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为中共特务画像的过程已经结束

——即中共以黑帮手法围堵我全家的第195天
更新: 2006-06-06 16:40:18 PM   標籤:tags: 高智晟

【大纪元6月7日讯】 大纪元记者按:在听打高律师文章的最后一段时,联络电话被掐断。正打算原封不动地发表高律师这篇没有完成的文章时,却及时地得到了国内持续关注高律师的朋友们的帮助,得以完成这篇文稿。在此对这些正义之士表示感谢的同时,也敬请继续关注高律师的安危。

最近有一些探寻的电话打进来,问及为何不再有记述跟踪情况的文字,还有些朋友在电话中说是不是不再有特务跟踪你了?尤其6.4之后,这样的询问又多了起来。在今天的文字中我就此作一个简单的说明,藉此感谢那些对我全家持续关怀的国内外朋友们。

中共特务对我全家的围堵、跟踪、骚扰一刻也没有停息过。且从今年的5月1号起的跟踪、骚扰和以前相比更加恶劣,跟踪已不像传统意义上的概念。成群的中共男女特务从形式上看,实际上早已成了我一家的“亲密伙伴”,尤以早晨的锻练为例,你很难再得出有“跟踪”这样的概念,被我女儿戏称是“一个队”的。

成群的中共男女特务在其背后主子的操控下,对我全家的全方位、全天候的围堵、骚扰、野蛮侮辱、恐吓、甚至是暴力抢劫,可谓无恶不作。更为恶劣的是,其间竟数次制造“车祸”以期夺我性命。当然,这些特务195天的存在有时也让我有一些意外的“收获”。

我和耿和从相识到相处已有21年余,我从未看到过她骂人。是特务们,具体地说是昨日晚饭后,中共那群裸露肚皮的女特务针对我的“不健康举动”弥补上了让我目睹耿和骂人的空白。

今年五月中旬后,中共特务针对我的跟踪显然作了些大胆“改革”。这多少让人看到了中共并非像人们想像的那么完全僵化的一面。前不久的一天,大批的裸露着肚皮的妖艳女子突然出现在跟踪我的特务群体中,那肚皮的裸露程度令人咋舌。

据说最近我发表的文字当中,多有技术性的差错出现,有些朋友甚至将这样的差错归咎于那些整日在我眼前晃来晃去的女特务们的肚皮。我自己不能完全肯定读者朋友们的这般揣度,我能肯定的是,最近确有不少中共特务的,看得出来也是刻意不做任何遮掩的,平心而论也是姿色颇佳的“肚皮”持续地在我眼前晃动。奇怪的是,每隔24小时,这批“肚皮”们就换成了“黑衣寸头”们,这已成规律。

昨日晚饭后这些“肚皮”的晃动有找错了对象之嫌。5月1日后,特务们的跟踪过程常常是用身体和我“亲密”接触,在我这里早已成为家常便饭,“肚皮们”也不例外。吃过晚饭后,我陪夫人、孩子下楼散步,由于我整日没有下楼,显然是引颈顾盼了一整天的“肚皮们”立显兴奋状并迅速围将上来。其中一名女特务简直就是往我身上贴,惊的近在咫尺的耿和目瞪口呆后说,“我们原本是不愿骂人的,你的举止远比街头拉客的妓女都无耻”。

女特务对此的反应让人“刮目相看”。听耿和这一骂,她干脆一步跨到耿和面前,背过身体去使劲地大幅度地摇摆着她的腰身,这下流的程度着实了得。但昨日的这一过程也让我发现了特务们可能的另一企图,即:露着肚皮的女特务在往我身上贴的过程中,四周不低于两部摄相机在对着我!

截至今天,中共特务与我一家全天候的“相处”已经是195天了。在最初的几十天时间里,我每天公布一份较为详细的记述特务们的跟踪情况的文字。这样长时间地、不厌其烦地对特务跟踪情形的文字记述并非是一种嗜好,更不是一种享乐。中共以流氓特务对异见人士的跟踪骚扰可谓由来已久,这是一种极其阴狠的、不耻于人类的不光彩行径。

但当这样下作的不光彩的行径全貌发生在我的面前时,毫不保留地向公众去揭示这种公然用政权来豢养黑社会群体的丑恶行径,无论作为受害者还是作为见证者,我都责无旁贷。我原定计划以几十天的时间,用我的眼睛和我手中的笔为不被大多数国人所知的中共政权内的黑社会组织--中共特务群体“画”一幅基本真实的“肖像”,我最终是完成了这样的任务。

当然有很多人都喜见我不厌其烦地为中共特务画像的努力。在我几十天的被特务们跟踪骚扰的记述中,始终伴有对我这种记述行为的辱骂者,有些叫骂的同胞还极具耐心,有些叫骂者为了展现他自己在精神方面的健康与洁净,好多次将我对中共特务这种超乎常人想像的下流行径的真实描述说成是精神出了问题,并结论说:“这是一种精神病发作后常见的疑神疑鬼的现象”。多有朋友希望我以专门的文字回应,对我而言,这样的回应会让我感到是一种痛心的浪费。

最近在网上获悉,这种极具耐心的叫骂者据说大都是中共特务及被其收买者所为。我相信这种真实的存在,但我认为也不完全如此,有一些同胞就义愤填膺地强调:“我不是特务,我是为共产党打抱不平的!一个政党不可能像你说的那样下流,不可能像你说的下流到那种程度,只有一种合理的解释,那就是你在讲假话”。但对这样的同胞我常常耐心地邀请他能到我身边来看一看,并承诺愿意承担因此而产生的包括交通费在内的相关费用,但都被拒绝,倒也不是什么特别遗憾的事,这在中国的社会里是“顺理成章”的存在。

倒是这些同胞对我之希望他们能把那打抱不平的侠者的目光部份地投向被中共残酷压迫的个体同胞时,不知为什么,他们立即就表现出失态的愤怒,开口即对你破口大骂。@

2006年6月6日 在有中共特务包围的日子 于北京一家肯德基店里

(根据录音整理)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gb/6/6/7/n1342028.htm  二維碼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相关专题: 营救高智晟高智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