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 剧 欣 赏 】《武松打店》

武松击溃孙二娘的黑店
袁荣易

清代中期天津杨柳青版画 大解差带着武松及小解差,投宿十字坡旅店,女店主手执折扇殷勤招呼,武松的眼神透露出已经洞悉女店主的诡计。

    人气: 20
【字号】    
   标签: tags: , ,

中国的武术历经好几千年的传承,形成一套完整的系统,由于对身体有深刻探究与实践,上达天人之际,也称为武术气功。中国戏曲与世界其他剧种最大的不同,就在于武术被纳入演员的训练中,称为基本功。

基本功分为:(一)腰腿功—促使腰部柔软、(二)毯子功—翻扑摔跌、(三)把子功—打斗招式(包括手把子–徒手打斗;枪把子–各种武器打斗),以及(四)桌子功—在桌上跳上跳下。

京剧中包含许多武戏,戏中类似舞蹈的武打动作,往往看的观众目不暇给,屏气凝神。《武松打店》是武松与黑店女老板孙二娘在漆黑的屋内打斗,动作设计的非常精彩,将这四种基本功发挥得淋漓尽致。

武松打店》又名《十字坡》,叙述武松因杀嫂替兄报仇,被充军发配孟州,一路由大小二解差押送,途经十字坡投宿,险遇不测的经过。黑店里的打斗,有四个段落:第一段是搜店;第二段是孙二娘进房窥探,初次交手;第三段是武松在正式打斗前的准备;第四段是双方摸黑打个你死我活。

“搜店”是武松就寝前对房内进行检查,借此表演也交代出房内空间的状态。例如他执烛察看床下(舞台上以桌代床),他用脚将桌帷踢起,但不马上向床下看,而是后退一步,蹲马步,身朝台口,脸向台里,一手护着烛光,注视床下;摆这姿势目的在防备床下有人,等没动静,才把烛光移照床下。这个动作的设计,表现出武松的细心。搜店后,武松抛去蜡烛,上床睡觉。

国光剧团演出《武松打店》,中坐者武松由孙元城饰演,左前方孙二娘由戴心怡饰演。

第二段孙二娘前来窥探,她用水浇湿门轴,拔簪拨门进房。伸手触摸,碰到床上的武松;武松并不马上坐起,因为突然坐起有风,会被对方发现。武松猛睁双眼,同时一脚朝上蹬去,人随之坐起,接着用脚向床下探索,并凝神倾听。

武松的脚探到床下孙二娘的脸,孙感到有物逼近,跪地下腰,接翻“软滚背”避开,武松的脚几乎贴著孙二娘,这个“绕头”的表演,因为孙二娘的机伶而躲过。孙二娘立起,武松下桌,对摸,手相碰,武松抓孙二娘头,孙二娘低头、窜上桌、翻下,逃出门,将门反锁。

第三段,武松在屋内拉门,拉不开。武松料定对方会再来,因此先做准备。首先是“脱铐”,接着脱褶子,褶子脱下后绕在手铐上作武器(兼作盾牌),然后找定位置,躲著等候。这段的设计是让观众歇口气,缓和一下紧张,以便观赏接下来激烈的恶斗。

第四段,孙二娘手持一柄明晃晃的攮子(匕首)上场,挥刀劈锁入屋。武松见刀光,迎上去,却扑了空,几次对摸,摸熟对方位置。等孙二娘匕首砍来,武松扔掉自己的武器,去夺匕首。相持不放,孙二娘不支,匕首被武松夺去;武松扫孙二娘爬虎(斤斗的一种),猛向孙二娘射出匕首,被孙二娘闪过。

武松、孙二娘均欲寻匕首,找到后同时握住,共同抛出匕首,徒手起打;武松飞脚踢、孙二娘抢背(斤斗的一种)。又对摸,打“小五折”(拳的套数);武松又踢孙二娘爬虎,孙二娘乌龙绞柱回踢、武松抢背。

