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泪的忏悔 愤怒的控诉

陈沅森:一个原中共线人的忏悔 (10)

——现身说法揭露中共以“反革命罪”屠杀千万同胞的秘辛
陈沅森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 , ,

(14) “李良、石惠泽叛国投敌案”

还有一位高考落榜、石惠泽的同班同学曹辛星,读高中时曾在《诗刊》上发表过两首小诗。他进入左家垅蔬菜公司工作后,很快世俗化,不谈学习,只谈女人。与岳印的一位姑娘谈恋爱闹僵分手后,告诉我“她屁股上某个部位有一块什么样的疤”,说的活灵活现。按说此君应该平平安安,没什么问题,但他命不长。“文革”武斗时,一位曾经有过小嫌隙的邻居把他诱骗上山,掏出手枪一枪把他崩了。他曾跪地磕头求饶,但心狠手辣的邻居没有饶他。又按说此事神不知鬼不觉,这邻居青年也应该没什么问题。但他杀人后回到工厂得意忘形地自言自语:“老子今天干了一件大事!”这句话被一位积极分子听见了,“文革”恢复秩序后追查这位“老子”,“那天干了一件什么大事?”曹辛星命案才水落石出,此君打红叉的名字也就上了布告。——冥冥之中,因果报应,自有定数,此处不赘。

像李良、石惠泽那样的失学青年,早已纳入街道居委会的监控范围。有天晚上,我去李良家,远远看见一个中年妇女鬼鬼祟祟地趴在他家窗台上偷窥,听到脚步声,慌慌忙忙走进隔壁家,又在门缝里偷窥我。我干脆过门不入,径直前行,仿佛一位过路人。此后,我不敢再去李良家,居委会把我的名字列入常来常往的黑名单,万一李良他们瞒着我干了什么,怎么说得清呢?

我也不能告诉李良有邻居偷窥,他本来就怀疑自己被监视。万一他与邻居扯皮把我顶出来,刘股长那里不好交差。可能是平日我劝告他的话留下太多的想像空间(那时我还没有“搞臭自己”),他也怀疑我。

一天,他突然用凶狠的态度“审问”我:“你说,你的工作是怎么搞来的?”

其实,这问题并不难回答。一则是突如其来,二则是他态度反常,一下真把我搞懵了,几秒钟没答上来。

“好的,我知道了!”他丢下这句话,扭头便走了。

过了十天半个月,我在师院新华书店翻书,他进来看见了,邀我“到后面山上去走走”。走走就走走吧,那是座几十米高的无名小山,长满了丈余高的小松树。走到半山坡,见这里远离马路,说话没人听见,便想坐下来再与他谈谈心,劝他回到数学殿堂,“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解数学题”。他不同意坐下,催我继续往上爬。又爬了几十步,我实在不想再往上爬了,便说:“爬上去干什么?又没有什么名胜古迹。”哪知他坚决得很,非爬到顶峰不可,我无可奈何,只好奉陪。

爬到顶峰,绝无人迹,团团松树遮蔽了我们,马路上汽车声音都听不见了。

“你说,”李良左手撑在一棵松树上,右手放在身后,面对面,目露凶光地审问我,“你的工作是怎么搞来的?”

我用平静的声音,按早已考虑好的回答,是我父与区政府一个熟人推荐的,要求字写得好。

“撒谎!”他恶狠狠地说,“有人说,是派出所安排的。”

“屁话!”我镇静自若,反问他,“派出所凭什么安排我?”

接着,我反客为主,问他“你愿不愿意刻钢板?”“如果愿意,我可以分出部分业务,让你在家里干,每月保证收入30元。”我知道他干不了,字写得并不差,但由于深度近视,不耐烦写密密麻麻的小字,习惯于龙飞凤舞画大字。

他像泄了气的皮球,脸上的剑拔弩张不见了,连连说:“对不起,对不起,我错怪你了。”

接着,他从身后抽出一把雪亮的匕首,说:“今天你如果还像那天一样回答不出来,我就宰了你。”

我处变不惊,责怪他说:“那天你那么凶,吓得我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又笑眯眯地说:“对不起,对不起!”

