琦君散文:桂花雨

琦君
  人气: 8361
【字号】    
   标签: tags:

中秋节前后,就是故乡的桂花季节。一提到桂花,那股子香味就仿佛闻到了。桂花有两种,月月开的称木樨,花朵较细小,呈淡黄色,台湾好像也有,我曾在走过人家围墙外时闻到这股香味,一闻到就会引起乡愁。另一种称金桂,只有秋天才开,花朵较大,呈金黄色。我家的大宅院中,前后两大片旷场,沿着围墙,种的全是金桂。惟有正屋大厅前的庭院中,种着两株木樨、两株绣球。还有父亲书房的廊檐下,是几盆茶花与木樨相间。

小时候,我对无论什么花,都不懂得欣赏。尽管父亲指指点点地告诉我,这是凌霄花,这是叮咚花、这是木碧花……我除了记些名称外,最喜欢的还是桂花。桂花树不像梅花那么有姿态,笨笨拙拙的,不开花时,只是满树茂密的叶子,开花季节也得仔细地从绿叶丛里找细花,它不与繁花斗艳。可是桂花的香气味,真是迷人。迷人的原因,是它不但可以闻,还可以吃。“吃花”在诗人看来是多么俗气?但我宁可俗,就是爱桂花。

桂花,真叫我魂牵梦萦。

故乡是近海县份,八月正是台风季节。母亲称之为“风水忌”。桂花一开放,母亲就开始担心了,“可别做风水啊。”(就是台风来的意思。)她担心的第一是将收成的稻谷,第二就是将收成的桂花。桂花也像桃梅李果,也有收成呢。母亲每天都要在前后院子走一遭,嘴里念着,“只要不做风水,我可以收几大箩,送一斗给胡宅老爷爷,一斗给毛宅二婶婆,他们两家糕饼做得多”。原来桂花是糕饼的香料。桂花开得最茂盛时,不说香闻十里,至少前后左右十几家邻居,没有不浸在桂花香里的。桂花成熟时,就应当“摇”,摇下来的桂花,朵朵完整、新鲜,如任它开过谢落在泥土里,尤其是被风雨吹落,那就湿漉漉的,香味差太多了。

“摇桂花”对于我是件大事,所以老是盯着母亲问:“妈,怎么还不摇桂花嘛?”母亲说:“还早呢,没开足,摇不下来的。”可是母亲一看天空阴云密布,云脚长毛,就知道要“做风水”了,赶紧吩咐长工提前“摇桂花”,这下,我可乐了。帮着在桂花树下铺篾簟,帮着抱住桂花树使劲地摇,桂花纷纷落下来,落得我们满头满身,我就喊:“啊!真像下雨,好香的雨啊。”母亲洗净双手,撮一撮桂花放在水晶盘中,送到佛堂供佛。父亲点上檀香,炉烟袅袅,两种香混和在一起,佛堂就像神仙世界。于是父亲诗兴发了,即时口占一绝:“细细香风淡淡烟,竞收桂子庆丰年。儿童解得摇花乐,花雨缤纷入梦甜。”诗虽不见得高明,但在我心目中,父亲确实是才高八斗,出口成诗呢。

桂花摇落以后,全家动员,拣去小枝小叶,铺开在簟子里,晒上好几天太阳,晒干了,收在铁罐子里,和在茶叶中泡茶、做桂花卤,过年时做糕饼。全年,整个村庄,都沉浸在桂花香中。

念中学时到了杭州,杭州有一处名胜满觉垄,一座小小山坞,全是桂花,花开时那才是香闻十里。我们秋季远足,一定去满觉垄赏桂花。“赏花”是借口,主要的是饱餐“桂花栗子羹”。因满觉垄除桂花以外,还有栗子。花季栗子正成熟,软软的新剥栗子,和着西湖白莲藕粉一起煮,面上撒几朵桂花,那股子雅淡清香是无论如何没有字眼形容的。即使不撒桂花也一样清香,因为栗子长在桂花丛中,本身就带有桂花香。

我们边走边摇,桂花飘落如雨,地上不见泥土,铺满桂花,踩在花上软绵绵的,心中有点不忍。这大概就是母亲说的“金沙铺地,西方极乐世界”吧。母亲一生辛劳,无怨无艾,就是因为她心中有一个金沙铺地、玻璃琉璃的西方极乐世界。

我回家时,总捧一大袋桂花回来给母亲,可是母亲常常说:“杭州的桂花再香,还是比不得家乡旧宅院子里的金桂。”

于是我也想起了在故乡童年时代的“摇花乐”,和那阵阵的桂花雨。

 转载自《桂花雨》/ 琦君着,
台北市:尔雅出版社,89/10/10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纪元6月7日报导】(中央社记者陈蓉台北七日电)曾出版“橘子红了”、“三更有梦书当枕”等多本散文和小说的作家琦君今天凌晨四时四十五分病逝于和信医院,家属随侍在侧,享年九十岁;琦君家属和朋友决定于十九日上午八时三十分于第二殡仪馆怀恩厅举行公祭,送这位在台湾文学上有重要贡献的作家最后一程。
  • 作品陪伴许多人度过童年的作家琦君今年已经90岁了,“亚洲华文作家文艺基金会”今天举办了“向资深作家琦君女士致敬”活动,表彰琦君多年来在文学上的成就。(张德厚 报导)
  • 【大纪元4月30日报导】(中央社记者陈蓉台北三十日电)向老作家致敬,亚洲华文作家文艺基金会今天上午颁奖给作家琦君。琦君的夫婿李唐基代表致词,希望能有更多人持续华文写作,发扬华文文学。
  • 【大纪元4月25日报导】(中央社记者冯昭台北二十五日电)“亚洲华文作家文艺基金会”将于周日 (三十日)举办“向资深作家琦君女士致敬”活动,已自美返台定居的琦君,将由夫婿陪同出席接受赠奖。
  • 【大纪元12月15日报导】(中央社记者刘嘉韵台北十五日电)琦君自一九四九年在台湾发表散文“金盒子”后,作品不断,多篇散文作品被收入台湾与中国大陆的国文教科书,不少评论家认为,琦君散文细腻雅致,文字漂亮,以怀旧为出发点,创作出一篇篇有关故土风情的篇章。
  • 【大纪元12月15日报导】(中央社记者刘嘉韵台北十五日电)年近九十高龄的女作家琦君今天出席国立中央大学琦君研究中心开幕茶会时指出,阅读、写作是最快乐的事,她现在的愿望是可以回学校作旁听生,三年后再写一篇论文给各界指教。
  • 【大纪元12月14日报导】(中央社记者陈蓉台北十四日电)作家琦君和同辈女作家在台湾文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由国立中央大学中文系琦君研究中心主办、国家台湾文学馆赞助的“永恒的温柔|琦君及其同辈女作家学术研讨会”,将于十五、十六日在台湾师范大学教育大楼国际会议厅展开,会中发表十六篇论文,对这些女作家作品和贡献有深入探讨。
  • 女作家琦君的散文平实易读,广受民众喜爱,作品“橘子红了”也曾被改编成电视偶像剧,风靡一时;国立中央大学经过一年筹划,成立全球唯一的琦君研究中心,近九十高龄的琦君将于十五日参与开幕酒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