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nessing History: One Woman's Fight for Freedom and Falun Gong

《静水流深》:一名法轮功学员的生命见证

一部因信仰而遭受迫害的令人痛心的回忆录
Ceci Neville(英文大纪元)曾铮翻译

一部灼人的回忆录:在最近被翻译成英文的《静水流深》中,曾铮讲述了她感人的故事。她因修炼法轮功而被中共折磨、逮捕、关押。她最终流亡到澳大利亚。(图片来源:SOHO出版社sohopress.com)

    人气: 60
【字号】    
   标签: tags: ,

静水流深》今年夏天来到了美国和欧洲的书店里。它不仅讲述了作者个人所走过的历程,也深刻地揭示了世界上最后一个共产主义大国的黑暗。

因为中共对所有媒体的牢牢掌控,中国境内无论发生什么,都被严密的掩盖着。也许我们离得太远了,所以也不想关心。生活在西方民主国家的人们很难了解中共为镇压人民而费了多少心机;而(《静水流深》的)作者曾铮,将人们带到一个近到能极度痛苦的感受到中共的压迫的地方。

在因为信仰法轮功而受尽令人恐怖的折磨后,曾铮逃往了澳大利亚。她在学校里学的是理科,因而以科学家般的精确而细致的笔触记述了她所经历的噩梦,讲出了千千万万不能发声的人们的心声。

虽然越来越多的西方人正在了解和谴责对法轮功的迫害,但他们不了解迫害到底为什么会发生。作者通过她的个人经历反映了镇压的过程——从她第一次被捕并被关在体育馆开始,到她长期被关押在奴工劳教所的经历。在劳教所里,法轮功学员们被强迫制作出口产品,如手织毛衣,组装玩具等。

她解释道:“在中国这样一党专制、党要牢牢控制一切的社会,这样庞大一个群体岂能不引起当权者注意?”

曾铮说,中共最主要的目标就是紧握权力,所以这种修炼就被视为对他们权力的威胁。

更重要的是,(中国)社会的每个阶层都接受了党对他们的生活的控制。中共的绝对权威是生活中的一个事实。每个人都知道这一点。对于在西方出生的人来说,这是不可理解的。但对中国大陆的人民,这就是现实。

作者将迫害具体化了。她没有过多的去分析中共政权的动机,而是写出第一手的小区内的警察怎样监视和逮捕他们自己的邻居的经历。片警也许会跟一个守法的公民有着很好的私人关系,但当命令来了时,却会利用邻居的信任去抓捕和关押他。

曾铮记述了她与一名理解法轮功,却选择了将职业置于良心之上的警察的接触。片警吴兵曾试图保护和警告曾铮和她丈夫:如果继续要求中共结束对法轮功的迫害会有什么后果。

有一次他给她暗示。曾铮写道:“(吴兵说,)这两天外面有点乱,让我们最好别出去,我问他到底有什么可乱,他支吾地说:‘今天不是圣诞节嘛,外面乱。’我反问:‘圣诞节有什么好乱的?’他说不出什么道理,只是坚持反正这两天别出去。”

吴兵甚至还私下告诉曾铮和她丈夫一些他个人区秘密:

“他告诉我们,他九年前就写了入党申请书,可是这份申请书揣在兜里九年多,也没往上交,为什么呢?‘我看着好多党员还不如我呢,好多坏事都是党员干的’。但最近他还是将入党申请书交了。‘没办法呀!在这一行干,想得到提拔,不是党员行吗?……现在什么都跟经济利益挂上钩,没有官衔钱就少得很,……没钱怎么行?’”

另一名警察在抓捕曾铮时很坦率地跟她谈话:

“‘知道政府为什么那么怕你们吗?’他问道。

‘为什么?’