下山与他分手后,我的心倒蹦蹦地跳起来,好险!要不是镇静自若,后果不堪设想。此前,除了第一次公安把我抓到派出所,审问我的同学、朋友,报了他的名字外,从来没有将他的言论汇过报。相反,总是劝他和打消他某些想法的萌芽,他倒恩将仇报……为保护数学天才,避免麻烦,这一次,我又隐忍了,没有上报,只是提高了警惕,懂得了“当线人有可能被激怒的对象干掉”。

“搞臭自己”后,我只严密注视公安方面的动静,根本没提防来自群众一方的惩罚,之所以多次大难不死,只能归结于“命大”。实际上,特务机关对线人的生命安全是不负责任的,他们根本不需要考虑这个问题。万一被害,能破案当然也会忙一阵子。抓不到凶手,也就只好不了了之,绝不会公布被害的真实原因,绝对没有“抚恤金”。因此,在这里我向年轻人提出忠告,千万不要贪图一点点小钱为专制集团卖命。——在加拿大满地可监控、跟踪、加害过我的华人青年,打过照面的约有二、三十位。

不久,感到希望破灭,走投无路的李良和石惠泽,暗中策划“逃苏”,到苏联去组织“马列主义新政党”。我猜想,一定是石惠泽的鬼点子。因为李良对社会科学一窍不通,而石惠泽读了许多马列的书。

实际上,此路不通!一方面,边防卡得紧,如果没当地人接应,外地口音的人离边境上百里便会被盘查,逮捕。

另外,苏联当时的领导人,安德罗波夫、勃列日涅夫之流,都是克格勃头头出身,目光短浅,不懂政治,不知道利用逃苏的人组成中共党的反对派,除了让逃苏的人做苦工,就是把其中一些合适的人训练成特务,然后派回中国搞情报,搞破坏。而那些派回国的“苏修特务”,没有一个能够长期潜伏下来,都是不久便落入了“群众专政”的天罗地网。 [注21] ——与共产专制国家把人当作工具不同,纽约自由女神雕像下的短诗欢迎世界各地的“垃圾”,实际上是各路精英汇聚美国,把国家建设得富强繁荣。

李良、石惠泽策划“逃苏”始于何时,我不知道。快动身了,李良来找我借钱。问他借多少?他说出一个我无力承担的大数。说实话,他没有工作,不能指望他还钱,一下借去我半年的工资,哪有可能呢?只好沉吟不语,待他知趣,慢慢递减。

哪知他迫不及待地把“逃苏”的事告诉了我,希望看在“重大决策”的份上,支援他一把。这下更不能借了,借钱给你“逃苏”,事发后,即使我不是公安的线人,也会受到惩罚。以现在这种身份,重犯“知情不报”罪,进一步“支援反革命”,那就别想活了……

我面露愠色,断然拒绝。李良木然,不知怎么惹怒了我,红著脸,讪讪地走了。

我知道,固执的他,已无力挽回,不能再拖延了,担心另一条监控渠道先我而报,于是,当晚就将汇报投入邮筒。

由于经济困难,出发前,李良还是跑到厂里来向我借钱。这次知趣了,只请我支援,不提数字,不论多少。我已请示过刘股长,“借”给他15元人民币。

什么时间走的?怎样抓的?我不知道。后来,刘股长说:“李良晓得你为我们工作,说我们采用了法西斯手段。”可能是自我辩护振振有词,或者是遇到了比较开明的法官,判处较轻。我是35年后从杨小凯遗著《牛鬼蛇神录》《向土匪》一章获悉李良的资讯的。这一章从侧面对他进行了一些生动的描写。书中说李良是大学生,传闻失实;又说他是逃往香港被捕的。不知李良是否在我面前用“逃苏”(往北)来掩盖他们南下的意图?

