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东洲难属生活不济 不顾威胁喊冤乞讨

被军警枪杀的东洲村民江光革的妻子和父亲。法新社照片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7月25日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采访报导)震惊中外的汕尾军警枪杀维权农民事件发生已经七个半月,而那些被判刑村民代表的家人却仍在倍受压抑的角落,发出呐喊要为亲人讨回公道。

两个月前,十三位村民代表被官方判刑,其中六人缓刑四年,据记者消息,其余七人被送往广东梅州焦岭监狱服刑。刑期由三至七年不等。

据了解,近日这七人的家属,将申诉状写在白布上,在东洲闹市及一些官方机构外敲响铜锣,展示状子,要求当局释放丈夫。一位村民告诉记者—-

村民:“他们要求政府放人,写申诉状也是希望上面解决。有时在马路边,有时在管区,有时在派出所那里。”

记者:“村民有什么反应?”

村民:“反正上面不解决,村民也没有办法,不能说什么,也做不了什么。”

记者:“土地的问题赔偿了么?”

村民:“到现在一分钱都没有,他们对外面说都解决了,其实村民一分钱都没拿到。”

被判六年的村民代表林汉儒的妻子刘女士告诉记者,她和其他坐牢者的家属仍在官方的看管之下,甚至拿加重丈夫刑期来威胁她们。尽管如此,她们还是要上街呼吁,她说—-

刘女士:“他们不让我出去,每户都有两个人看着,不给出门,还说一些不能听的话。而且把压力压到我老公身上,说你再出去的话,到时候不让我老公减刑。”

记者:“那你现在还有没有出去?”

刘女士:“有啊,因为我老公是冤枉的嘛!”

除了来自官方的压力,生活窘迫也是家属们面对的问题。官方已不像出事初期那样,为了把难属留在家中,偶尔还提供一些物资。要照顾四个孩子的刘女士表示,她甚至没钱坐车去梅州探望丈夫—–

刘女士:“可以去看了,但是现在没钱去,我也不认识路。”

记者:“那现在家里生活主要靠什么呢?”

刘女士:“现在很困难,主要靠亲戚朋友,没有饭吃了。叫看守的干部拿米给我们他们也不拿。我们到马路上坐,有些人看见我们可怜就给一点钱。”

记者:“官方有没有再赶你们走呢?”

刘女士:“有时候有,有时候没有,就那样不理不睬的样子。”

而另一位正在梅州服刑的村民黄希淑的妻子,则要独力养活四个没有父母的孙女,她表示官方不让她去看丈夫。由于她不会说普通话,由邻家的孩子向记者转述道—-

黄希淑之妻:“不给她去看,干部、公安要她交钱,又不给她看。”

邻家小孩:“黄希淑今年有六十岁了,他为农民谋生活现在被公安局抓去了,现在关在梅州。四个孙子,很小很小的,只有他老婆一个人在家,就想放她老公回来养这四个没有父母的孙子。他老婆说要你帮忙一下,她天天上街去打锣,写状子摆在街上,乞一些钱来养孙女。”

官方阻止家属上街的同时,也极力控制消息的传播,村民的电话仍被监控,官员甚至放出风声要抓捕向外界报料的人,村民在说起村里情况时往往欲言又止—-

村民:“你打去别家问一下吧, 他放出风声要抓人啊。现在汕尾的官很怕我们这里再起什么风浪,要把这些闹事者抓去。”

(据自由亚洲电台录音整理)(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6-07-25 9:3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