武松上桌,孙二娘抚腿上痛处,倚桌稍歇,武松发现桌前有呼吸声,以掌击孙二娘脸,揪孙二娘上桌,互相扭打压制。孙二娘下腰下桌,又开打。——最后孙二娘败走,武松追下。

武松戏是盖叫天(1888一1971年)的拿手好戏,他从十四岁起演《武松打店》,整整演了六十年。盖叫天演的武松,夺到孙二娘手中的攮子(匕首),猛力射向倒在地上的孙二娘(称为“剁攮子”),匕首戳在孙二娘头旁一点点的地方,全场观众震慑。演出从未失手,这全靠平时苦练。他说:“要练到有百分之二百的把握,上台上才能有真把握。”

盖叫天被称为“活武松”,他那种嫉恶如仇、又同情善良的个性,可说与武松一般无二;这张是他演出《武松打虎》的剧照。

盖叫天不只是卖弄武打与技巧,他还注重表现人物的思想、感情。他能掌握住武松那种桀骜不驯,视权威如无物,但又十分重情,为了别人可以死而无怨的精神状态。盖叫天诠释武松,能表演出一种同时皱眉又瞪眼的表情–皱眉是多愁善感,瞪眼是反权威,既要皱眉又要瞪眼是相当难的。可是这却能将一位嫉恶如仇、又同情善良的好汉武松,活灵活现的呈现在观众面前。

解放后盖叫天因为周恩来称赞他,视周为知音;七十岁时政府又为他拍“盖叫天舞台艺术”记录片,他误以为受到共产党礼遇。然而1966年文革开始,他受尽摧残,起初罪名是“戏霸”、“地主”、“黑帮”、“反动艺术权威”,后来升级成“反对样板戏”、“炮打江青”,遭受的折磨也随之升级—数十人轮番殴打近八十高龄的盖叫天,剪胡子把他的皮肉一同扯下,将他塞在粪车游街,还故意打断他早年曾断过的右腿。这些令人发指的共产党残暴行径,一直未改,直到今天还在虐杀家庭教会成员、法轮功学员。而且变本加厉,现在已被证实共产党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赚钱。

盖叫天不知道共产党选他做为批斗的对象,是因为他的名气与善良(他到死前,还为周恩来设想,怕自己牵累到周,完全不知周的阴险)。共产党杀百分之五的人,去恐吓剩下的百分之九十五的人是一贯技俩;而且这百分之五的人还不能是默默无闻的人,这才愈有杀鸡警猴的效果。

盖叫天被扫地出门,住进不足六平方米的破屋子,全靠其妻照顾。拖着病痛到1971年1月,又患中风,送到医院,医院以他有“黑帮”之名拒绝救治,因而去世。这位为艺术奉献一辈子的艺术家,八十三岁高龄还需面对如此不堪的情景,亲眼看到泯灭人性的医生。共产党不只毁灭医生的人性,在其党文化的洗脑下,各行各业的人逐渐“黑店化”,如果全国大半人民泯灭人性,那将是“自做孽不可活”,老天不容许呀!@*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明代侯方城《壮悔堂文集》记载了一则明代名戏班兴化班和华林班的主角竞艺的故事。南京富商请了这两个当时最有名的戏班同时搬演《鸣凤记》,事后三年,败部的兴化班马锦请求二度演出。马锦如何败部复活?可谓卧薪尝胆…
  • 唐涤生的《胭脂巷口故人来》除了在戏台上演出的舞台版外,还有一个电影版本,由任剑辉、白雪仙、林家声等主演,改名《琵琶巷口故人来》。两个版本的故事骨干是一样的,分别只在于舞台版中,文敏被逼离家后,恳求桐轩莫上京应试,因“有师在,弟子难出头”,桐轩赠他盘川(盘缠)即只身离去;电影版中,桐轩则认为“弟子功名师有责”,同赴秋闱,其后,二人投宿寺院,桐轩染病加上盘缠不足,自愿放弃应试,把余钱赠予文敏,“让舅功名把姓埋”。
  • 看《帝女花》,长平公主之贞烈、周世显之勇谋自然是焦点,唐涤生确花了不少笔力在他们身上。然而,唐涤生之所以杰出,不在于他能把男女主角塑造得丰满,在于他没有遗漏主角身边的配角,他撰写《帝女花》的功力可见于周钟一角。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