“文革”初始,中共中央颁布的《公安六条》明文规定“劳动教养和刑满留场(厂)就业人员”不准参加串联……不知什么鬼使神差,因缘际会,李良、石惠泽竟在汹涌澎湃的“文革”大潮中组建长桥农场劳教人员的造反组织“长沙青年”,担任什么“副司令”、“政治部主任”。1968年长沙军管会打击造反派,第一批枪决数十名“罪犯”的打头第一个就是“长沙青年”司令夏菊初。

1970年初,毛泽东亲自批示、中共中央直接领导的“一打三反”运动以雷霆万钧之势降临,当局动用“国家机器”(军队和公、检、法),在全国范围大规模镇压“反革命”,大批量集中处决潜在的政治对手,于是,石惠泽、李良就难逃一劫,只能饮恨千古了。

布告上公布石惠泽、李良的“罪状”是“文革”中“造反”、“私设公堂”种种,但毕竟“逃苏”是起因,“我虽不杀伯仁,伯仁由我而死”,无可推诿。虽然罪恶的子弹打在他们的胸脯上,但击中的却是我的灵魂,等同身受,痛苦终生,永无宁日。我的双手沾满了他们的鲜血,无论怎样忏悔,都无法赎愆。从此,“惟将终夜长开眼”,“碧海青天夜夜心”!

李良只追究我告密的事,根本不理会我多次劝告、爱护他的一片苦心。1967年夏,武斗前夕,保守派“高司”(高教司令部)和“公、检、法”一夜跑得精光,河西变成一座“空城”,呈现出一种暴风雨前的异样宁静。罪孽深重的我,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呆在岳麓印刷厂,只有潜入河东市区,采用“灯下黑”计 [注22] 混迹于造反派的人海,或可逃过一劫。当时已“封江”,湘江各渡口均有造反派的重兵武装把守,整个江面无一船只通行。于是,绕道从上游靳江河渡口,汇集几个必须东渡的人一起花重金买舟,强行渡河。尚未靠岸,雨点般的子弹便落在船舷两边。接着,一队荷枪实弹的造反派从小山上冲下来,命令我们高举双手上岸,押进司令部进行甄别。我提供“湘江风雷岳麓战团”司令部的电话号码,司令小G接到电话后,立即说“是我们的人,不是高司的密探”。第二天上午,小G亲自开车来把我接走,对我提供了有力的保护。当晚在长沙市中心的商业局、轻工局二楼(五一广场西北角)“湘江风雷岳麓战团”司令部打地铺。当时并不知道“长沙青年”司令部设在同一栋楼的五层,也不知道李良、石惠泽在这个司令部。傍晚G司令叫我同去马坡岭抢枪,如果我去了,就会劈面碰到他们,真是惊险万分,命悬一念。当造反派渡过湘江打到河西时,李良亲自带一队人去岳印抓捕我,并留人守候一个多月,始终不见我的踪影。那时,稍有一点差池,我便一命呜呼了。冥冥之中,没有神灵护佑,能活到今天吗?(待续)

[注21] 政治家列宁“输出革命”,派出顾问、用大量卢布帮助建成的中国共产党,是听命于“共产国际”的“中国支部”。政治家史达林继续用人力、物力和财力支援中共,指挥中共提前挑起日本侵华,将日军拖在中国战场,解除了二战中苏联东部的后顾之忧。无论列宁和史达林为中共用了多少卢布,都是值得的。60年代逃苏的人上十万,却没有出现与中共同名的反对党。勃列日涅夫之流的政治素质,相比列宁、史达林有天壤之别。