‘因为你们这个功太真了,你们太有凝聚力了。’”

令人吃惊的是,这名警察承认,他如早点遇到法轮功,说不定也炼上了。可现在太晚了,因为如果他现在炼,会损失太多、丢掉工作。

“他苦恼地说:‘如果我是以前看的,说不定就看进去了,可现在我是戴着有色眼镜在看,总想从书中找怎么对付你们的办法,就看不进去了。’”

《静水流深》能帮助普通的美国公民理解为什么中共政权如此害怕在大使馆或领事馆前打坐的法轮功修炼者;它也能帮助美国人了解,为什么法轮功修炼者在全世界各大主要城市中都在展示功法,并散发酷刑展的传单。

它能让读过它的人在征签表上签名,跟他们的参议员或众议员谈这个问题,或问我们的政府在突破中国的网络封锁方面都做了什么。

也许,它能打动读者的善心。它已打动了我。 @

《静水流深》英文版Witnessing History: One Woman’s Fight for Freedom and Falun Gong

美国版由Soho Press Inc出版
http://www.sohopress.com/books/witnessing_history.html

澳洲版由 Allen & Unwin出版
http://www.allenandunwin.com/shopping/ProductDetails.aspx?ISBN=1741144000

ISBN 1-56947-421-4

本文原文:http://www.theepochtimes.com/news/6-7-16/43749.html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日前,澳大利亚民主中国阵线秦晋、钟炜、邱易等应约前往澳洲首都堪培拉会晤丹比议员、绿党领袖布朗参议员,以及澳洲对亚洲尤其是中国外交政策研究员弗洛斯特博士。
  • 桑妮: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中国聚焦”,我是桑妮。

    自从大纪元时报披露了苏家屯秘密集中营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活体器官摘取,以及毁尸灭迹的特大新闻之后,整个世界为之震惊。人们几乎不敢相信这种连德国纳粹都自叹不如的残暴行径,竟然发生在和平的二十一世纪的今天。那么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呢,它对中国又意味着什么呢?今天我们的节目请来了自由主义法学家袁红冰先生和作家曾铮女士,请他们来和我们一起探讨这个话题。

  • 3月24日,在大纪元看到曾铮的文章《看中共如何有气无力抵赖苏家屯》的时候就觉得奇怪。为什么呢?因为中新社不是中共的正规官方新闻社,臭名昭著的新华社才是,重大消息的发布以及涉及国是的采访都是通过新华社的。苏家屯灭绝集中营这样惊天动地的事情,怎么着也轮不到中新社出面来抵赖。当时有个这个疑问,但是并没有在意。两天之后,在海外某网站看到了中共“网络评论员”张贴类似的抵赖文章,和曾女士文中附录的相比内容要多一些,并且出现了采访记者的名字--徐非非。
  • 苏家屯活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惊天黑幕被曝光后,中共保持了“不同凡响”的沉默。三天后,笔者在悉尼《九评》研讨会上第一次听袁红冰教授说,如此重大的指控,中共不否认、不调查,就等于默认。

    又是十一天过去了,3月22日,《澳洲新快报》在第五版右下角最不起眼的地方,登了豆腐干大的一篇文章,题目是《沈阳否认设法轮功集中营》。

  • 在沈阳市苏家屯有一个秘密集中营,这里关押著超过6000名法轮功学员。据悉,凡进到这里的人没有活着出来的,焚尸前内脏器官都被掏空出售。对此记者采访了畅销书《静水流深》的作者曾铮女士。
  • 在大纪元网站看到高智晟律师发起接力绝食的倡议时,第一时间就到签名网站上签上了“支持、参加”四字。没有做过任何关于此事的效果、影响、后果、方式是否妥当等等的考虑。“维权”、“反迫害”,“反以黑社会化流氓手段对付维权律师”,这些理由还不够么?
  • 自高智晟律师发起接力维权绝食以来,从中共歇斯底里的反应,到海外此起彼伏的声援,再到初时令人有些吃惊,细想又似“正常”的来自维权阵营“内部”的“异议”,一切都不算太令人讶异。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