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一峰:在悬崖上的当代权力人物

王一峰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7月14日讯】 一人365天内每天作手术3例

2006年中共集中营被曝光后,中共政权的背脊骨真的彻底压断了,国际组织经过3个多月的紧急调查取证。确认了中国大陆至少有23个省市500多家医院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以进行器官移植手术,尤其最黑暗的是,大部分军队及武警医院的器官移植机构均明显涉案参与。

3月份时,来自中国东北沈阳市的安妮,作出证实,她的丈夫(外科医生)在2003年10月前的两年期间亲手摘取了大约2000名被麻醉了的法轮功学员的眼角膜。震惊了世界,如果这还不足以震醒胡锦涛,那么我们看看中共媒体的自供状,以下均取自中共媒体和各器官移植医院的网站自诉:

沈中阳,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武警总医院肝移植研究所所长,被称为中国临床肝移植“奠基人”。截止2004年4月,由其主持完成了肝脏移植1000余例,肾脏移植500余例,仅“2005年一年中,完成原位肝脏移植647例,肾移植436例,肝肾联合移植21例,胰肾联合移植2例”。试想如果没有一个庞大的器官活体供应库,沈中阳可能在2005年一年内365天每天作手术3例,创“多项全军和全国之最”吗?

这仅仅是冰山之一角,沈中阳式的“效率”竞相刊登在许多器官移植医院的网站作为“成就”招徕顾客。中国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公开对世界宣称,中国自1993年开始,完成肝脏移植6000例,肾移植60000例,心脏移植250例,是仅次于美国的第二移植大国。

莫春柏,原解放军309医院器官移植中心副主任医师,现在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器官移植中心副主任医师,99年在309医院完成首例肝移植病人,到现在共完成肾移植400余例,参与肝移植30余例。先后协助京内外5家医院成功开展肾移植。

宋文利(男,34岁)。东方器官移植中心肾移植科副主任医师。1999年开始从事移植,2000年专门从事肾脏移植工作,共完成同种异体肾移植术300余例。

郑虹,2000年7月至天津第一中心医院移植学部从事肝移植工作,累计完成肝移植手术200余例。

张建军,东方器官移植中心肝移植科主治医师2001年就任于东方器官移植中心,从事临床肝移植工作,参与完成肝移植手术300余例。

朱志军,天津器官移植中心常务副主任,天津市器官移植研究所副所长,1998开始参加肝移植,至今主刀完成肝移植手术450余例。

臧运金,2005年1月调入武警总医院肝移植研究所任副所长,2005年12月,完成肝移植手术250余例。

刘振文,武警总医院肝脏移植中心常务主任,98年至今一直承担临床肝脏移植工作,包括供肝切取,肝移植,完成肝脏移植手术300余例。

胡锦涛敢背下这个黑锅吗

这是一幅多么触目惊心的割取活人器官的演示图,而且大部分的所谓“成果”都是1999年以后。7年来,500多个大型医疗机构里的医生们大规模的、有计划的、系统的进行着从法轮功学员的身体上割取他们鲜活的器官,随后以高价出售,进行器官移植。数十万被非法关押的健康的法轮功学员成为了器官移植活供体库,形成了一个由监狱、法院和医院组成的超级犯罪集团。

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成为他们随时牟取暴利的商品,冷血的谋杀制造出中共医生们公开炫耀的所谓“医疗成就”和“学术成果”,这种对生命与人性的践踏构成了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罪恶。更令人发指的是,这种恶行于被国际社会曝光后,该犯罪集团夜以继日,加紧进行更大规模的器官移植手术,牟取暴利与毁灭证据同步进行。

面对这种罪恶,中共体系内的一切分子都不得不作出最后的抉择,特别是党魁胡锦涛,这个黑锅他是绝对背不起的,只要不抛弃中共,胡锦涛的名字将永远与中共的邪恶连在一起,胡永世都将洗刷不净那无尽的血腥。

还有哪个政权或人物敢为中共背书

7月6日,由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资深国会议员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组成的独立调查组,向加拿大媒体公布了他们的独立调查报告《中国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指控的报告》,这份报告完全是按照西方人的工作方法、思维逻辑和推理进行的调查,其二人的职业背景和专业水平,以及在社会中的信誉度皆无可挑剔,可以说这是为西方各国政要量身打造的一份报告,这份报告完全满足了西方人思维方式和调查条件(独立的),有理有据,无懈可击,直接切中要点:

“根据我们目前所掌握的情况,我们得出了非常令人遗憾的结论,即指控是真实的。我们相信,大规模的、违背意愿的、对法轮功修炼者的器官掠取一直存在,而且现在仍然在继续着。”

“在我们的工作过程中,我们碰到一些人对指控表示怀疑。这种怀疑有几个原因。其中的一些怀疑让人想起1943年美国最高法院法官费利克斯.弗兰克福特被简.卡思基告知大屠杀的消息后对一个波兰外交官的反应。弗兰克福特说:‘我没有说这个年轻人在说谎。我是说我无法相信他告诉我的话。这两者有区别的。’这些指控如此令人震惊,以至于人们几乎不可能相信它是真的。尽管人类目睹了这种堕落,如果这些指控是真的,将代表一种对这个星球来说属于新的诡异形式的邪恶。正是这种惊骇与恐怖,让我们退往不相信的一边。但这种不信并不意味这这些指控不真实。”

1947著名的“纽伦堡审判”,有一个非常引人瞩目的审判是将23名纳粹医生押上了审判台,纳粹进行的骇人听闻的实验暴露给公众。实施者是作为救人职业的披着白大褂的医生,世界惊醒了,为了防止这类暴行的再现,1948年颁布了《纽伦堡法典》,制定出十大基本原则,以后还有《赫尔辛基宣言》、《维也纳宣言和行动纲领》、《关于防止,反对和惩罚交易人体公约》等国际公约的通过,都成为人类社会必须共同的准则,也是每个国家的当权者必须维护的人类基本法规。

有关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进行大规模的器官移植手术的事实的曝光已经足够让西方的一切政府的政要们站出来了,

7年来法轮功学员一直在向各国的各级政府和议会讲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历史已经把这个时期的所有的过程都记录在案,如果在这样的灭绝人性的事实面前妥协,不谴责、不制止、视而不见,仍然继续和中共政权进行背后的媾和,把法轮功问题作为利益交换的底牌,那将是同等程度的残忍堕落,其名其国、其人其事将作为人类永远的耻辱而载入人类的罪恶史。

我想起《圣经》中说:“挪亚的日子怎样,人子的日子也要怎样。那时候的人又吃又喝,又娶又嫁,到挪亚进方舟的那日,洪水来了,把他们全都灭了。”(《路加福音》17:26-27)也许是该醒醒的时候了,大审判就要开始了,注定在悬崖上的当代权力人物。@(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6-07-14 5:1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