[注22] “灯下黑”计:古代夜晚用油灯或蜡烛照明,灯台下有一圈黑影。此计意为:最危险的地方最容易藏身,最安全。(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947年5月,在离陈光诚所住的村子不到10 公里的地方,一群帖著“共产党”和“国民党”这两个不同政党标签的中国人分成两个阵营——国民党军队和共产党军队,双方围绕一个名为“孟良崮”的山峰展开了一场人类史上空前的大屠杀。这场被后人称为“孟良崮战役”的大屠杀,从5月13日晚上7点开始,到5月16日下午3点结束,最后清点伤亡人数的时候,国民党军队被消灭25000多人,被俘7000多人;共产党军队伤亡达12000多人。在不到72个小时的时间里,中国人互相残杀了自己的同胞近40000人!方圆仅1.5平方公里的屠杀现场尸横遍野。
  • 快过年了,一天下午去岳麓区政府办事,遇到工业书记,区长正叫他打电话调岳印厂会写毛笔字的人来写横幅、标语。工业书记见到我说:“小陈,你来得正好,赶快把标语写了吧。”顶头上司的命令,哪有不服从的,况且是光荣的“政治任务”,轻车熟路,立马动手。
  • 陈亚陆这人是个“口头革命派”,每次见面,总是空谈他前一夜的种种想法,虽然时不时冒出一、两句豪言壮语,但骨子里还是胆小怕事的,瞻前顾后,畏畏缩缩,根本没有W君那种“干一番大事业”的气魄。一方面,显示了他体质羸弱,性格优柔寡断;另一方面,也很正常,在这种生死攸关的重大问题上,谁敢不掂量掂量共产党的份量!
  • 前红色高棉的军事领导人、被认为是柬埔寨最残忍的杀人者之一塔莫在首都金边的一家医院卧病几个星期后死亡。塔莫因为他在上个世纪70年代柬埔寨大屠杀中所起的作用而面临联合国支持的战争罪行法庭的审判。这位前红色高棉领导人的死亡对谋求为将近两百万受害者寻求正义的司法程序来说是一个沉重打击。 (w2006-07-21-voa36.cfm)
  • 前红色高棉军事指挥官塔莫在柬埔寨去世,即将开始审理进行种族灭绝式屠杀的红色高棉领袖案件的法庭失去了能提供重要证词的人。塔莫星期五在金边的一家医院死亡。据报导现年80岁的塔莫由于心脏、肺部和呼吸系统问题已经住院几个星期。他是红色高棉在1998年垮台之前的最后一位领导人。极端的毛派组织相互争斗的时候,他领导了对平民和红色高棉士兵的大屠杀。塔莫是唯一的两名被拘押、等待对他们进行反人类罪审判的红色高棉领导人之一。在红色高棉从1975到1979年的残暴统治下,将近两百万柬埔寨人死于过渡劳累、饥俄或死刑。但是塔莫否认屠杀了任何人。 (n2006-07-21-voa18.cfm)
  • N越来越放肆,一天晚上坐在我的床沿谈话,孤男寡女,同处一室,她突然往后一倒,仰天摊在被子上,投来一个媚笑,我赶紧把头扭到另一边。在送她回家的路上,老往我身上靠,我一让再让。
  • 【大纪元7月21日报导】(中央社金边二十一日法新电)塔莫的律师表示,前赤棉领导人塔莫今天病逝,享年八十岁。原先外界期待,他会为种族屠杀事件出庭接受审判。
  • 破案后,我心情复杂,愁眉不展,常常半夜三更被噩梦惊醒,心惊肉跳,不得安宁!脑子里像打仗一样翻滚,矛盾重重,左冲右突,总是出现一些针锋相对的提示:
  • 原来,W姑娘把Z君和我,定为这个组织的重点发展对象。她家住原新安巷45号一栋老式木结构两层楼房的楼上,距离Z君工作的印刷厂很近。某天在她家聚会,便特地邀请Z君参加,介绍与那几位青年认识。几个幼稚、莽撞、对“群众专政”天罗地网毫不知情的年轻人,全然不顾一板之隔的邻居是否在偷听,便大发议论,大放厥词,抨击时政。
  • 1963年,我在长沙市河西岳麓区杜家塘小学当代课教师,教六年级语文。6月的一个星期六下午放学后,我正在整理学生的作业本,彭校长(兼党支部书记)走到教室门口说:“小陈老师,有位同志找,你到小办公室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