丹或蟛蜞菊,你们可不要嫌弃喔。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东边是鼻头角
    西边是富贵角
    我们走进这角
    是最心灵最北的顶端

  • 海的蓝
    击打你的眼
    她没有恶意
    只想让你心情水波荡漾
  • 咸丰草
    不走正路走小巷
    一次我这样离经叛道
    离开车水马龙的大马路
    钻进幽静的小巷
  • “再见了,小弟。多保重呀!”随着公车远去的声音,仍在记亿中萦回,未曾消失。算来是20多年前的事了!那时独自在彰化求学,初次离家也说不上是自闭些或是不适应,有点不太习惯与人交往和说话。总是活在一个人的世界里,一个人用餐、一个人踩街、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弹吉他或胡思乱想。
  • 【大纪元1月11日报导】(中央社记者陈蓉台北十一日电)很多人第一眼看到年轻的活佛盛噶仁波切,绝对想不到他是一位转世活佛,影星莫少聪就有这样的经验。盛噶仁波切展现和以往密宗活佛给人不同的风格和感受,其实他也和凡人一样,曾穿名牌、开名车、谈恋爱,一路走来强调“随缘度化众生”,这些理念在新书“我就是这样的活佛”中呈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